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59.

舒服完了,阿秀就推顾一野起来收拾,“衣柜第二排的柜子,有干净的床单。”


这要不收拾,床单都是湿的,怎么睡呢?


顾一野却不起来,还抱着她翻个身,兴奋的不行,“急什么?今晚状态这么好,再来两次呗?”


阿秀就往上蹭了蹭,“一次都要累死了,又不是以后没的做了。”


“哪次不喊累……不过你还是第一次没半道漏气。”


是啊,没喊累还一直配合,半道不漏气,现在结束了不就一下子漏完了吗?


顾一野不依不饶的,一身劲没处使,能放过老婆吗?


那不能的。


于是,隔天阿秀又起迟了……


大早上的就被顾一野从暖和的被窝挖出来,顶着风雪出去吃早饭,小飞和小宝的怨念可太多了。


从家门口走到大院门口的早餐店,两个小的鼻尖儿都冻红了,坐下来就开始抖腿。


顾一野踢了踢这俩的凳子腿儿,“别抖腿,这习惯不好。”


“冷~”


小飞是纯纯的南方人,南方的冬天是又湿又冷,并且没有暖气,棉裤穿再厚都没用,那个冷简直是无孔不入,毫不夸张的说,取暖全靠抖。


到了广东之后,那边冬天都有十多度呢,就没冷过了,这猛的一下扎进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北京,这抖腿的习惯就又来了。


那小宝就别提了,只有一半儿的北方血统,但其实是在南方长大的,下意识的就抖腿了。


“我跟你说啊,抖腿对膝关节不好,还可能对髋关节和腰椎产生影响,以后要想当兵的话,一定要注意。”


顾一野是会拿捏人的,尤其是小飞,打蛇打七寸,这不就狠狠拿捏住了?


“真的假的?老顾你不会唬我吧?”


“骗你干嘛,无论是军校还是征兵,那体检都是很严格的,而且是越来越严格。”


老板送八宝粥来,顾一野把粥推到两个孩子跟前,还拿了勺子放到碗里,示意他们赶紧吃,然后顶着小飞疑惑的眼神继续说,“现在呢,没有仗打,常规征兵根本不愁没人来,基本都是僧多粥少,那要刷人的话,只能从体检下手。”


“如果你想当飞行员,那体检就更严格了,首先这个视力要求就很变态,双眼裸眼1.0以上,用的还是C表……所以你这电视少看,别以后想当兵,却卡在视力上。”


小飞听得可认真了,边听还边点头,但是点着点着就觉着不对了。


“不是说抖腿的事吗?怎么变成视力了?”


顾一野喝着豆渣,吃着油条,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关节和腰是很重要的,这要是不好的话,训练根本坚持不下去。”


原来如此。


小飞赶紧的就停止了抖腿,老老实实坐着吃早饭。


“妈妈怎么又没起床?昨晚不是睡很早吗?而且她昨天还睡下午觉了。”


顾一野淡定道,“就是下午睡了,晚上才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折腾到半夜才睡着,这早上可不就起不来了。”


行吧。


阿秀照样睡到日上三竿,因为下午顾衡要回来了,所以起来吃过早饭就去收拾屋子了。


因为顾衡房间有许多书还有资料,从来都是自己收拾,之前赵哲家里的钱婶也没敢进去。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换个床单被套就成了,其他拖地擦家具都有顾一野呢。


至于那些资料和书,顾一野都没动,省的顾衡回来找不到了又要埋怨他瞎整理。


小时候就这样,好心帮他整理,结果还被反过来说帮倒忙。


吃过午饭,顾一野就开车去火车站接顾衡,阿秀和俩崽子则是留在家里,又不是出门玩,没必赶着年关去火车站凑这个热闹。


顾衡实在太累了,回家的路上就睡着了,到家后迷迷糊糊的吃了点热乎的,就继续回房睡了,一直到晚饭才醒过来。


一个人习惯了冷锅冷灶,猛然家里热闹了,顾衡还有些不习惯。


这样合家欢的画面,从老婆去世之后就没有过了,毕竟他们父子俩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说,哪像现在这样有说有笑的。


顾衡坐到单人沙发上,看着歪在长沙发上的两个孙子,即使脸还是一如既往地严肃,但眼神中尽是笑意。


小宝递了根棒棒糖过来,顾衡接住了,然后爷孙俩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摸不着头脑的顾衡试探的说,“谢谢?”


