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6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梁友安身体康复的不错,宋三川特意买了黄桃罐头来看她,梁友安笑话他土。


宋三川拧开一瓶黄桃罐头给她吃,梁友安吃了一口发现特别甜,就让宋三川也尝尝。


梁友安用叉子叉了一块黄桃,宋三川下意识的张了张嘴,眼神微动,立马又闭上抿了抿,随后用手接住自个儿送进嘴里。


罐头制品本就很甜,再加上是心上人喂的,更是甜。


吃了黄桃,宋三川坐到梁友安边上的石凳上,欣慰道:“看你这样子,康复的还行。”


梁友安点点头,开心的告诉他,“医生妙手,明天我就能出院了。”


“几点啊?我来接你吧?”


“啊,不用,我家里人都安排好了。”


宋三川失望的低下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梁友安感觉有点尴尬,便转移话题,“对了,你比赛怎么样啊?”


不想她担心,宋三川就瞎扯,“挺好的,挺顺利的。”


“真好,那你现在心结是不是也好很多了?以后能好好打比赛了。”


“梁友安。”宋三川突然特别认真的唤她名字。


梁友安的笑容微微僵住,随后就听他失落的问她,“你现在也不在易速了。我们以后是不是没有机会见面了?”


没想到他会提这件事,而且无论神情还是语气都很难过的样子。


梁友安点点头,“嗯,应该不会见了吧。”


确定了心中所想,宋三川一言不发的低下头,看起来竟然很委屈的样子。梁友安看他这样心里也有些不对,但她快速的想到了人原因。


“你如果想签给易速的话,我可以跟明宇打个招呼。”


“不用了。”宋三川微微苦笑一下,随后站起身,看着梁友安直白的告诉她,“那天我能打赢,是因为你站在记分牌前。”


这直球打的……梁友安都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宋三川打趣自己,“怎么着,我以后打比赛,天天找个人站那儿?心结不心结的已经不重要了。明天有人来接你就行。那今天……就当道别吧。我走了。”


梁友安点点头,“好。”


看着宋三川的背影,梁友安突然觉得手里的黄桃罐头不香了,离别的气氛就是这么的讨厌。】


刚刚还一起吃黄桃,这剧情急转直下,文帝都无语了,“啊,以后不见了?这这这……这怎么办?”


“他们本身就因为工作认识的,现在确实很难扯上关系了。”宣后也担心,她怎么想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能再产生联系。


“没事,月老会出手的。”越妃却一点也不担忧,很是看好。


“他好有分寸感啊,嘴巴蠢蠢欲动,却还是用手去接,一点也不借机占便宜。”二公主忍不住夸赞宋三川,还对身边的驸马说,“品行上说,绝对是谦谦君子了。”


程少商和胞兄程少宫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我想吃那个黄桃罐头。”


萧元漪没眼看,瞪他们没好气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薄待了你们!”


“呵。”程少商冷笑,不欲多说。


叫不醒装睡的人,薄没薄待心里没点数吗?


“感觉宋三川心都要碎了,要是有尾巴,这尾巴肯定是不摇了。”


【梁友安出院回家,却发现父亲梁树在家门口等她,母亲不想见到梁树,但正如梁树所说,闺女是他的亲闺女,闺女病了他来看也不能阻止,便借口买菜离开,独留父女俩相处。


“我给你买了水果。”梁树拎起水果礼盒,笑着对梁友安说,“要不进屋,我给你洗个苹果?”


然而梁友安却一动未动,完全没有要让他进门的意思,直接拒绝,“我不吃。我没事儿。你走吧。你要是不走,我妈能在外面耗一天。”


梁树重重的叹口气,无奈的解释道:“其实这几年你时不时的接济一下我和粱桃,我真以为咱们爷俩之间有缓了。当时你还小,有些话呀,也不能说清楚。我和你妈之间啊,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的清楚谁对谁错的,我和王雪容绝对不像你妈说的那样是婚内出轨……”


不等他说完,梁友安就不耐烦的打断,“你非要现在给我掰扯这些事儿吗?”


看着梁友安苍白依旧的脸色,梁树惭愧的低下头。


梁友安不接受这种煽情,坦言道:“自打你跟我妈离了婚以后。就是我妈一个人养我,可是我的人生里……没有你,过得也没有什么不好。”


“没错,我留学的时候你是借了一笔钱,所以这些年你们家话里话外的就觉得,对我们也没有什么亏欠,甚至还觉得你们家今天过得不好,也赖我。”梁友安似笑非笑的紧盯着梁树。


闻言,梁树立马反驳,“那没有,那不能!安安……”


并不想听梁树打感情牌,梁友安冷下脸,“梁树,接受不等同于原谅。时间过得再久,我也只是接受了,像别人那种有父母疼爱,家庭温馨……都与我无关。可你也别想我原谅你。”


说完,梁友安就开门进了屋,没有招呼梁树进来,还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了。


“啪——”一声响,门关上了,见状梁树只能将水果礼盒放在门口,悻悻离开。】


程少商觉得太解气了,拍着手直呼:“干得漂亮!凭什么非要谅解,说的一点也没错,接受不等于原谅!”


