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61

这个年过得两个孩子口袋鼓鼓,红包真的收了不少。


小宝是傻乎乎刚拿到手就给阿秀了,倒是小飞,一直问阿秀之前给他攒的压岁钱在哪呢。


然而再怎么反抗,压岁钱也逃不了进入老母亲口袋的命运。


阿秀可理直气壮了,毕竟为了这俩小兔崽子买了房子,几十万花出去了,还背了一身的债,哪怕按时还贷没什么压力,但总归心里是不舒服的。


中国人嘛,身上背了债就是很难受。


房子定下来之后,顾一野抽空和小飞谈了谈,为了上学的事。


现在是97年的新年,再过两三个月,到了五月份,小飞就要过12周岁的生日了,暑假就要面临小升初。


顾一野想让他初中就转到北京上,有户籍,这学校他可以拜托发小找关系,但是进去能入什么班,还得靠他自己的入学成绩。


而北京和广东的教材不一样,总体可能大差不差,但细节也很重要,要想有个好成绩,就决定在这些细节上。


所以他是想过完年就让小飞带着北京的教材自学,再配套一些这边的卷子,暑假再给他找老师集中补习,不说成绩多好,但应该也不会太差。


“过两年打算回北京发展,但那会儿你都要中考了,再转学不合适,所以打算让你先回来,不能耽误学习。”


小飞本也打算考出八月镇的,班主任也找阿秀聊过了,建议他试试考市里的重点中学,成绩应该没问题,就是到时候离家远,如果不跟着搬家,就需要寄宿了。


都是要离开家的,在哪寄宿不是寄宿,而且北京这边的学校肯定比市里那个要好,干嘛不同意?


辛苦什么的……学霸哪有不辛苦的?


想清楚了,小飞就满口答应下来,又问顾一野,“那我在这是寄宿还是跟爷爷住?”


“这一两年先寄宿,放假了爷爷会接你回来,等爸爸妈妈回北京了,到时候再走读。”


顾衡还没退休,自己也有工作,而保姆又在广东帮他们带小宝,这边如果走读的话,上下学通勤的问题倒是不担心,一日三餐是个问题,所以综合起来还是寄宿比较合适。


当然这是顾一野的想法,说完自己的想法后他又问小飞的意见,“如果你要走读也没问题,就是早晚餐估计都得在外面解决,不过大院外面那么多店,你要不嫌腻也无所谓,钱不是问题。”


这几天早餐都吃腻了的小飞连忙道,“那我还是寄宿吧,还能多点时间学习呢。”


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赵哲很给力,顾一野刚和他说完第二天,他就让顾一野领着小飞去他家,谁是可以给做个小测验看看水平。


原来他小舅子就在教育体系里,虽然不是海淀区教育局的,但认识那边的人啊,弄来相关的试卷不是问题。


有成绩作参考,找人也有底气。


就这样,小飞出门去别人家考了个试,还是一对一监考那种。


成绩出乎意料的很不错,在北京也能算是优等生,但离拔尖还有一定的水准。


“毕竟教材不一样,这也正常,等暑假集中提个优,不会差的。”赵哲的小舅子吴建军很乐观,一边看错题一边安抚着急的顾一野,还不忘感慨,“广东不愧是高考大省,那边的优等生放在哪都不差啊……不是我看不起咱北京,而是江苏山东广东这些高考大省都不屑做咱北京卷,但没办法呀,教育环境就这样,人家几十万人争,咱这几万人争,卷的再厉害也就几万人。”


顾一野看着这成绩很满意了,当爹的笑的合不拢嘴,“那照你这么说我高三把他转过来不是更妥帖?”


“这就不值当了,两个地方高考政策都不一样,孩子万一不适应,到时候得不偿失。”吴建军听出来顾一野是随口一提没认真,但他依旧不放心,“上学也不仅仅是学习,学校也是小社会,高三再来那多难融入,高中大学的同学有不少都能成以后的人脉。最迟最迟,高一就得转过来,三年时间准备,最妥帖。”


顾一野也就是随口一说,哪能真的等到高三,难道一家人都在北京,独独把孩子扔广东上学吗?


