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7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本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我要这俩也社死(¬_¬)】


虽说昨天看那个天幕看到很晚,但第二天众人还是天不亮就爬了起来。


没办法,这时候的娱乐那么少,谁不稀罕这种看别人谈恋爱的机会?


就是这等啊等啊,等的都睡着了,还没开始放。


文帝背过身去,偷偷打哈欠,“不是说今早放的吗?这都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快到巳时了。”


“都巳时了!再过一个时辰都该吃午饭了!”


要不是天幕还挂着呢,估计都以为昨天是黄粱一梦,没这回事呢。


还是昨天的位置安排,文帝私下里问自己两个老婆,要不要把程少商往前挪挪,不过一后一妃都觉得不需要,毕竟宋三川顶着凌不疑的脸跟人谈恋爱,这多尴尬。


文帝想想觉得也是。


又等了一会儿,没等来开播,却等来了大包小包推着婴儿车,拉着露营推车的一家三口。


宋三川:“……”


梁友安:“……”



在拍古装戏吗?


趁着年假,带着女儿出来露营玩的夫妻俩对视一眼,默契的往回走,换个地方也行,没必要扎堆。


那能走得掉嘛?


没走两步就被黑甲卫拦住了,然后被带到了文帝面前。


虽然摸不着头脑,但宋三川和梁友安都很淡定,一路来到文帝跟前,就把周围的情况都瞄了一遍,自然也瞄到了凌不疑。


古装哎!


梁友安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不过很快就被吃醋的宋三川给转回来了。


“你老公在这儿呢,他有我帅吗?”


梁友安受不了他这醋劲,“古装哎,没见过。”


天幕里的人走了出来,这对古人来说简直算得上神迹,文帝很礼貌的把人请到跟前来,然后说清楚了来龙去脉。


虽然将信将疑,但这天慕不是作假的,只能暂时由着安排坐了下来。


不过这边的跪坐他们实在受不了,反正也是来露营的,就把带来的装备支棱起来了。


遮阳大伞用不到,皇家规模遮阳那是必备的,所以他们就把带来的折叠躺椅弄起来了,然后两人舒舒服服的坐椅子上看。


这椅子……看着就很舒服!!!


弄好这些,婴儿车里有了动静,以高举双手投降姿势睡着的小呦呦醒了,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是拉了还是饿了。


摸摸纸尿裤,没有拉粑粑,那就是饿了,带的有奶粉和水,宋三川娴熟的冲了奶,然后把奶瓶塞给这小赠品,让她自己抱着喝。


白白胖胖的小婴儿,大眼睛溜溜的转,机灵样儿谁不稀罕?在哪里都受欢迎,这要不是大家不熟,文帝大小得抱怀里逗一逗。


看那粉嘟嘟的小衣服就知道是小姑娘,文帝就问孩子的名字。


“大名安允晟,小名呦呦。”


“姓安呐?”


“嗯。”


宋三川不想多解释,本来他家孩子跟谁姓也跟别人没关系。


众人有些意外,但很快就理解了,心说安从这爹当的值了,孩子都随他这个继父姓了,这还有什么说的?


“允晟啊?”文帝忍不住看向他的好大儿,打趣的眼神不加掩饰,“这名字好啊~”


凌子晟:“……”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宣后瞬间明白了小名的意义,笑着说,“当真不错。”


天幕在此时,开始了播放,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


【董事长找蒋杰问金翌事件的后续,蒋杰表示一切尽在掌握,并且还说以后选择潜力狗会更谨慎。一边挑选高尔夫球杆的高力此时好一通阴阳怪气,之后又把事情扯到网球上,向董事长推荐蒋杰的儿子蒋焦焦,蒋杰听出他话里有话,对他反唇相讥。最后还是董事长打发走了高力,这场唇枪舌战才停下来。