“嫋嫋……”程少宫依旧觉得是自己的错,一脸愧色。


“阿兄你没错,做选择的不是你。”程少商安慰胞兄。


萧元漪就算是死了,那嘴也是硬的,更何况她站着国家大义的理,怒拍桌案,质问,“这么说错的是我了?”


程少商吃软不吃硬,摆烂道:“随阿母怎么说,说再多,您是阿母您都对,我就借用梁友安的话,您记住了,接受不等于原谅!”


“你……”


“又想说我忤逆不成?一笔写不出两个程字,阿母尽管大声嚷嚷,看看到时候程家女娘还有没有人要,我嫁不出去不要紧,连累了堂姊堂妹可就不好了。”


程始一直都愧疚得很,梁友安这番话何尝不是砸在他心里,头一次反驳萧元漪,“夫人少说两句,这事本就是我们不对!”


程家这边闹得不开心,别家就能开心了?


梁友安对梁树的态度和处理方式让许多和父母不合的人都觉得犹如醍醐灌顶,瞬间清醒了。


对啊,接受不等于原谅。


袁善见想着他那对相敬如冰的父母,不能再认同这句话。


其实这句话何止于父母,很多事都能说得通,夫妻之间,兄弟姐妹之间……都是如此。


“原来这么多年都是梁母一个人养的孩子,那难怪了,连养孩子的钱都不给,现在又怎么有脸凑上来。”越妃指桑骂槐起来。


凌益能说什么,受着呗,他还能吵不成?


宣后笑吟吟的接着骂,“约摸是梁友安现在出息了,能挣钱了吧,其他孩子也指望不上,可不就只能回头摘果子了?”


凌不疑冷笑,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凌益,那梁树还是亲爹呢,凌益这种小人也配当他爹?


以孝治天下,一后一妃怼就完了,文帝是不能明着表态,只能挑别的错,“哎,这梁树真是的,女儿还病着呢,脸那么白,非得拉着在门口说事儿吗?休息好了,养好病再说行不行啊?”


“既然不是婚内出轨,那就是正常再娶,又没有错,可梁树这么心虚,明显是还有内情的,哪有他说的那么委屈。”凌不疑可没那么多顾忌,“和离一年,梁桃就出生了,怀胎要十月,再娶也要时间准备,这个时间差的,正如梁母所说,谁会信。”


男人们自己都不信这个说辞,整个通房都没那么快的。


【梁友安把梁桃叫到家里帮忙收拾屋子,梁桃当然不愿意干,但血脉压制在那,梁友安以大堆的礼品为交换,梁桃立马变了态度,勤勤恳恳的干了起来。


没办法,梁友安给的实在太多了。


打扫完屋子,梁桃吃着酸奶看着桌子上那一大堆礼品,心里忍不住打鼓,打电话向梁树报告,怀疑梁友安中邪了。


梁友安放下书,找她要过手机,梁桃也就是嘴硬,听她这语气,只得乖乖的把手机给她。


拿到手机后,梁友安在电话里跟梁树算账。她拿出账本,详细记录了梁树和梁桃这些年从她这里拿的钱。


当年梁友安出国读书,梁树曾经借给她三十万,梁友安算上了6%的利息,去掉这些年他们父女从她这陆陆续续要走的,还差最后3万。


梁友安把账本给梁桃让她看看,随后把这3万转给了梁桃,这样他们父女之间就两清了,还说离职前就给梁桃找了一份工作。


“从今以后啊,你生老病死,养老送终,都跟我和我妈没关系了,这一点呢,我希望你能记得。”


梁桃问梁友安安排的什么工作,梁友安说在易速做行政专员。


梁桃不想去易速上班,她觉得这公司是梁友安不要的。


“这些年我真是没少听你们的怪腔怪调。什么……要不是梁树,哎呀,把那30万偷偷的拿去给梁友安出国留学,错过了发家致富的机会,没准我们现在也是一个衣食无忧的大小姐。”说到这,梁友安不禁呼出这股郁气,嘲讽道,“是啊,人嘛,怪别人总比承认自己不努力要容易的多。”


梁桃听她抱怨,不服气的反驳,“那最起码原本我也有出去读书的机会吧?”


“你是不是把这一切都归为不公平啊?”梁友安懂了她也是有怨气的。


梁桃冷着脸问梁友安,“抛开上一代人的事儿,我跟你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是她闺女!”