虽然不喜欢吃糖,但这是孙子的好意,直接拒绝不好吧。


困惑的歪了歪头,小宝眨巴眨巴大眼睛,奶声奶气的指着棒棒糖说,“爷爷,帮我剥。”


“哦。”


会错意,顾衡有些尴尬,不过他那脸一如既往地严肃,也看不出来尴尬,就是眼神有点发飘。


剥了糖纸,顾衡把棒棒糖递回去给小宝,然而这小家伙是天不怕地不怕,撑着沙发上伸长脖子,“啊呜”一口把棒棒糖含嘴里了,然后小脸蛋瞬间鼓起一个圆圆的包包,把自己吃成小河豚了。


“爷爷喝茶。”


小飞把手里的搪瓷杯放到顾衡面前的茶几上,又不放心的提醒,“小心烫~”


“好,好,好孩子……”


心里暖乎乎的,顾衡不禁露出笑来,但这笑容很快又消失了。


给顾衡端来茶,小飞这才发现弟弟嘴里又含上棒棒糖了,连忙去抢,“顾小宝,你吃过两根了,不能再吃了,吐出来!”


到嘴的糖哪有吐出来的道理,小宝扭来扭去挣扎个不停,就是不撒嘴。


作为给剥糖纸的那个,顾衡有些心虚,那他也不知道这孩子吃过两根了啊……


真是好心办坏事了。


小宝养的白白胖胖,在家就穿了汗衫和短裤,一扭就跟只大肉肠似的,偏动作灵活的不行,踩着沙发扶手,凌空一跨就落到了顾衡怀里了,把老人家吓得不轻。


赶紧搂紧了,生怕他又做这些危险动作。


这根本就是仗势欺人!


小飞总不好跟弟弟在爷爷回来动手,只能求援了,嗓子一扯冲着厨房里的父母告状,“爸,妈,小宝又吃棒棒糖了!”


“什么!”阿秀吆喝一嗓子,明显不是很开心。


然后顾一野从厨房出来了,捏着顾小宝嘴里的棒棒糖棍儿,沉声警告,“刚才谁答应的,说是最后一根?男子汉这么不讲信用呢?”


小宝还是不撒嘴,搂着顾衡的胳膊又紧了紧。


“蛀牙了给你牙都拔了,到时候你就等着天天喝粥吧。”顾一野说了后果,然后话不多说,开始倒数,“三、二……”


一的音儿刚冒出来,小宝就怏怏不乐的张开嘴,然后就钻进顾衡怀里,委屈巴巴的唤了声,“爷爷……”


顾衡心虚着呢,再说了糖吃多了确实不好,哪里会帮他发话,只是拍了拍怀里这小猪崽儿,“没事,明天再吃啊。”


“嗤,怎么你还想找我爹收拾我?”顾一野捏了捏圆嘟嘟的小脸,却被顾衡一巴掌拍开。


“捏孩子脸干嘛,没轻没重的,别给捏疼了。”


“……”顾一野收回手,撇撇嘴吐槽,“这就开始隔代亲了?这小子心眼子多的很,一来就知道找你剥糖纸,那还不是知道我们不能给他剥。”


什么叫隔代亲?


就是儿子不能做的,孙都子可以做的。


顾衡摆摆手,“小孩子嘛,谁不贪个甜,你以前不也偷着吃糖?现在倒来管孩子了。”


“我偷吃我要被罚站桩的,那我罚他,你可不能拦着。”顾一野佯装正经道。


顾衡扭头瞥了一眼顾一野,父子俩无声的对峙了一番,然后顾衡冷着脸驳回了儿子,“这细胳膊细腿的怎么站,留着等大点了再一起算。”


“呵。”


顾一野冷笑一声,然后带着棒棒糖回了厨房。


等顾一野走了,顾衡轻轻拍了下小宝的屁股,肃着脸说道,“罚你明天不许吃糖!”


小宝本来得意于老爹被呛走,乐着呢,结果一听到这话,小脸瞬间垮了下来。


“小飞,你爸你妈说一天能吃多少糖没?”


“最多一颗。”


这样啊。


“明天表现好,后天才可以吃,表现不好,后天就没了,听见没?”


小宝:T^T


没有!


聋了!

  

【求赞求推荐~呜呜呜,我真的要赶紧完结了!这文都写一年了😂原计划十万字,现在三十多万字了。】

评论(12)

热度(13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