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19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一起社死叭!】

  

【梁友安回家向罗念大吐苦水,她体会到职场的冷酷无情,可她不会轻易认输。

  

另一边,宋三川把喝醉后一直嘟囔着“可惜可惜”的安从安置好,同一时间,梁友安已经上床准备休息,脑子却一直回想起宋三川挥舞羽毛球拍找感觉的画面。

  

想着想着,就开始用手机搜索“羽毛球转网球的可能性”,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随后又搜索网球运动员,看起击球集锦,不自觉的联想到宋三川打羽毛球的一些动作。

  

不能说一模一样,但也有个九成相似。

  

便又搜索——“羽毛球运动员能不能打网球?”

  

然而网友直接建议退役。

  

梁友安感到很扎心,丢开手机,拿起书看起来,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梁友安人走茶凉那个劲,引人无限感慨,也太现实了,好在她自个儿乐观,换寻常人,少说也得颓废好一阵子。

  

都说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可惜现场的众人除了梁友安和宋三川,都是外行人,看到这就不明白了。

  

“这明明都差不多,怎么还建议退役呢?会不会说话啊。”文帝没好气的嘀咕,“分明是见不得别人好。”

  

“就是就是!”五皇子声援。

  

宋三川忍不住科普,连说带比划,“不是说看着像就一样,这其中差别可大了,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反。虽然网球场面积差不多为羽毛球场面积的3倍,但是羽毛球单打奔跑的距离是网球的好几倍。总体说,羽毛球更耗费体力。”

  

“这样?”众人半信半疑。

  

“羽毛球所有的击球都伴随手腕发力,偏向小肌肉群发力,而网球则是用身体大肌肉群去控制发力,手腕发力动作很少,甚至要锁死,更注重全身发力。”

  

宋三川都可惜没带网球拍还有羽毛球拍和羽毛球,不然讲起来更具体,现在真的是空讲,太抽象了。

不过他带了网球,因为小呦呦挺喜欢玩球球的,出门怕她闹,就带了两三个。

  

于是,再一次的,网球被散发出去轮着玩了,宋三川给呦呦留了一个,其他两个就当白送给这群古人了。

  

小小的球,弹性惊人,文帝直呼神奇,忍不住又问,“这运动员就靠打比赛赢奖金生活?这些比赛的举办意义何在?既不能让百姓吃饱穿暖,又不能让政治清明……”

  

梁友安想了想,组织好语言后慢慢说道:“我们那个时代温饱问题不是国家的主要问题,选贤举能也有一套相对公平的机制。那俗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既然温饱问题解决了,自然要追求精神上的满足。”

  

这话倒不错。文帝和众大臣纷纷点头赞同,就可惜他们这会儿的百姓连吃饱喝足都难。

  

“我们那有奥运会,全地球两百个国家参与,但每个项目冠军只有一个。比赛决出一二三名之后,会场会升起前三名国家的国旗,但只会播放冠军所在国家的国歌,非要说意义的话,那就是国家荣誉高于一切吧。”

  

国家荣誉?

  

要说这个,王公大臣就都支棱起来了。

  

倘若能得第一的话,就代表打败了其他国家,还不费一兵一卒不流血,那种满足感……光想想都激动。

  

【梁友安熬夜翻看了国内几大网球俱乐部的资料,最后总结出俱乐部要想盈利,球员必须出成绩,梁友安连夜制定了球员的训练计划。

  

梁友安一早把自己的计划展示给王国超,王国超让她找球员和教练去说。

  

蒋焦焦让梁友安不要瞎折腾,做做样子就好了,其他球员也对梁友安的计划嗤之以鼻。

  

梁友安不甘心就此放弃,她想让宋三川转行打网球,带动球员们全力以赴打球,就拜托王国超去见一见宋三川。

  

王国超来到儿童体能馆,还以为潜力股是那群小屁孩,结果发现梁友安所说的小孩是宋三川这个“巨婴”。

  

王国超忍不住吐槽梁友安外行的离谱,劝她趁早死心。宋三川20岁的年纪太老了,根本闻所未闻,不可能转行成功。

  

但梁友安却非常乐观,直说,“就要他!”

