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5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周六,蒋杰如约回家吃饭,他和陈可相敬如宾,蒋焦焦忍不住对他冷嘲热讽一番。


陈可试探蒋杰,说出前两天约梁友安吃饭的事,蒋杰明显紧张,看他这样,陈可心里就有数了。


这时,陈哲发信息约蒋焦焦去酒吧,蒋焦焦饭也没吃就去赴约。没了蒋焦焦插科打诨,陈可和蒋杰连话都没了。


这边梁桃来酒吧直播,却碰上了蒋焦焦和陈哲。梁桃耍了点心眼,让陈哲请她喝神龙套,她趁机在神龙套面前拍照。蒋焦焦看不惯就躲到一边,陈哲倒是无所谓。


梁树吃早饭没钱付账,一早打电话向梁友安要钱,梁友安冷着脸转了五十过去。


本以为这事儿就完了,梁树又厚着脸皮以她和梁桃是亲姐妹为由,让她给梁桃找工作。梁友安声称亲妈只生了她一个,自己是独生女。之后梁树又称自己帮过她,结果梁友安还是断然拒绝。


挂了电话,梁友安为糟心的亲爹而心情不好。】


看到陈可和蒋杰相对无言,宣后竟然有感觉被安慰到了,起码文帝跟她还是有话的。


“这蒋焦焦看着不成器,但是孝顺是真的,多知道护着阿母,没因为蒋杰挣钱就无视母亲。”宣后觉得蒋焦焦挺贴心,比她几个孩子都好。


没出息没关系,也不需要他们多出息,问题是不糟心啊。


越妃也觉得,还八卦起来了,“我觉着蒋焦焦和梁桃有戏!”


“顶多爱玩了一些,没什么大毛病。”虞侯也觉得蒋焦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他家某些臭小子强得多。


文帝对别的CP不感兴趣,只关心梁友安和宋三川这一对。


“有本事自己给女儿找工作去,又要钱又要工作的,什么阿父啊!”文帝看不上梁树,“这么一看,梁友安家里是一团乱啊。”


凌不疑觉得梁友安对亲爹和便宜妹妹的态度很对他味儿,“那要看梁友安自己拎不拎得清。”


“不孝不悌,再怎么说也是亲阿父,妹妹就算不是一母同胞,那也是一个阿父生的,帮一把怎么!”汝阳老王妃站着说话不腰疼,大道理一套一套。


大部分男人们都觉得汝阳老王妃说的不错,一个爹那就是亲姊妹,姐姐帮妹妹没毛病,老话说一荣俱荣,怎么还拒绝呢?


越妃皮笑肉不笑,“叔母的贤良堪称天下楷模,不若为叔父纳些好生养的妾,总不能断了香火,相信叔母定会将妾生子视若己出的。”


宣后笑吟吟的助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倒是个好法子。”


“他敢!”汝阳老王妃就是个双标,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罢了,可这一妃一后站在道德制高点,她没法反驳,只能从文帝那讨说法了,“陛下你就这样看着叔母被欺负吗?”


文帝一脸委屈,“您是朕叔母,可叔父是朕的亲叔父啊,朕是不忍心看叔父和叔母无子而终啊!”


就道德绑架你,怎么了!


“听闻老王妃搜寻了许多生子偏方,想来可以派上用场了。”凌不疑煽风点火,毕竟这些年这老王妃给他找了不知道多少不痛快。


崔侯一向是文帝的狗腿,见状也跟着助威,顺带帮凌不疑解决烦心事,“哎,这不还有裕昌郡主吗?择一良婿入赘,以后所生子女接入文氏族谱,省了老王爷一把年纪还要伤筋动骨,不舍昼夜。”


崔侯提醒了汝阳老王妃,她立马应声,“没错!我家女莹可以招赘!”


越妃get到了崔侯的意思,顺势斩了这桃花,“那就别盯着子晟了,子晟不可能入赘的,别说城阳侯府指望他延续香火,霍家也指望着他呢,生两个都不够分,哪有余粮分给汝阳王府。”


“我家儿子多,也不缺孙子,随老王妃您挑,能生十个,那十个都是您汝阳王府的!”


皇家为了收拾老王妃,可谓是倾巢而出,底下的大臣就随意多了,年轻人们对酒吧很感兴趣,这男男女女的的,那叫一个纸醉金迷。


“这个陈哲长得不错哎。”万萋萋还挺喜欢的。


程颂刚才就不爽,奈何身材确实比不上宋三川,这会儿又来个陈哲,那可忍不住了,“纨绔子弟,光长得好有什么用?”