蒋焦焦今天参加“冠军杯”网球挑战赛,陈可到场助威,蒋焦焦轻松拿下一局。


蒋杰因为高力的阴阳怪气,便打电话向陈可了解情况,陈可想为蒋焦焦庆祝一下,蒋杰却不以为然,觉得这比赛上不得台面,借口要开会拒绝,敷衍的让陈可把蒋焦焦比赛的视频发给他。


陈可哪里察觉不出来他的敷衍和不屑,选视频的时候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


梁桃来到易速报到,主管根据两人姓氏相同,便打听她和梁友安的关系,梁桃不想靠梁友安太多,便隐瞒了她们是同父异母姐妹。


另一边,梁友安到宠物店应聘遛狗师,店长以为她闹着玩的,好说歹说总算答应让她试试,还把名叫优奇的边牧给她带着出去遛弯。


而宋三川也找到了工作,在儿童体能馆当教练,还碰巧就是罗勒的教练。


上完课,宋三川把罗勒和另一位小男孩送出去交给他们妈妈,罗念被宋三川的帅气打动,夸了一番。


宋三川道完谢就继续回去教其他小朋友,肚子饿了的罗勒吃起小饼干,然后发起小花痴来,对罗念说,“妈妈,我想天天上小川教练的课~”


罗念巴不得呢,又有帅哥看,又能让孩子体能得到锻炼,满口答应下来,说上完这一期就续课时。


晚上,梁友安来到罗念家吃晚饭,饭桌上,梁友安和罗勒都像饿狼一样大口大口吃。


“你们俩能慢点儿吃嘛。”看的罗念不忍直视,放在汤碗,忍不住问,“不是,我闺女是去上体能课去的,你干嘛了?”


“我找着新工作了。”梁友安美滋滋的回答,“在默默的店里当遛狗师。”


罗念有些不可置信的反问她,“不是,你上回跟我说,所有工作都可能成为下一份工作,我以为这只是一种修辞手法,你怎么想的?”


梁友安却不以为然,“遛狗师多适合我呀,我那么喜欢猫猫狗狗的,就是我这个体力真的有点儿费。”


“那这份工作也不是长久之计吧。”罗念觉得不靠谱。


梁友安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知道吗?之前我在国外上学的时候,我就特别羡慕那帮小孩儿,就是上完高中要上大学之前呢,诶,有一段空档他们可以去尝试很多种可能,再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那我之前一直没这个机会,这次就当补偿自己啦。”


罗念点点头没说话,主要是不知道说什么去劝。


看她这么担心自己,梁友安还反过来安慰她,“你不要担心我,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很认真的,你看这也没有到招聘季啊,又没有好的岗位,那你干嘛不让我高兴几个月?”


罗念还没说什么呢,就听一边的罗勒声援梁友安,“行,我支持干妈!”


“有品味啊!”梁友安开心了,拿起筷子,“干妈给你加一个鸡腿……你有鸡腿了,那干妈自己吃吧。”


正笑着呢,罗勒小朋友就突然宣誓,“我要吃多多跑最快,得到最多的贴纸!”


看女儿这么给力,罗念忍不住跟梁友安感慨,“你跟说姐妹,她这体能课真的报对了……你看她,运动量和饭量都上来了,这是要长个儿的节奏呀!”


说完正经的,罗念就忍不住花痴了,“关键是他们新换的那教练……巨帅!”


梁友安看她那花痴样儿觉得没眼看,一脸不信,“有多帅?”


“就这么跟你说吧,她其他的课外班我都可以不陪。但这个体能课,我是一定要去的!”


这说话让梁友安笑得不行,摇摇头说,“我不信,你好夸张啊!他要真的那么帅,你咋不给自己报班?”


罗念一脸无奈,拍着胸口道“那我还不……”


“哦,我知道了,你超龄了!”


“可不嘛,我要年龄够,我绝对去!”罗念可惜的不行,完了还不忘再强调,“真的帅!”