  

王国超不看好没关系,梁友安亲自找宋三川谈,然而宋三川当面拒绝了梁友安的请求。

  

梁友安相信他能行,虽然以他的年纪来说还没有羽转网成功的先例,但梁友安却知道他从小喜欢网球,启蒙运动就是网球,只是迫于母亲的压力才学了羽毛球。

  

宋三川还是不松口,梁友安就告诉他,他之前体测的数据比大部分运动员都好,但宋三川觉得这是梁友安因为他退役而感到愧疚想拉他一把。

  

“我知道你有心结。你觉得你一直在被放弃,被妈妈放弃。被球队放弃,被羽毛球放弃,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比你多十岁的人生也差不多,根本没什么选择去。”

  

梁友安可以说是掏心挖肺的劝,效果也不错,宋三川明显态度软和了不少。

  

于是,梁友安再接再厉,“你知道吗?我下定决心从易速离开,就是因为我听了你说的那句“放弃有的时候就是比坚持更勇敢”,所以我走了。我不管别人的眼光耳语,加入网球俱乐部,也是因为你说的,人有很多害怕的事情,都是自己吓自己。”

  

说到这,梁友安低头轻笑一声。

“我还觉得很奇怪,那些在我完整价值体系里犹豫不决的事情,就是可以被你最简单直观的几句话打动。”

宋三川迷失在梁友安一句句因为你之中,不禁问她,“我说的话对你影响那么大吗?”

  

梁友安不躲不闪的对上他的视线,诚恳的回道:“我被打动的是你那些话里暗含的勇气,那是我从20岁到30岁比胶原蛋白流失的更快的东西。我也是第一次加入网球俱乐部当经理人。所以我很想邀请你跟我一起试试,万一我们做到了呢?毕竟网球场上永远都不会有18比18。”

  

宋三川被她的真情实感打动,态度不那么坚决冷硬,但依旧没有明确答应下来。

  

晚上,安从请宋三川喝酒吃烤鱼,趁机向他要生活费,宋三川早就准备好了,他不想再啃老。

  

宋三川早早就喝的小脸红扑扑,安从看出他心里有事,宋三川便说起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打网球,经常在打羽毛球之余背着母亲去打网球。不过被童鹿发现后,不仅被剪断网球拍,还被告知身为她童鹿的儿子,必须得靠羽毛球夺冠。

  

说完这些,宋三川顺势把自己打算“羽转网”的决定告诉安从,安从大惊失色,考虑到跟梁友安有关,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二十二岁,羽转网,这全世界体坛没有先例呀。”

  

然而宋三川却眼神坚定的对他说,“我就是先例!”】

  

“很狂啊~”梁友安撞了下宋三川的肩打趣他,不过看他尴尬的恨不得脚趾抠地的样子,又夸道,“不过还是帅的,我就喜欢你这么狂!”

  

搞体育,有实力的狂一点,那反而是魅力翻倍。

  

“我突然发现,自从退役,你这发型比之前帅多了,开始注意形象了?”

回看往事,梁友安突然发现很多之前被忽略的细节。

  

“时间多了,就有时间捯饬了。”宋三川摘掉呦呦的帽子,露出她那一头汗湿的小卷毛,“你看,这卷毛就遗传我了,一流汗就卷的不像样子,平时就不明显。”

  

小家伙抱不住了,闹着要下地,梁友安只好给她铺上爬爬垫,又把玩具拿出来,一家三口干脆都坐上面了。

  

小呦呦咬着奶嘴,欢快的手脚并用到处爬,累了就停下来坐着呼哧呼哧喘气,有时候奶嘴咬不住掉了,嘴角便滴着晶莹的哈喇子。

  

二公主夫妇离得近,时不时还逗她玩,实在是裹奶嘴的小宝宝太可爱了~

  

看宋三川被劝服,文帝等人非常的欣慰,自然也心疼小宋三川。


“这什么阿母啊……”文帝双标得很,“都是球,怎么非得羽毛球了。”

  

三公主和五公主齐齐翻白眼,她们也不想联姻,他这个父皇听进去了吗?还不是自顾自的利益。

  

太子也默默无语,他不想当太子,这父皇不也是压着他当。

  

还意思说童鹿。

  

“父母总喜欢把自己的梦想压在孩子身上,明明自己也做不到。”程少商说着还瞥了一眼萧元漪。

  

没错,说的就是她。

  

明明自己也没有贤良淑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家里什么事都要抓,却要求自己女儿温柔贤淑。

  

这才叫离谱。

  

“我哪里没做到了?”萧元漪不服气质问。

  

程少商有样学样拿她跟人比,“温柔贤淑,相夫教子,恭顺柔和,那还得看万伯母,万伯母就从没和万大母闹得不可开交,阿母您怎么就不知道好好学学呢?成天鸡飞狗跳的……万伯父官大不是没有原因的。”


