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57.

喝不惯豆汁儿,但是咸豆腐脑阿秀get到了,味道还不赖,不过她吃着吃着自己又加了少辣油。


湖南妹子,无辣不欢。


顾一野又给她叫了碗豆浆,看她喝的开心,就打趣她,“豆浆你怎么不喝辣的?”


阿秀斜他一眼,丢给他俩字,“有病。”


顾一野就笑,挨媳妇儿骂也美滋滋~


老板一直偷偷关注这俩呢,毕竟这一对,人不在大院儿,大院儿却一直有他们的传说。


大院同辈当中最优秀的顾一野,当年放弃高考去参军,许多人都不理解。


毕竟他的成绩完全可以上军校,毕了业就是中尉,下连队就是副连,那要读到研究生,就直接是上尉正连级别,博士就更了不得了,少校正营级别呢!


可比参军要稳妥的多,多少人参军,熬一辈子最后也只能黯然复原退役,连个连长都混不上。


不过现在也不差就是了,正经读到博士毕业,快的话,也得二十七八,慢的话更别提了,现在三十岁正营,出息得很。


这个大院儿子弟,从军的不少,不从军的下海经商的也有,但老一辈最稀罕的还数顾一野。


参军自己爬到了正营,顾衡都没出手给他铺路,有几次伸手都是小忙,其中一次还是为了他儿媳妇被占的工作名额。总之,这路子就比其他孩子来的带劲。


不过,这么个优秀高干子弟,偏偏找了个带着拖油瓶的寡妇,于前途上毫无助力。虽说是战友遗孀,心里也佩服他的选择,但讲起来都很可惜。


没见到真人之前,还以为是相敬如宾的搭伙过日子,谁知道看他们相处那么有意思。


不管怎么开始的,现在感情好就很欣慰,总比凑合过日子强吧。


吃过早午饭,顾一野开车带阿秀去附近的菜场,多年不回,原来的老破小自发形成的菜场都改造过了。


室内固定的摊位,风吹不着,日晒不到,干净整洁的水泥地,看着都舒服,也愿意花钱。


能买干净好看的菜,谁想买难看的?哪怕不代表好吃。


夫妻俩进了菜场就开始扫货,买个两三天的份,够这两天吃就行,过年的食材还得过两天,不然不新鲜。


虽然过年本来就是吃剩的……


买完菜,阿秀捂着钱包心疼的要命,“北京物价好贵呀!”


有前世打底,顾一野特别淡定,还劝阿秀,“这边工资也高,我要这个级别在北京军区的话,工资就不是现在这么多了。”


“有什么用,涨的还不够用的呢。”


顾一野:“……”


那你要这么说的话,也没毛病。


“所以省钱没有用,赚钱才是正道儿。”阿秀突然醒悟,她省个一毛两毛根本没用啊,顶多买个蒜,够干啥呀。


顾一野揉揉她头,开玩笑道,“赚钱的法子都在刑法里,回头你研究研究。”


拍开他的手,阿秀整理对着车里的镜子整理自己凌乱的头发,“净听你瞎说。”


把菜放到后备箱,夫妻俩继续去买年货,什么春联窗花,糖果干货都得备上。


顾忌着家里还有两个小孩,两人也不敢多逛,基本看中了就买,也不货比三家,但砍价还是要砍的。


到了下午两点,夫妻俩才满载而归,回家后把刚才菜场那买的蜂蜜蛋糕和水果拿出来给小飞小宝兄弟俩,“先垫垫肚子,晚上咱早点吃。”


然后阿秀就钻进厨房开工了。


顾一野早饭吃了两次,而且也没训练,这会儿还不太饿,跟着儿子们垫了一点,然后也跟进厨房,喂老婆吃点儿,顺便帮忙打下手。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顾一野把蜂蜜蛋糕喂到老婆嘴边,眼神往台子上拿出来的菜扫。


他要干活,阿秀也不会把他推走,三下五除二把活儿给分出去了,都是择菜洗菜的杂活儿。


阿秀不喜欢干杂活儿,在饭店干久了,这些杂活儿都是有小工做的,她挥铲子就行,回家的话,这些事儿也有张妈或者王姨干,她就习惯了。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顾一野搬个小马扎坐在厨房角落里择菜,边弄边跟她聊。


干的活儿没少,但是心理很放松,所以也没觉得累着。


有顾一野帮忙,三点刚过,顾家就开饭了,一家四口,一荤两素一个汤,也就够了。


火车上吃的是带的干粮,下了火车第一顿去的饭店,正经的好几顿没吃米饭了,这顿家常饭吃的满足极了。


所有菜都光盘不说,连电饭锅都见底了,吃饱喝足,小宝和小飞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顾一野和阿秀倒是站着。


阿秀是知道刚吃饱坐下躺着容易有小肚子,女人嘛,总是在意这些的。


顾一野……顾一野觉得吃撑了的话坐着躺着反而更难受,站着走动走动更舒服。


“起来起来,别躺着。”顾一野把一大一小两只小猪仔儿拉扯起来,然后把围巾帽子丢他们身上,“打雪仗,走不走?”


打雪仗?


“要!”