帅哥谁不想看?梁友安提议道:“这样吧,你给我个机会,哪天我去接罗勒下课。”


不想,罗念想也不想就摇头拒绝,“你没有机会。”


梁友安就是闹着玩,见状也不坚持,只是依旧很怀疑罗念的眼光,便转而问小罗勒,“真那么帅?”


“嗯!”


罗勒小朋友毫不犹豫的点头。


“我怎么不信呢?”梁友安没见这人,当然还是不信。


这也是这母女俩太夸张了,哪有这么帅的人?】


梁友安忍不住捂脸,太丢人了,闺蜜和干女儿对人发花痴。


“哈哈哈……”宋三川笑的脸都要裂了,凑到梁友安边上,故意臊她,“姐姐,小川教练帅不帅嘛?”


“帅帅帅,是我见识太少了。”


宋三川这就满意了,又逗怀里吃奶的女儿,“呦呦,爸爸帅不帅?”


小呦呦吐出奶嘴,奶声奶气的回了,“帅~”


这小奶音,心都要化了,宋三川得意的很,“那是,要不帅,妈妈能被爸爸勾到手吗?”


梁友安看不惯他嘚瑟,就又问女儿,“呦呦啊,爸爸丑不丑?”


“吃藕~”


梁友安满足了,“她学人说话呢,你问什么她都重复最后一个字,哪有你这样问的?”


“真丑你能看上我?”宋三川自信满满。


“不过说真的,罗念以前跟我说,你能一手抱一个,我生双胞胎你也带的动。”梁友安打趣道。


宋三川笑了,“你能生我就能带,不过咱要呦呦这一个就好了,能把她养大成人就很好了。”


这俩简直是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要不说结婚有娃了就不一样,比暧昧期还要黏糊。


文帝现场磕CP,眉飞色舞,一直和越妃还有宣后说,“这要是子晟该多好啊,看看多甜蜜,有人味儿啊。”


越妃瞧着宋三川,又去瞧凌不疑,扎心道,“陛下您先让子晟能跟宋三川那样笑吧。”


宣后掩面轻笑,那冰块好大儿,不笑都这么多人惦记,笑了还得了?


“果然是月老会出手。”


程少商一直瞄那个躺椅,“这个椅子不知道能不能借来看看,竟然可以折起来。”


“少折腾这些没用的,多读书才是正经。”萧元漪训道。


程姎则是盯着小呦呦瞧个不停,“宝宝好可爱啊~”


“宋三川好会带孩子,一直是他照顾宝宝。”许多妇人私下里嘀咕,羡慕的不行。


毕竟这年头男人只管播种,啥都不管,孩子没出息全是女人的错。


二公主则是催促驸马,“快把宝宝的小裙子画下来,以后我们也做给孩子在家穿。”


小裙子太漂亮了,可可爱爱的~露胳膊腿儿没事,在家穿呗!


而梁邱飞则是一脸纠结,忍不住跟梁秋起吐槽,“阿兄,看见宋三川就跟见了鬼一样,实在无法想象少主公能笑成这样!”


凌不疑自己也没眼看好吗?可听到梁邱飞这么吐槽……


“自领十军棍。”


梁邱飞垮起个批脸,“为什么啊……”