万松柏和万萋萋一个摸胡子一个低头啃果子,就怕笑得太明显被发现。

  

而程家父子仨则是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生怕触了霉头挨骂。


就是说啊,萧元漪确实不如万夫人温柔贤淑……

  

萧元漪气的不停揉太阳穴,她总不能说自家君姑比不上万家大母明事理吧?但说实话,真的君姑是万大母那样的,她也不会这么恭顺,哪个妇人不想家里大权在握?跟婆母争权是必然的,是万家主母没有生儿子,没底气罢了。

  

【看他这笃定的眼神,安从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不想狂不过三秒,宋三川自己先垮了,忍不住问安从,“是不是有点狂了?”

  

安从用手比划着,委婉的回道:“些微有一点儿。”

  

宋三川尴尬的双手挠头……

  

“哎呀,你就当我长反骨了吧!别人越说我不行,我就越想证明给他们看!”宋三川破罐子破摔,“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到时候要实在不行,我就回来当,继续当这个儿童教练呗,这活儿也不差反正。”

  

“这话没毛病!”安从纯纯的捧哏。

  

“之前打羽毛球,是背负着别人的梦想,假装自己很有追求。”宋三川的眼神和语气越发坚定,“这回,我要给自己选条路,好坏都赖不着别人那种。”

  

安从看他决心已定,自然是无条件支持,举起酒杯给他打气,“得嘞,那啥也别说了,啊,想好了就干,咱猛着来!”】

  

程少商撑着下巴感慨,“这假爹可比亲爹亲妈靠谱多了。”

  

“是啊,无论宋三川干什么,他都支持,少了那份恭敬,但却像朋友一般,反而关系更融洽。”万萋萋自认为和父母没有不和,但却也羡慕得很。

  

萧元漪和程始总觉得程少商在内涵什么,但又没有证据。

  

“这是要为自己的梦想放手一搏了。”宣后欣慰道。

  

越妃点点头,举起例子,“这好理解,打羽毛球就像小三和驸马硬凑成对,打网球就是老二和驸马两情相悦。”

  

三公主倒也不反驳,“母妃您尽瞎说大实话。”

  

二公主则是和驸马相视一笑,眉眼之间尽是甜蜜和欢喜。

  

不过宣后觉得打羽毛球可以类比成她和文帝,打网球则是越妃和文帝……

  

“能遇到安从,估计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梁友安也羡慕啊。

  

她亲爹不靠谱,亲妈……又那个样子,最擅长泼冷水和扎心。

  

宋三川搂着她的肩低声说,“上辈子的福气换来安从,这辈子的福气换来你~”

  

听的一清二楚的武将凌不疑:“……”

五皇子呢?

  

要不把位置换回去?

  

【梁桃为掉粉的事焦心不已,因为梁友安曾经拜托明宇关照梁桃,明宇便来认识顺便关心一下梁桃。

梁桃便趁机提出去总裁办公室参观,明宇就带她去转了一圈,梁桃趁明宇下楼拿东西之际拍了很多照片在社交账号上大肆炫耀,自诩是总裁助理。

  

蒋焦焦从梁桃拍的照片里认出那是蒋杰的办公室,就悄悄去梁桃的直播间,故意取网名叫“我爱吃桃”,在直播间里讽刺打击梁桃,结果却被网友们误以为是一对儿,甚至磕起了他俩的cp,直呼甜蜜~

  

宋三川正式到网球俱乐部报道,梁友安带他四处参观了一圈,给他简单介绍了工作,说明了工资,宋三川满口答应。

  

谈妥后,梁友安就带着宋三川跟球员们认识,说他做球场支持,并且兼顾一些杂活儿,陈哲直说是打杂的。

  

梁友安又当众宣布了宋三川羽转网的事,让球员们随便虐他,三个月以后让球员们投票决定他的去和留。

  

蒋焦焦来找梁友安问责,让她把宋三川赶走,一口一个货货的非常没礼貌,听的梁友安很不舒服,便对他反唇相讥,嘲讽他凭借父亲蒋杰在俱乐部为所欲为。

  

蒋焦焦就烦听这个,没好气的对她道:“你少拿我爸压我!”

  

梁友安不欲多扯,就直白的质问他,“那行,那你告诉我,你这么舒舒服服的在这个俱乐部里面,不用出成绩,让所有人围着你转,不是因为你爸吗?”

  

蒋焦焦立马反驳,“当然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梁友安追问。

  

蒋焦焦反手指着自己,相当自信且毫不犹豫的回道:“因为我有人格魅力!”

