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60.

顾衡回来,就有人看小孩了,顾一野和阿秀终于可以丢开孩子二人世界去了。


啊不,是可以去办正事了。


假期不多,又是临近年关,要想买房子,这些天就得先把房子看好,至于后续手续,完全可以交给顾衡跟进。


第二天一大早,顾一野和阿秀起个大早,一个出门扫雪当锻炼身体,一个在厨房忙活做早饭,顺带还要把午饭做了。


因为他们中午不打算回家,省的爷孙三个在家没得吃,做好了到时候热一热就行。


省了大雪天出门觅食,一个老人带两个孩子,万一摔一跤,无论大的还是小的,那都惹人担心。


又要看住房又要看门面房,两人跟着中介看了一家又一家,心中都有了数。


不管住房还是门面房,都是要往外租的,其实地段好就行,旧不旧都无所谓,就算是老破小,只要地段好,那也不愁卖不愁租。


夫妻俩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在海淀区那几套房子里做选择。


海淀区高校云集,虽然现在还没学区房的说法,小飞估计是赶不上,但学习环境好呀,小宝那是肯定用的上,早点占个坑没错的。


而且学校多也意味着房子好租出去,怎么也不亏。


1997年底,现在海淀区房价的均价是4000/平,这区包括了三四五环,自然房价也有个高低区别。


大部分卖的房子都是五六十左右的面积,属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公摊这两年才开始在商品房上实施,不过这些房子都不是新建的,所以卖多少就是多少,不比后世七八十的小。


看完房子,两人回到家和顾衡商量了,毕竟都要买嘛。


最后房子和门面房都买在了海淀区,高校多,想挣学生钱的也多,好租。


顾衡工资很高,军校的正教授,有课题研究,毫不夸张的说,他一个月工资就能买一个平方……


所以买门面房他毫无压力,甚至不需要贷款,但是老人家总得留点钱傍身,所以决定少贷一点。


顾一野和顾衡两个都是军人,虽然婚嫁市场上不受欢迎,但在银行贷款业务这块很受欢迎。


和公务员一个性质,稳定。


所以贷款这事很顺利,压根没有那么多这个那个的事。


也因为要跑手续,阿秀也知道了顾衡的工资,惊的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爸工资这么高!!!”


顾一野也酸得很,“是啊,而且他不仅上没老,下还只有我一个小,不像别家风风火火一家十几口,从小我只缺爱,不缺钱。80年代那会儿我带的表就一百多呢。”


“看出来了,你只要有空就想办法嚯嚯着享受。”阿秀想起来他花那么多钱买那个碟片,就忍不住丢白眼。


“……”顾一野没想到碟片的事,但他可不认同这个说法,“省那一块两块的能干嘛,时不时花钱买开心,知道有钱好,那才有赚钱的动力。”


这话没毛病,阿秀撇撇嘴嘀咕,“倒也是。”


买房子,还要准备过年,顾一野和阿秀每天忙的团团转,不过一家人在一起,忙点也很满足。


天气越来越冷,但这片大院倒是越来越热闹了。顾衡每天都要带着小飞和小宝出去堆雪人打雪仗,逢人就给介绍两个大孙子,每天乐呵呵。


过年了都回来了,孩子也多,虽说平时也不见面,但玩两天也就熟悉了,两个孩子玩的很开心。


除夕这天,阿秀一早起来就忙年夜饭,顾一野忙着贴春联,还给打下手,顾衡就专心带孩子了。


北方过年要吃饺子,揉面的活儿交给顾一野了,他力气大,揉的面吃起来更劲道。


好在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个活,不像头两次那样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一揉一大盆……


包饺子的时候,顾衡也来帮忙了,而且他包的比顾一野的还好看。


三个人包饺子,速度就很快了,一边包一边冻,最后冰箱冷冻层冻了满满一抽屉,留给顾衡吃的。


一家五口,三代人的年夜饭吃的热热闹闹,比起旁的家庭动辄十几口人,可能没那么人丁兴旺,但是没有糟心事啊。


主打一个舒坦。


吃完年夜饭,就打开电视等着一起看春晚,这年头的春晚还是很有意思的。


期间,就是老人和孩子们的幸福快乐了,一个收孝敬钱,一个可以收红包。


阿秀和顾一野给顾衡包了个大红包,结婚那么多年头一次给老人家孝敬钱,说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不管缺不缺钱,但孩子的孝心在这,顾衡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一个劲的说好,反手给小飞和小宝一人一个大红包,肉眼可见的厚。


打开一看,不是十块,也不是五十,而是一张张联号的百元大钞。


小飞和小宝就没见过那么大额的钞票,更没见过这么足的红包!


八月镇那边的红包数量多,但钱塞的少,收一沓回来数一数可能就几十块,里面塞的都是一块两块那种。


虽然这些红包明早都是回到阿秀手里,但出于仪式感,阿秀还是给兄弟俩准备了红包的,一人发了二百,让他们开心开心。


“北京物价高,房价高,怎么连红包都这么大的吗?”


“要不是首都呢~”


阿秀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突然庆幸得很,“还好咱家两个,收红包能回来的多,要不过个年发红包都要发穷了。”


“也就孩子乐呵乐呵,你发出去的基本都能收回来,就是我们家没什么亲戚,这中间省了不少事。”顾一野指了指隔壁,“咱隔壁钱叔叔家,一家子二十多口人,红包来红包去的,有的烦了。”


想着都头疼,阿秀觉得人少也挺好呢。


大年初一,顾衡带着儿子儿媳还有孙子们去看亡妻,说起来也是不孝,出门十多年,都没回来给母亲扫过墓。


不过军人嘛,职业特殊。


小宝还小,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过大人让干嘛就干嘛,还是很乖的。


从大年初二开始,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拜年,都是顾衡的朋友的孩子,还有他的一些学生们,顾一野都陪着他一起招待了。


然后得空了,顾一野又要带着老婆孩子在大院拜一圈年。


到了这些叔伯家里,这么多年没见了,顾一野俨然成了香饽饽,每个人都要问问这些年的经历,以及对未来的打算。


“有没有想过回来发展啊?老顾年纪大了,他就你一个儿子,回来啊,对所有人都好。”


几乎每一位都这么劝顾一野。


“虽说你的根基在那个军区,但是郑源这个人可跟你合不来。他自己寒门出身,所以格外不喜欢你这种大院子弟。这人好做面子功夫,如果你非要在那,以后你要受得打压……还多着呢。”


顾一野能说什么,不能把话说太死,只说有机会的话会考虑。


这话再结合他这趟回来买房子的举动,这些人精就都明白他已经着手在准备了。


这年都不是白拜的,都是人脉,用不用得着两说,但本身就关系好,都打着以后互相照应的主意。


目前来看,顾一野是这个大院中子承父业后,干的最出色的,谁也不会傻到不搭理他。


除了工作,这些长辈也很关心顾一野的家庭,这种结合在军人当中并不少见,但过成什么样真不好说。


难免好奇心过盛了些。


不过见到阿秀本人后,他们就都放心了,明显是被丈夫宠爱的女人,而不是搭伙过日子那种相敬如冰的虚伪恩爱。


两个孩子更是养的好,老大虽不是亲生的,但长辈们都觉这个比老二更像顾一野,性子特别像小时候的顾一野,那老二跟老大比起来,真的只有长得像,然而乖宝宝在哪里都很受欢迎,显然教养上下了功夫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怎么人家的儿子那么会选老婆,有那么会养孩子呢?


自家的比起来,都是不肖子孙。

  

【求赞求推荐哇~老顾从南部军区卷到北京来了😎】

评论(11)

热度(10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