【一大早,梁友安带着优奇遛弯,优奇不服管束,拉着梁友安四处乱撞,梁友安叫苦不迭,差点摔倒,多亏宋三川及时赶来拉了一把。


离上班还有一会儿,宋三川就帮梁友安遛狗,还给她传授了遛狗的秘籍。怕上班迟到,宋三川遛完狗就离开了,并且和梁友安约好明天在这里再见。


遛完狗回家,梁友安接到明宇的电话,得知金翌想找奥斯康续约,结果被查出一大堆问题,包括诬陷易速球鞋的事,闹大了以后,金翌被球队辞退。


梁友安顺势问明宇有没有推荐宋三川做潜力狗,结果这才知道宋三川早就从球队退役了。本来到家的梁友安又急忙出门,去羽毛球基地找于教练了解情况。


得知宋三川是主动提出退役,于教练还拿出宋三川当马拉松领跑员,以及宋三川和梁友安在赛场外聊天的照片,并且无奈于宋三川根本无心羽毛球,他也帮不了。


梁友安向于教练要了赛场上聊天的那张照片。


周六家宴,蒋杰劝蒋焦焦放弃网球找一份正经工作,蒋焦焦强烈抗议,他喜欢打网球,不许蒋杰干涉他的生活。


这场家宴又是不欢而散,蒋杰一个人孤独又气愤的吃饭,这时偏偏还接到明宇的电话。


说高力在秘书群里大肆散布蒋杰扶持蒋焦焦,为了他搞了个太子爷俱乐部的谣言,蒋杰大为恼火,他彻夜难眠,一大早就约梁友安见面。


蒋杰请梁友安吃饭,真诚向她赔礼道歉,还回忆过去打感情牌,梁友安看出蒋杰有心事,蒋杰顺势求她帮忙。】


宋三川白眼冲天,特别不理解,“你都离职了干嘛还要接他电话,正常就该拉黑删好友。”


“要不是他找我,我还能找你去打网球吗?咱俩还有以后吗?”梁友安倒是看得开。


宋三川被堵的噎住,不得不承认,“有道理……”


“不过焦焦以前确实不太像样子啊~”


“确实,其实也是被俱乐部耽误了。”


三皇子看到这忍不住冷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是又要坑梁友安了。”越妃提前预判。


五皇子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就想知道宋三川和梁友安什么时候再见面。”


谁不是呢?


这孩子都有了,后面肯定遇见了!


万萋萋拍着手叫好,“好,金翌就该这种下场,让他嘚瑟!”


“其实蒋杰也没错,蒋焦焦确实不怎么样,二十二了还这么混着。”崔侯理解蒋杰的严父心。


虞侯却不以为然,想想家里那些个不孝子,“三十二了混着都有,这哪到哪?”


可不是嘛,谁家没个啃老的?这蒋杰也就是爱玩了一点,可人家不嫖不赌的,就爱打个球,很好了!


【罗念临时要出差,临出门前打电话拜托梁友安去体能馆接罗勒,“我这回出差怎么也得十天啊,哎呀,你抽空多帮我上楼,盯盯罗勒和阿姨们呗。”


“知道啦,我已经到这个体能馆了。”梁友安边走边说,“一会儿我接上罗勒之后,我先带她去吃个饭,好不好?”


“等你见到我们教练,你就会跟我承认你的错误滴~”罗念按电梯,有些不服气,“还说我眼光不行。”


梁友安笑笑没说话,眼神四下扫了扫,随后便定住了。


罗念见她没声儿,就有预感了,迫不及待的追问,“你看到人了吗?看到没有?”


“对不起,我错了。”


梁友安果断的承认错误,随后眯着眼向前走了几步,离近了站在外面隔着玻璃墙往里看。


里面那个穿着显眼黄色工作服,带着一群孩子跳操的教练,可不就是宋三川吗?像个孩子王似的。


宋三川领头跳操,也不忘回头看一眼孩子们,眼角的余光瞥到外面的梁友安,眼神中满是惊讶和疑惑,收回视线后忍不住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可想着想着却根本忍不住心中的喜悦,脸上的笑容根本克制不住。


她看着他笑,他也在笑。


跳操的宋三川时不时就要偷瞄一眼外面的梁友安,为这意外的重逢感到不可思议,当然更多的是开心。】


宋三川尴尬的摸摸鼻尖 ,“我当时笑的这么不值钱吗?”


梁友安忍不住跟着笑起来,当然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怎么还带慢镜头放的?这个BGM配的……不浪漫也给整浪漫起来了。”


“姐姐是如海岸线般明媚的姐姐~”宋三川嘴甜得很。


这彩虹屁梁友安收了,“那是,要真没点姿色,你能看上我?”


“话不能这么说!”