  

梁友安一下没憋住,瞬间露出侮辱性极强的笑。】

  

别说梁友安了,所有人都笑了。

  

宋三川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这笑,直接把侮辱性拉满。”

  

虽然经历过一次了,但这会儿重看,梁友安还是忍不住笑,“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小呦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周围人都在笑,也跟着笑,两颗小米牙,晶莹的哈喇子往下滴。

  

越妃瞥了眼三皇子,意有所指道:“这些公子哥,都那么没数,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靠爹还以为自己靠什么?”

  

皇子们:“……”

  

公主们:“……”

  

文帝瞥一眼老实多了的孩子们,心里得意。

  

“这个蒋焦焦看着讨厌,但其实就对网球是一片赤子之心,比起金翌,好太多了。”凌不疑评价道。

  

梁邱飞点头,“少主公说的是,金翌人品有问题,蒋焦焦就是被宠坏了的公子哥,涉世未深,嘴上厉害罢了。”

  

“焦焦后面跟我可好了,还是我连襟呢。”宋三川提前剧透。

  

有阅历的都看得出蒋焦焦本性不坏,甚至说得上纯良,压根不像蒋杰那种人精的儿子,但是年轻的公子女娘却觉得这人够讨厌。

  

“一个男子,竟然叫焦焦,娇娇……”裕昌郡主早就想吐槽了,“那边取名字那么随意的吗?”

  

汝阳老王妃也嫌弃得很,“是啊,家中也算是略有薄产,怎么这么不讲究。”

  

自己妹夫自己护,梁友安没好气的怼,“两位的名字是有多高级,说来听听?”

  

裕昌郡主本名女莹,莹者,玉色光洁,寓意美好,作为女子名很普通,没多高级呢,而汝阳老王妃之前就是农妇,根本没名字,家里从二,一直二丫二丫的被叫,土到不能更土。

  

还真没什么值得嘚瑟的。

  

汝阳老王妃说不过人就会一哭二闹三上吊,“陛下,您就看着抚养你长大的叔母这么被不敬吗?我……”

  

文帝只觉得丢人,但他是绝不能动这两个后世之人的,只能撇开眼当看不见。

  

宋三川却不耐烦这种倚老卖老的,“你少来这套,给谁摆谱呢,你也就现在嘚瑟嘚瑟,就你这样身份的,放我们建国那会儿,是要被拉大街上游行批斗吐口水的,关进牛棚只配和畜生住。”

  

???

  

也顾不上汝阳老王妃了,文帝坐不住,连忙追问,“为什么!世家皇族,怎么还被这么糟蹋呢?”

  

“我们那没有帝王皇族,祖上有这背景的都叫封建余孽,你们这些只占总人口百分之一的人,却掌握着社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地财富,不搞你们,怎么让百姓拥有田地富裕起来。”

  

小越侯不服,“那也不能一杆子打死一船人呀!”

  

谁不想子子孙孙顺遂一生,富裕无忧呢?

  

“你们谁能保证自己手中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即使你们保证了,那又如何保证你们的后代也干干净净?资本的积累都是血淋淋的。不要以为拿点钱出来做好事搏个好名声就能洗白,殊不知往前几代是如何像水蛭一样,将平头百姓吸的白骨累累。”

  

梁友安自然也知道那个年代其实一言难尽,但道理是这个道理。

  

“总之呢,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谁敢保证这个?本来就都不干净,更别提后代了。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蔫蔫的。

  

【梁友安不想多扯,只说让蒋焦焦和宋三川公平竞争,三个月以后见分晓。

  

蒋杰因为网球俱乐部的事得到解决,心情特别好,家宴上和陈可喝起酒来。

  

蒋焦焦却向蒋杰发难,质疑他把梁友安撵到网球俱乐部就是为了招新助理,顺便搞黄俱乐部。

  

蒋杰今天本来心情很不错,结果被蒋焦焦搞得一团糟,父子俩一言不合,吵得不可开交。

  

陈可气得大发雷霆,赌气要把一周一次的家庭聚餐取消。她从早起就买菜准备,自己忙活了一整天,就想全家人吃个团圆饭,可每周都吃一肚子气。

  

这顿饭只有她一个人当回事,蒋杰和蒋焦焦都当完成任务似的,索性这个过场就别走了。

  

蒋杰心里过意不去,连连向陈可赔礼道歉,蒋焦焦也拼命讨好陈可,装模作样和蒋杰握手言和。

  