“哪儿纨绔了?喝个酒就是纨绔?跟你没喝过似的。”


程少商则是佩服梁友安可以这么怼亲爹,多有底气,那还不是自己经济独立嘛?可恨这边只能当个笼中雀。


【转眼到了锦标赛的日子,宋三川一路过关斩将,明天他和金翌打四分之一决赛。明宇对结果感到不安,因为易速连公关稿都准备好了,他跟梁友安说,不是金翌输不起,是易速输不起。


四分之一决赛,蒋杰亲自来现场观战,宋三川和金翌摆开架势开始比赛,宋三川越战越勇,一路遥遥领先。


蒋杰见状就质问梁友安,有没有是先做准备工作,说白了就是让同队的放水打假球。梁友安却劝说他无论输赢都有应对方法,蒋杰没有耐心,放话金翌必须赢,然后让梁友安在现场盯着,他中途离开了。


金翌故意让宋三川赢到18分,特意用眼神示意宋三川去看记分牌,原本状态正常的宋三川心神不宁起来,最终还是摆脱不了魔咒,连连失利。


看着比分被一点点追上来,宋三川不甘至极,金翌却得意又嚣张的笑。


梁友安为宋三川捏了一把汗,见状便从看台上离开。宋三川被心结打击的信心全无,仿佛溺入深海的人,耳边不断回响起那些颓丧的话,正当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之时,却又听到了梁友安的呼唤声。


宋三川睁开了闭着的眼,隔着深水,他仿佛看见梁友安逆着光站在他面前……


“你们队里藏了个宝,其实那个人是你对不对?”


“你心里是不是也在想着,也许就是今天,也许就差这一次,你就能好了。”


“易速选了金翌,可我还是想选你。”


“堂堂正正的赢金翌一次,你一定能做到的。”


寻着她带来的这束光,宋三川找回了理智,他站头看向记分牌,却发现梁友安就现在那儿,正好挡住了那个18,不仅如此,她还竖起拇指为他点赞。


这一瞬间,宋三川所有的不安都被抚平,他想起梁友安鼓励他的话,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来,随后振作精神投入比赛。

  

再次望向金翌,他的眼神一扫之前的恐慌,变得坚定而又犀利。

  

宋三川受到梁友安的鼓舞,他顿时信心倍增,勇敢冲破了以往魔咒,他越战越勇,成功拿下一分,时隔两年,连败二十一场后,第一次突破18分,记分牌数字一个跳动,变成清晰的19……

  

“呀啊啊啊啊——”

  

看到这个数字,宋三川激动的扯住衣领吼出心中藏着的所有苦闷和郁气。】

“啊啊啊啊——”


年轻的公子女娘们也跟着一起尖叫呐喊,太激动人心了,根本忍不住。


文帝崔侯等人拍着桌子一直叫好,丧了那么久,总算支棱起来了,绝地反击总是很能引起共鸣。


“这一声呐喊,宋三川忍了很多年。”宣后心中也随着轻快了不少,仿佛郁气也被他喊的散了不少。


越妃感慨道,“眼里闪着泪花,喜极而泣啊,这孩子憋了这么些年,也不容易。”


看了那么久,凌不疑很确定,如果说之前宋三川是对梁友安有好感的话,那他现在绝对是爱上她了。


梁友安是将宋三川从逆境中拉出来的人,她是他的救赎,也是他的光。


程少商跟程姎和万萋萋嘀咕,“这下宋三川该死心塌地爱上梁友安了。”


“那可不,我都要爱上了。”


【金翌不可置信的望着宋三川,而梁友安则是为他的突破而感到开心,这么热血的场面却又让她忍不住倒吸冷气。


面对宋三川强有力的进攻,金翌节节败退,眼瞅着要以失败而告终,金翌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场内。


金翌向媒体宣称易速运动鞋打滑导致他崴脚,此事引起了轩然大波,高力趁机在董事长面前给蒋杰摆难题,梁友安第一时间拿着鞋子去检测,没有发现任何缺陷,梁友安认为这是金翌为自己输球找理由。梁友安主动承担一切罪责,向董事长引咎辞职。


蒋杰一向最信任梁友安,梁友安却背叛了他,他冲梁友安大发雷霆,梁友安不想解释太多,蒋杰强行把她赶走。


梁友安回办公室收拾东西,蒋杰冲出来冲她大呼小叫,同事们都面面相觑。梁友安不由地想起当年蒋杰被排挤,她义无反顾跟着蒋杰,现在却搞得一拍两散,梁友安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些人啊,走着走着初心就没了。”越妃看不上蒋杰,点评直击要害。

  

崔侯白眼冲天,“当初就多余跟蒋杰走,换来什么了?”


文帝憋屈死了,他等了这么久,结果这比赛就打了一半?