“行。”梁友安并不想多解释,明确的告诉她,“现在易速,你的这个职位呀,比我当年入职的时候起点要高,将来晋升空间足够大,你不是一直喜欢跟我比吗?好好干,等你干到像我这个年纪做的比我好,那就是证明你自己了。”


经不住梁友安的讽刺加打击,梁桃答应去易速,并且发誓要比梁友安混得更好。


见她答应,梁友安没有多说,只是语重心长的跟她强调,“那我就当渡人渡己了,梁桃,出息点儿,毕竟以后梁树就你一个闺女了。”


知道梁友安是想和自家彻底划清界限,梁桃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便没说话。】


文帝不住的点头,“不错不错,梁友安拎的清啊,这样家里也不算乱了。”


只要对梁友安和宋三川好,文帝就觉得好,哪怕梁友安这个做法不符合时下的“孝”主流。


“其实梁树能拿三十万出来,这个阿父也不错了。”太子觉得梁友安太绝情了。


凌不疑也不说对不对,就拿数据说话,“看梁友安和梁桃,相差应当在十岁左右,看那边,男女成年应当都在二十左右。之前争夺罗勒抚养权的时候算过账,一个孩子,养三四年就要五十多万,还只多不少。那梁母独自抚养梁友安到成年,少说十年,难道这仅仅只需要三十万就能抵消吗?”


“这三十万梁友安还了呀!”爱钱如命的三公主对钱最计较了,忍不住吐槽,“如果没有这个账本,谁知道这父女俩陆陆续续从梁友安这要走那么多!今天五十,明天一百的,这是她没成婚,成婚了这样贴娘家,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男人最讨厌什么?不就是老婆贴娘家?尤其是这种无底洞一样的贴!当然,如果他们自己的姐妹反过来贴自己,那是很乐见其成的,人嘛,就是双标。


越妃很是赞同凌不疑和她家蠢货三女儿,“是这个理,这三十万不还都是应该的,他作为阿父就该给抚养费,三十万都少了。还好梁友安记了账,不然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上一代人的恩怨,真是说不清楚呀,好在梁友安足够清醒。”宣后很心疼梁友安,也怕她被父族架起来拖累了。


程少商看到梁友安的做法,不禁眼前一亮,幽幽的看向程始和萧元漪,提议,“阿父阿母,要不咱们回去也算算账?你们看,这不算账都不知道梁友安还了这么多,那咱们算了账,我才知道我究竟欠了你们多少。”


程始和萧元漪一僵,哪里能答应!谁不知道他们送回来的钱都进了大母那,程少商花的估计还没府里仆妇月银多。


万松柏摇摇头,搞不懂养个女儿怎么还能养成这样,也不知道战场的精明都哪里去了,偏还不听话,想到这,他就念起正妻的好来。


除了没生出儿子,其他那都是无可挑剔的。


说实在的,梁友安的做法对许多人都是种冲击,这个时代,父母可以不贤,但子女一定要孝,子女生来就欠了父母的。


毕竟给了你生命。


崔侯不怀好意的提议,“子晟不若也和城阳侯算个账吧?凌家香火旺盛,想来也不缺人养老送终。”


凌益哪里坐得住,趴地上哭天抢地的嚎,“陛下,臣唯有这一子啊……”


“哎~哪里的话!”文帝连忙摆手制止他嚎,“子晟没有兄弟,自然不能这么处理,咱们就算个账而已,不论结果如何,该送终还是送终,不影响。”


是啊,只是想要你凌益没脸而已呢~省的见天的找我好大儿不痛快。


【因为三十万被梁树和梁桃嚯嚯个干净,梁树的妻子王雪容在家和他争吵不断,王雪容还怀疑梁友安介绍工作是居心不良,梁桃实在是听不下去,饭也没吃就出门了。


晚上,宋三川又要去吃馄饨,想和梁友安在那里偶遇,安从见他都连续吃一个月了,就吐槽他与其这样等,还不如直接联系梁友安。宋三川听见了,本来都下楼了,又回了小二楼,赌气在家吃饭。


然而,今晚梁友安和罗念还就去了馄饨摊。罗念问她是怎么想的,梁友安主动剖析一番,想的挺开的。


罗念就劝她尽快找个工作,梁友安则是想好好休整一下再谋求更大的发展。

吃着馄饨,梁友安瞥见一旁别挑出的香菜,突然就想到了宋三川。】


磕到了!磕到了!


“你看,这不就成了?梁友安看到香菜就想到宋三川了,这竖子,没白体贴啊~”文帝激动的不行,完了又抱怨安从,“非得多嘴,要不今晚宋三川就能和梁友安遇见了,真是……”


“宋三川要是知道了,估计气的晚上要蹬被子了。”越妃倒没很可惜,反而还蛮喜闻乐见的。


梁邱飞垮着脸,“这个安从太碍事了……”


凌不疑回过头白他一眼,你也好意思说别人!你就不碍事吗?


宣后则忍不住感慨,“梁树再娶的这个……”

  

未尽之意都懂。


“可不是,家里乌烟瘴气的。”文帝看着都脑阔疼。


“什么人,好心给介绍工作,她还怀疑不安好心?”五公主白眼翻上天了,也不是维护谁的意思,就是单纯这个事气不过。


正说着呢,天幕突然黑了下来,只留下四个大字——


  【明早继续】


行吧,看到现在天都黑透了,饿倒是不饿,看的时候一直吃着,就是猛的站起来了,才发现腰酸背痛得很。


连凌不疑这种武将都默默地扶着桌案起来的,无他,腿僵了。

  

【求赞求推荐哇~过节起码要更一章滴!写到第八集了!离21集越来越近了~】

评论(19)

热度(6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