宋三川每天早早来到俱乐部,他把训练场打扫得干干净净,把仓库清点一遍,清洗饮水机,修理破旧的网,坏掉的桌子也修好,向梁友安详细汇报了场地的损坏程度……

  

他承包了所有的脏活累活,王国超带着球员训练,宋三川跟在他身边学习,梁友安全看在眼里。

  

安排场地预约,给球拍穿线,给球员做理疗……什么活儿都找他干。

  

蒋焦焦观察宋三川好几天,趁着理疗的时候警告宋三川趁早离开,不要痴想妄想做网球队员。梁友安听到蒋焦焦的话,劝宋三川不要放在心上,宋三川根本不在乎,想三个月以后让他们刮目相看。

  

从那天开始,宋三川在干杂活儿的时候偷偷学习队员们的发球技巧,助教看见了就把他叫过来和孩子们一起学习基础动作。

  

就这样……他除了完成每天的工作,天天晚上加班加点训练,不到两周时间,宋三川已经渐渐掌握了其中要领。

蒋焦焦一有时间就去梁桃的公众号留言,大肆诋毁她的人品,梁桃细细盘问才知道他是蒋杰的儿子。

  

王国超发现宋三川会发球,就把他叫到跟前来,让他发几个球看看。

结果宋三川发的有模有样,惊呆了陈哲和蒋焦焦。王国超也对他刮目相看,助教说队里人给他取外号叫“人肉发球机”。

  

梁友安把宋三川的训练表给王国超教练看,教练都被他的努力吓到了。梁友安说宋三川能在俱乐部里点燃一把火,让所有人都燃起来。

陈哲看出宋三川是个狠人,就劝蒋焦焦不要和他较劲,蒋焦焦不服气,他认为宋三川就是表演型人格。还冲了陈哲一顿,陈哲无辜又无语。

  

陈哲闲得无聊,自称自己自小就有一颗锄强扶弱的心,主动教宋三川网球,宋三川自然求之不得,他学得很认真,练得很卖力气。

  

得知宋三川在羽毛球队一天练八九个小时,陈哲佩服之余,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陈可的遭遇让许多妇人都感同身受,但除了哀叹又能怎么样?她们可不敢像陈可那样大发雷霆,只能忍着受着。

  

梁友安则是和宋三川感慨,还好陈可果断离了,不然早晚抑郁症复发,万一想不开就完蛋了。

  

宋三川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也说离的好。

  

不过看到宋三川大早上六点就上班,梁友安真的忍不住慨叹,“六千真的给少了,老板就喜欢你这样的打工人,还提早上班!”

  

“交不起训练费会员费,就得勤快点早点干完活儿,不然哪有时间偷师?”宋三川开起自己的玩笑。

  

其余人看到宋三川虽然辛苦却顺利的扎根下来,都松了口气。

  

在看到助教还有陈哲主动教他,更是觉得辛苦都是值得的。

  

“这个俱乐部里的人都挺好的,蒋焦焦也就是嘴毒,其实没做什么,其他人更别说了,相处的真不错。”文帝说完就询问两个老婆的意思,想听听她们的想法。

  

宣后文绉绉的说,“羽毛球队就像残阳,而这个网球俱乐部宛若旭日。”

“网球俱乐部的人虽然不上进,但心都不坏,而羽毛球队的那些人,为了成绩不择手段,金翌那些人一直都针对宋三川,无形中加重了让他的心结,可以说从根上就烂了。”越妃就说大白话,一语中的。

  

太子三皇子等人都赞同越妃的话。

“之前看羽毛球队那些人就来气,这边的看着就开心。”梁邱飞美滋滋的。

  

万萋萋再一次表白陈哲,长得帅,心地又好~

  

“脾气也很好~”程少商又有点想起楼垚了,都是相处起来让人感到很舒适的人。

  

万松柏特别喜欢陈哲,直说,“这个陈哲不管当儿子还是当女婿,都合适。”

  

“这个宋三川被他阿母耽误了,如此有天赋,要是从小学网球,早就功成名就了。”萧元漪感慨道。

  

这倒是难得中听的话,惹得程少商有些怀疑人生。

  

之前她不还说童鹿是为了宋三川好吗?

  

大约是情绪外露明显,萧元漪察觉到了,忍不住瞪她。

  

程少商:“……”

  

你打脸你还有理?

  

【求赞求推荐哇~我没有弃坑,只是暑假熊孩子霸占了iPad,不方便写~总算写到了第10集😭离21集还有11集!】

评论(14)

热度(6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