“真不是男人,这么输不起!比赛没打完就认怂了,球打不好怪鞋?”


比起比赛,现在关注点更多是在梁友安身上,她丢了工作呀。


“不是,这个蒋杰怎么回事?梁友安不是帮他背黑锅吗?他还大呼小叫?”程少商气呼呼的。


万萋萋也气不过,“就是,人是他坚持要选的不是吗?”


程少宫连连点头,“就是,明明梁友安提醒很多次了,他偏要急着签合同。”


袁善见作为夫子,此时教学很合适,便对他们解释,“蒋杰想要把锅推给小高总,梁友安作为他信任的人,不会不知道机会难得,但她却把小高总摘出去,还顺势离职。蒋杰这一次工作砸了不说,还少了一员得力大将,估计梁友安早早有了离职心思,这才生气。”


梁友安那点小心思,涉世未深的公子女娘看不出,但许多人早都看出来了。


“梁友安原本的想法应当是扶持出宋三川代替金翌,她全身而退,谁知道世事弄人,闹成这样的两败俱伤。”凌不疑见太子有些不解,便简单提了下。


【宋三川及时赶到易速帮梁友安搬东西,面对哭丧着脸的梁友安,他鼓励她昂着头从这里离开,还告诉她没有错。


梁友安跟着宋三川来到地下车库,暗经空旷幽暗的地下,心中那股委屈悲伤再也忍不住,她哭的泪如雨下。


宋三川情不自禁的把她拥入怀中,梁友安靠在宋三川的怀里,收拾好情绪后立刻后退一步,退出他的怀抱。


看到梁友安哭红的双眼,宋三川低下头,愧疚的向梁友安道歉,他觉得是自己赢了球才害梁友安丢了工作。梁友安擦了擦眼泪,反过来劝他不要背负心理压力,说易速的事跟他没关系,还夸他球打的特别好。然后就开车扬长而去。


宋三川到宿舍来找金翌算账,狠狠揍了他一拳,揪着他衣服质问他,因为他信口胡说害的梁友安丢了工作。


然而金翌并不认错,还甩出宋三川搞马拉松兼职时被拍到的照片,对他恶语相向。


职业运动员禁止私接任何商业性质的体育活动,宋三川违反了规定,因为金翌已经把照片交上去,宋三川很可能要被开除离队。


梁友安离职后终日无所事事,每天练字喝酒狂欢拉二胡,家里一团糟,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收拾好家里,梁友安想明天去做卵巢囊肿的手术,打电话让母亲去医院替她签字。


宋三川决定退役,安从替他可惜,夺过他拿着编辫子玩的假发假人头,还吐槽起童鹿。


可宋三川心意已决,安从不甘心就此放过金翌,他和宋三川连夜去训练场,在金翌的球拍上绑了假发,把金翌吓得魂飞魄散。


宋三川带着假发来卫生间堵金翌,警告他好自为之,并且不许迁怒于蒋成林,否则决不轻饶。


办好退役手续,于教练推荐宋三川去好朋友的俱乐部打球,宋三川婉言谢绝,他想靠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番事业。


退役后,宋三川在家闲的不行,想着办法约梁友安再见面,本想约梁友安出来吃馄饨,没想到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梁友安的新状态。


放大照片后,宋三川从她手腕露出的病号服一脚发现她住院了,连忙发微信问她。


然后得知梁友安在他家对面的肿瘤医院住院,宋三川想去探病,梁友安以手术很小为由婉言谢绝。


梁母刘悦梅劝梁友安考虑清楚再手术,担心手术影响她生育。


梁友安却不以为然,“那不要孩子不是你一直挂在嘴边的吗?真生不了了,咱俩都踏实了。”


“胡说,不生和不能生那不是一个概念。万一要是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哪儿哪儿都合适的人,单单是要小孩儿这件事情上得不到圆满,你,你说咋办?”


梁友安被亲妈这纠结弄得都无语了,“哎呦。你这什么观点呀?哎,现在很多人都不要孩子的,怎么?低人一等了这就?”


“不生不低人一等,可是不能生,就会有闲言碎语,我不愿意我孩子遭人嫌弃。”


梁友安叹口气,破罐子破摔道:“行,道理呢,我听明白了,那怎么着?咱俩现在把衣服换了回家吧,手术别做了,听天由命。”


气的刘悦梅拍了她一下,梁友安装模作样的喊疼。


看她摆烂,刘悦梅又改口了,“你得听大夫的,我也不懂,我也不知道,所以矛盾呢。”


知道母亲是担心自己,梁友安认真起来,对刘悦梅说,“你不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呢,就想尽快的摘除身体里不好的东西。至于你说的那个哪儿哪儿都合适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呢。所以我不愿意,用一个不确定性,去赌另一个不确定性。再说了,真要遇见了他,因为我不能生孩子嫌弃我,那他也不是哪儿哪儿都合适啊。那真要遇见了,我身为一个女人,值得被爱的地方不靠生孩子。”


看她想的那么清楚,刘悦梅就放心了,“你想明白了,不后悔,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哎,这都是什么事啊,双双丢了工作不说,这还去做手术了,以后可怎么办呀?”文帝着急的仿佛是自己老婆生不了一样,“哪儿哪儿都合适的人出现了呀,就宋三川啊,眼睛呢!”