不可能的。


根据小飞的成绩,吴建军给列了一份书单,还准备了一沓卷子,都是历年小升初的真题,应试教育多做题肯定是没错的。


可以说这个忙帮的很到位了,顾一野当晚就请人吃饭。


喜获一沓卷子的小飞:“……”


一家四口走之前特意去天#安门看了升旗,这就是中国人的仪式感。


要不是这个天还有时间不适合,大小还得去参观故宫,再爬个长城。


然而赶着年关,事儿太多了,这些只能放到暑假再说了。


小飞要转学,暑假肯定是得回北京的,到时候大概率是阿秀带着两个孩子回来,顾一野的话……得看了。


大包小包得来,本来觉得带来的东西都卸下来了,回去能轻松点,结果收拾完之后……回去的包裹反而更多了?


好在有顾一野,不然真的要抓瞎。


回去之后,一家人都陷入了忙碌,学习的学习,出任务的出任务,搞事业的搞事业。


时间在忙碌中飞逝~


因为房子的事,阿秀又单独回了北京两趟,顾一野没空,她作为配偶处理这些最合适。


第一趟回去是为了房产证和户口,顺便还找了装修团队,打算把房子简单的翻新一下。


第二趟回去是装修好了验收的,再把房子挂出去出租,钥匙给了顾衡,签合同什么的也都全权托付给顾衡。


因为房子是新装的,一挂出去就好多人要租,顾衡挑挑拣拣选了一家人租,孩子来这上高中,父母陪读来了,一口气签了三年。


主打一个稳定以及省事。


顾衡的门面也租出去了,这玩意稳定不稳定无所谓,反正租了就要给钱,违约还得赔钱,总的来说他也不缺钱,所以耽误不耽误无所谓,主要是租户不能事儿多,必须要顺眼。


小飞暑假的时候顺利转学到清华附中,进校是找了关系的,但分班那是他自己考的,不得不说,很给顾一野和阿秀长脸。


当然,顾衡脸上也倍儿有光,清华附中哎,那可是重点中学,毫不夸张的说,已经迈进大学一只脚了。


这学校可不好进,更何况还是重点班,这不是花钱就能进的了的。


顾衡记得大院里也有孩子今年小升初考这个学校的,不过落榜了,差三分,家里找了关系,结果说是一万块一分,这会儿家里正纠结呢。


不是拿不出钱,而是进去了也是当凤尾,相比起另一所学校不花钱还可以当鸡头……自然要好好考虑。


最后还是选择进了次一等的初中,打算这三年好好努力,中考再战。


因为这,顾衡最近都是绕着那老朋友走的。


无他,那老朋友总喜欢拉着他一起纠结,总要问他意见,那话里的酸和不甘心,隔着两条街都能闻到。


“不就三万块嘛,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必须要上呀!”


“三分而已,就是做题粗心了,不能说明什么的,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要是差个五分八分十分,我都不带劝你的,三分而已,不上可惜了。”


反正顾衡就是劝老朋友花钱了事,顺毛捋~那他要说不上,人心里肯定嘀咕他不安好心,谁让他大孙子考上了呢。


哎,心好累,但是也很爽。


难怪都喜欢秀孙子,这感觉真不是一般的酸爽~


而顾一野这边,毫不意外的,陈大山还是如上一世一样,往红一营塞人了,还是那个于思哲。


趁着炮连二排排长陈建出去参加集训的机会,直接空降成代理排长。


顾一野差点被气笑了,不过他没像上辈子一样莽着要把人退回去,而是让炮连的郑连长去探望战友的时候,带于思哲一起去晃了一圈,让他看看那些炮连里缺胳膊断腿的伤兵。


果然,都不用他硬刚陈大山,这怂包自己被吓得不清,跑回去找爹闹着要调离炮连,受伤他不怕,退役也不怕,就怕缺胳膊少腿,这以后还怎么活?


陈大山好说歹说炮连立功快,但于思哲死活不愿意,于爹也怕独生子残疾了,就给他施压。


那能怎么办?既然拿了钱,那就只能办事,陈大山只好给他调到了支援保障连去了。


这地方算是半个后勤,相对的安全些。


陈大山也不是完全的傻子,好好的怎么就闹这出?稍微一调查就推测出背后的推手顾一野。


下调令的时候,陈大山明示暗示敲打顾一野,然而他都无视了。


拿了钱就得有拿钱的样子,谁还不是为了于思哲“好”呢?就看于思哲觉得谁是真心为他好,金主总是有任性的权利。


顾一野就要让有些人拿了钱却落不到好。

  

【求赞求推荐哇~准备完结收尾ing~然而这个flag已经立了很久了😆】

  

评论(10)

热度(6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