兄弟两个立马支棱起来,都不用催的,拿着帽子围巾就往身上裹,手忙脚乱的,可以看得出来是真的很想玩。


小飞这闲不住的,能憋在家一上午已经很厉害了。


搞定了小的,顾一野又看向大的,“堆雪人?”


“好呀!”


虽然很冷,但还是想!


一家四口全副武装,出门玩雪,顾一野陪着两个小的打雪仗。


顾一野一人成团,两个小的则是组了队,父子大战,一触即发。


腹黑的顾营长一对二也不怕,甚至很轻松,他就盯着小宝砸,小飞为了保护弟弟哪里有空反击,光躲都够呛。


可小宝腿短不说,又被爸妈裹成球,哪里的躲得开,三两下就被砸的扑在地上了,这孩子还有点儿懵圈,趴在地上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顾一野趁机把他刚才滚的一个大雪球压他身上,大大的雪球,小小的孩子,简直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就这还不够,顾一野还把边上的雪都拢一拢,堆到小宝身上,整个把他埋雪里了。


“爸爸,坏!”小宝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连忙挣扎,但是他一边被压着,一边被埋着,一时间挣脱不开,连忙喊救兵,小奶音都破音了,“葛格,葛格——”


小飞本来在猥琐发育呢,听到声儿转头一看,弟弟都被埋了,赶紧跑过去去扒拉小宝,一边扒拉还一边抓雪往顾一野身上砸,“老顾!你专捡好欺负的整!”


“兵不厌诈~”顾一野毫无愧疚感,还有理得很,“怎么的,打仗了你还能怪敌人太奸诈?”


小飞:“……”


小飞说不过他,但是心里又咽不下那口气,想了想只能找妈了,妈说不过他没事,啥都不说他就得哄着认错求饶呢!


“妈——”小飞扯着嗓子找阿秀,“你看老顾,他把小宝欺负成什么样儿了,都埋雪里了!”


小宝也配合的扯着嗓子干嚎,“妈妈——”


可凄厉了。


阿秀专心堆雪人呢,刚滚好一个超大的球做下半部分身子,正在滚小一点的上半身,听到小飞告状,又听到小儿子嚎那么凄厉,就停下来去看,这一看,哪里还能滚雪球了。


“顾一野!”


阿秀喊的估计整个大院儿都能听到。可见是真的气了。


听声儿就知道大事不妙。顾一野本来蹲那儿慢慢搓雪球的,小小的一个一个堆起来,打算等会儿用来着,一听老婆发飙了,只能停下来补救。


“闹着玩的,闹着玩的~”顾一野都不扒拉雪,扯着小宝的羽绒服,一蹬就给他拽出来了,“你们俩这是玩不起知道吗?怎么还带找妈的,欺负我没妈是吗?”


“你说的兵不厌诈。”


小飞才不管,抱着小宝就跑,把他放到树干后面,天然的掩体,然后对他交代道,“你帮哥哥搓雪球,哥哥帮你报仇!”


“好!”


找到了最佳合作方式,接下来总算公平了些,顾一野也被砸了不少。


眼瞅着出来挺久了,顾一野便赶这两个小的回家,“行了,明天再玩,再玩要冻感冒了,过些天带你们滑冰去。”


有了滑冰的诱惑,那还有什么不愿意的?立马欢呼着往家里跑。


顾一野跟着他们进去,路过阿秀和雪人时,打量了一眼,对她说,“我回去翻翻有没有不要的桶或者帽子,扣子也找两个?”


“好呀,快去吧,我快弄好了,就差打扮了。”


回家后,关于给这两个在浴缸里放上了热水,让他俩泡泡,去去寒,然后就去储藏室找东西。


出门一看,本来平坦的雪地,被他们一家四口弄的一个坑一个坑的……


把两个扣子嵌进去,雪人就有眼睛了,还插了跟胡萝卜当鼻子,这神韵立马就有了。


“胡萝卜好贵呢,怎么那么败家呢?”阿秀抱怨归抱怨,但也没说拔下来。


顾一野又把一顶破了洞的毛线帽给放到雪人脑袋上,红色的,正和过年的喜庆。


然后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围到了雪人脖子上,“没有旧的,先凑活着用,等明天再来回收。”


“那你怎么办?”阿秀见状就解自己的围巾,要给顾一野围上,不过被他阻止了,“别闹,感冒了怎么办?早上还指望你铲雪呢。”


顾一野:“……”


这话说的真不中听。


顾一野一把搂住她,明知故问,“怎么?不铲雪就不管我了?”


“管~”阿秀冷不丁的被他搂住,赶紧推他,还往四周看,“松开,被人看见不好。”


顾一野就不松开,反而还搂的更紧了,“我抱我老婆怎么了?”


“在外面呢!”阿秀挣扎着提醒道,“这都是认识的人,看见了多臊人。”


“没事儿,只要我们不害臊,臊的就是别人。”


顾一野一堆的歪理邪说,说罢还低头亲了上去,噙住那双柔软的唇,温柔的反复吸&吮添舐。


满天纷飞的大雪下,亲密的爱人耳鬓厮磨……

  

【求赞求推荐哇~小透明需要热度呀~】

  

  

评论(8)

热度(9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