“人家阿母都不说什么,陛下您急个什么劲。”越妃嫌弃至极。


凌不疑觉得这义父根本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忍不住提醒,“陛下,无论梁友安家还是宋三川家,都没有皇位要继承,您也不必这么着急。”


文帝:“……”


话是这么说,但怎么能没有孩子呢?


宣后细细的品梁友安说的话,身为一个女人,值得被爱的地方不靠生孩子……


“自爱才会有人爱,梁友安爱自己,一定能等到那个会爱她所有的人。”宣后觉得无论作为女人还是作为母亲,她觉悟都不高,只能送个祝福了。


不止宣后,所有女娘都因为梁友安这话陷入了沉思,这是她们从没接触过的观点。


在她们接受的教育中,这一生仿佛都被安排好了,到了年纪成婚生子,一个不够必须多生,生女儿不行必须要有儿子,自己生不够还要为丈夫纳妾教养庶子庶女……


她们生了孩子,有儿有女,就真的得到了丈夫的爱吗?那如果没有,她们这一生都是为了什么?


程少商越发的觉得不甘,“我为什么要生在这个时代!”


这次萧元漪也没有看她不顺眼,因为她自己也非常的不甘。随军多年,军功都是丈夫的,生了那么多孩子,还要靠心机手段斗愚蠢的婆婆来笼络丈夫的心……简直可笑。


如果生在梁友安那个时代,她就可以为自己而奋斗,何苦依靠男人。


“阿父,我要是不能生,对你是不是就没有价值了?”万萋萋反问万松柏。


这话把万松柏给问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一生没有儿子命,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个幺女身上,可听到女儿这么问,他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仿佛她只是个生育机器。


女娘们一个个神情肃穆,纵使一家之主,这会儿也不敢放一个屁,这会儿男人说什么那都会引起众怒。


【宋三川站在阳台,正对着肿瘤医院,急得不行。安从看他在这杵一天了,便问他怎么回事,宋三川就顺势问他在妇科有没有认识的大夫,还问手术会不会有后遗症。


安从得知是小手术便放心了,他知道宋三川为了梁友安着急,忍不住拿他打趣,骗他手术会导致失忆,宋三川竟然真信了,但很快反应过来安从瞎扯的。


看他这不值钱的样子,安从没眼看,离开前让宋三川没事儿拜拜,宋三川让他滚蛋。


但安从离开之后,宋三川看着四下没人,立马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的为梁友安祈祷。


梁友安手术很成功,就是囊肿比预期大,清除的组织比较多,医生说对今后生育会有影响,但也安慰了刘悦梅,说她还年轻,好好调理问题不大。


梁友安术后疼的难受,宋三川给她发来问候信息,梁友安看母亲因为自己而伤心,便让母亲代她回复信息,分散她的注意力。】


“他竟然真的拜了?这竖子……有意思。”文帝被宋三川逗笑了,但紧接着又为梁友安手术结果而担心。


烦死了都,越妃提醒他,“大夫说了,调理好问题不大,陛下能别操心了吗?”


“是啊,父皇,宋三川年轻力壮,没问题的。”太子也劝文帝,真的是他没孩子也没见这亲爹这么操心啊。


凌不疑觉得这话没毛病,“多努努力哪有不中的,如果生不了,那肯定是宋三川不行!”


“下等田还能种出粮食来呢,关键还是看种子。”三皇子也难得说了句人话,这比方打的再恰当不过。


宣后觉得宋三川压力太大了,一个不好那就不行了呢。


看到刘悦梅心疼的模样,许多当了母亲的妇人们都共情了,再是小手术,那孩子也疼啊,当父母哪能不揪心?


“也不知道宋三川知道之后是什么反应。”程少商特别好奇。


万萋萋点点头,“希望他的反应不会让人下头。”


大部分人是不看好的,子嗣之事还是很重要的,反正换他们的话,肯定会掰。

  

【📣求赞求推荐哇~真的很想把我写的赠品系列放观影,但是必须要忍耐(¬_¬)】

评论(13)

热度(7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