“我脸都要笑烂了。”万萋萋揉着脸吐槽。


不知道哪家女娘咬着帕子尖叫,“他们每一个眼神我都觉得好甜啊!”


“梁友安一笑好明媚,这谁会不喜欢啊?”程少商撑着下巴,笑的美滋滋,“我要是男的,我也喜欢上了。”


文帝摸着小胡子感慨,“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罗勒这孩子,婚宴得坐主桌!”


“姐姐这一笑谁挡得住啊?妾都要心动了。”越妃也忍不住揉脸,笑的都酸了。


凌不疑只感觉到牙酸……


【宋三川陪梁友安遛狗,梁友安替他可惜,宋三川表示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并且特别自然的把梁友安从于教练那要来的照片收到了口袋里。


安于现状,但宋三川对于梁友安失去工作,一直很愧疚,“你那么好的工作,给我一场球打到这遛狗来了。”


“所以说,你是觉得我找不到了工作,每天在这儿被狗遛。然后你就按时按点的在这帮我遛狗,是吗?”梁友安懂了,也明白了他近日来为什么帮她遛狗。


“难道不是吗?”


“哎,我真是……我给你解释不清楚了。”梁友安有口说不清,“这么说吧,至少现在这份工作呢,我是真心喜欢的,我呢,我就愿意每天给他们捡粑粑,都比给金翌量臭脚来的强,我这么类比,你是不是瞬间就理解了啊?”


“挺记仇的你。”宋三川完全明白,毕竟金翌那货人嫌狗厌,“所以你是真的想要干好这份工作吗?”


“我一直坚信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我想做却做不到的。”梁友安心累的看向两只狗狗,认命道:“直到遇见了他们。”


“那从明天开始带你跑步,练体能。”宋三川拿出他的工作牌,“金牌儿童体能训练师,宋三川。”


“果然宇宙的尽头是销售。行,这课我买了!”


第二天一早,宋三川带梁友安来公园跑步,教她正确的跑步方式不说,还把自己的智能手表拿下来,又亲手给她戴上,方便他监测数据。


“这个可以帮我监测你的心率,你要有任何不舒服的,记得跟我说。”


梁友安因为他突然的靠近而紧张不已,为了掩饰连大气也不敢喘以下。


“紧吗?”


梁友安摇摇头,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看他。


戴好智能手表,宋三川拿出手机看心率,忍不住咦了一声,奇怪的得问她,“哎,你怎么还没跑,心率就高了?”


“嗯?”梁友安故作不解,眼神无辜。


“心率高了……”宋三川把手机上显示的心率数据给她看。


梁友安拼命掩饰内心的紧张,二话不说就跑了。】


“宇宙的尽头是编制,才不是销售。”宋三川吐槽道,还一本正经的说,“心率过高其实也有可能是甲亢。”


梁友安憋不住喷笑,“宋三川,说甲亢……你是对浪漫过敏吗?”


“逗你玩的。”


宋三川把空掉的奶瓶放一边,抱起女儿意有所指道,“呦呦啊,原来妈妈那么早就心动了呢~”


梁友安强行挽尊:“那不是心动,你这么突然的靠近,换谁都会紧张的好吧!”


“不听不听,就是心动~”


宋三川耍赖,托着呦呦的胳肢窝让她站自己腿上,吃饱喝足的小姑娘乐的直蹦跶,小胖腿儿一蹬一蹬的。


“来,让妈妈抱一会儿,爸爸给你洗奶瓶去。”


宋三川刚把呦呦递给梁友安,旁边就有人送来了一小罐水,抬头发现文帝对他笑呢,没多想,顺手就洗奶瓶了。


女娘们莫名的跟梁友安共情了,心脏也扑通扑通跟着加速跳动起来,这要有个床,估计个个能扭成蛆。


“紧张了,肯定心动了!”万萋萋以自己阅遍折子戏的经验断言。


程少商啥也不说,猛的起身凑近,瞬间和万萋萋脸贴脸,然后笑着问她,“萋萋阿姊心跳是不是变快了?”


“那不一样!”万萋萋一边拍着胸口缓神,一边坚持自己的观点。


文帝指着天幕评价道,“跳开工作这个圈子,两个人发展更快了,看看,这都不好意思了 如果真当弟弟,哪里会如此?”


“陛下说的是,如此美景,如此美人,心动亦是寻常。”宣后很赞同。


袁善见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呦呦那飘,心想,原来父母相爱之下出生的孩子竟是如此的快乐幸福吗?


而凌不疑,眼尖的发现宋三川手腕上正有一块和天幕上智能手表相似的东西。


坐的近,只隔了个五皇子和三皇子,他就直接问了,“你手上的东西,可否借来一观?”


和自己一样的脸,宋三川感觉怪别扭的,但他问了,该回答还是要回的。


“你说这个?”宋三川指着手腕上的智能手表。


“没错,若碰坏了,凌某人定会负责。”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换算成黄金,连半两黄金都用不着,这一群封建世家贵族,绝对赔得起。


为了方便提问,凌不疑和五皇子换了位置,然后拿着智能手表和三皇子一起看了起来,太子好奇的要命,见状也跟五皇子换了位置,一起挤到凌不疑的桌案那玩这个新奇的东西。


虽然没信号了,但这些基础数据监测是没问题的,宋三川还把手机拿出来,让他们带着手表跑跑跳跳测试。


文帝也好奇啊,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最后让曹成把智能手表拿来,和两个老婆玩了起来。


痛失新玩具的凌不疑黑着脸,但那是皇帝,谁又能不服呢?


“有那么好玩吗?”宋三川不理解。


他怀里的呦呦也不理解,一直扒着他胳膊伸手去捞边上的凌不疑。


小家伙不是很懂,为什么又冒出来一个爸爸……


“叭叭,叭叭~”


呦呦小姑娘整个是尔康手现世,一声高过一声的喊爸爸,也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不理自己。


凌不疑:“……”


知道长得像,但也没必要乱认爸,不过讲实话,小奶音好可爱~


凌不疑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软了又软~


“爸爸在这,那不是你爸,别认错了!”


“叭叭~”


宋三川抓狂,“爸爸是短发,不是长发,懂吗?”


“叭叭——”


小家伙吃饱了,嗓门可大了,那嚎的,全场都听见了。


文帝哈哈大笑,看热闹不嫌事大,“子晟啊,呦呦既然都喊你爸爸了,不表示表示吗?不能让孩子白喊,是不是?”


表示表示?


凌不疑垂眸想了想,随后便摘下了随身携带的玉佩,可巧上面刻了“晟”字。


梁友安和宋三川眼珠子都要瞪脱眶了,毕竟这是古董啊,就算不提古董,那这种世家贵族阶层所配的玉也不会是凡品。


“太贵重了,孩子不懂事,不用当真。”夫妻俩对视一眼,宋三川连忙拒绝。


凌不疑却不接受拒绝 ,直言道:“送给呦呦的,要不要不应该她自己决定吗?”


梁友安&宋三川:“……”


哪有这样强送的!


你这是要用金钱羞辱我们吗?


凌不疑可不管那么多,他想办的事还没办不成的,只见他扯出个顶温和的笑来,轻声细语的问那个扒着爸爸胳膊,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他瞅的小姑娘,“呦呦,这个送给你,要不要?”


学说话的小孩儿根本不会有第二个答案。


“要~”


得到满意的答案,凌不疑又笑了,看向梁友安和宋三川,一字一句的对他们说,“呦呦说要。”


梁友安&宋三川:“……”


你这问法,哪怕给她大便她都要啊!

  

【求赞求推荐啊~让社死来的更猛烈些吧!ps:呦呦是我自个写的番外赠品系列里的娃,反正就是三生友幸的赠品~】

评论(29)

热度(7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