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62.

陈大山自那以后就一直有意打压顾一野,并且总是意图找他的事儿,偏顾一野小心谨慎,没错处给他抓。


两人隔空拉锯了小半年,谁也没占着便宜,等到了98年初,顾一野着手开始给多个部门写举报信,每个月都要写一封,还附带证据,不过不是他贪污受贿的证据,而是指他接受捐款后把商人儿子空降连队里当排长,还多次无故抹除那个商人儿子处分。


郑源那边大约是收到了消息,陈大山着实老实了一阵。


等到了六月份中旬,因为洞庭湖、鄱阳湖连降暴雨,长江流域爆发了特大洪灾,谁也没心思再扯,部队接到通知出发去抗洪救灾。


当时已经放暑假了,阿秀就带着一家老小回了北京,一方面去大医院给张妈做个体检,另一方面也是顺便旅游了。


家里没人,顾一野就住部队宿舍了,通知下来后,他就给北京的家里打个电话告知最新的动向,随后就出发了。


这下阿秀哪里还有心思玩,急得每天都紧盯新闻和报纸,关注救灾进展。


黄天威伤残那事的节点已经过去,这次于思哲要跟着一起抗洪,人在身边,顾一野自己亲自看着放心的多,目前他一心惦记着高粱这次救灾重伤瘫痪的事。


本来高粱和江南征都快结婚了,新房子也批下来了,就差领证了,这段时间也该休假,但他一听到要救灾,又跑回去主动要求参与。


秦汉勇好说歹说劝不动,只能由着他了。


特战大队和红一营其实在一处作业,就是分包的工作不同。


顾一野多活了一辈子,上辈子部队内部开了经验总结会,他个人也查了很多资料,也找相关专家了解过。更别说,专家们逮着这次特大洪水出了不知道多少新闻稿还有论文。


救灾的时候,顾一野把他记得的一些建议和当地的县长提了提,因为太专业了,倒真的反馈给了专家组,有些被采纳了,有些没有。


科学家洛伦兹说过,一只蝴蝶在巴西振动翅膀,会在德克萨斯引起龙卷风。


这次管涌提前就堵住了,虽然炸水库的任务依旧来了,但危险性降低了很多。


高粱依旧把自己安排到最深水位的任务点,姜卫星要陪他一起下去,但高粱以他有家人并且上面需要有人留下来指挥为由拒绝了。


“那我陪你下去。”顾一野说道。


高粱连忙阻止他,“你开什么玩笑?你要是出事了,阿秀和两个孩子怎么办?”


顾一野对姜卫星使个眼色,“要么我陪你下去,要么卫星陪你下去,你总得选一个,指挥这事,我们当中谁都可以。”


“对!”姜卫星立马打起配合,“你看我还没孩子,我也有兄弟姐妹,就我吧,老顾独生子不说,俩孩子呢。”


高粱根本没有选择,只能让姜卫星跟自己一起,但鉴于姜卫星根本没接受过泅水训练,所以顾一野安排他在水库口保存体力,等待接应高粱。


上辈子高粱就是在这因为水压太大被吸住的,但其实也和他在水下过久没有体力对抗的原因。


这次高粱虽然受伤不停的流鼻血,但好在情况没上辈子那么危险,那个因为水压大而内脏破裂牺牲的小战士也保住了命。


救完灾,顾一野整个人瘦了一圈,胡子拉碴,阿秀直说他老了好几岁。


因为救灾中提出了许多好建议,专家组重点点名夸他,再加上任务完成的好,表现优异,顾一野这次救灾得了个二等功。


跟高粱一起下水的战士也都得了三等功,高粱地方最危险,再加上他是销假主动抗洪救灾,也被评为了二等功。


都是拿命搏的前程,偏陈大山被商人催急了,孩子进部队一年多了一点军功都没有,那只能催这个拿钱的人。


陈大山剑走偏锋,要在这上面弄虚作假,意图让于思哲顶替他那个连另一个排长的三等功。


顾一野作为营长,当然不会答应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种事,说什么就是不同意。


部队是个很讲究直属领导的地方,同一件事越级处理行得通,但产生的影响会很恶劣,没有人喜欢底下人越级办事,一个两个要是都这么干,长此以往,还怎么得了?


所以哪怕陈大山交代下去了,可走起流程来,顾一野卡在这,他还真拿这没办法。尤其是顾一野不仅没犯错,还刚立了功,被上头点名关注的这个档口。


气的陈大山把顾一野叫到办公室破口大骂,可以说整层楼的人都听见了。


原本因为二等功,顾一野提前升衔到中校,按理说该升职副团或者代团了,但因为陈大山有意打压,这事儿便也一直没声儿。


团长李少兵为此劝顾一野不要这么直,自己的前程更重要。他是真的爱惜顾一野这个人才,怕他这么莽着来会毁了自个儿大好的前程。


顾一野也不回嘴,只是把他之前查到的贪污受贿证据甩陈大山脸上,当然是复印件。


“这世上的事,只要做过就会留下痕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说这次郑源还会不会保你?”


陈大山哪里会知道顾一野证据这么多,绝对足够他上军事法庭的程度,一下子给吓得瘫坐在椅子上。


“不对,应该问,郑源这次还保不保得住你。”


顾一野废话不给他多说,连军礼都没敬就走了,这种丢了初心的军人,根本配不上得到尊敬。


顾一野的举报信从小打小闹到真枪实弹,证据也越发的充足,引起了军区司令和另外两位军长的注意。


那两位军长和郑源都是竞争下一任司令的对手,这会儿自然不会无动于衷。


下去一个陈大山,作为郑源嫡系,郑源也跑不了被调查,他自己都是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那些想上位的副军长还不使劲扯后腿?到时候哪有空扯这些,那个师长的坑自然又可以塞人了不是?


在那两位军长的推动下,迅速成立了调查小组,因为牵扯到抗洪救灾的军功,陈大山这事儿闹得很大。


几十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为了救灾牺牲了多少军人,陈大山在这上面动手,根本就是惹了众怒。想要如上一世那样平稳的提前退休根本是天方夜谭,而是被送上了军事法庭,因为数额不算大,只判了几年有期徒刑。


至于顾一野,被压下的升职又还回来了,成了700团的代团长,只要过了审核期就是团长。原团长李少兵则是在郑源的力保之下成了234师的副师长,师长的职位是其他军区空降过来的。


这一出整的,聪明人都知道顾一野有关。


陈大山打压顾一野的事整个军区都知道,他现在被拉下马,高粱自然为顾一野叫好,但问题就在于,陈大山的事影响到了郑源。


郑源是谁?


高粱的老丈人。


是了,因为这辈子没有瘫痪,高粱和江南征已经顺利结婚了,这一家子自然是一荣俱荣,最近高粱难免被指指点点。


顾一野这么做有错吗?


他们都是抗洪救灾活下来的,冒领军功谁听了不愤慨?陈大山也确实做错了,但现实就是如此,没有错,但心里会有疙瘩。


起码江南征就是如此,她觉得郑源是无辜的,被牵连很冤枉。事发第一时间,就跑来质问顾一野,为什么这么做。


顾一野给她的理直气壮给整得怀疑起自己来,难道错的是他顾一野?


那自然不是。


“我不这么做的话,小战士的三等功就没了,你知道三等功对他这样没有背景的义务兵来说多重要吗?”说到这,顾一野也不怕把人得罪狠了,直白且现实的点明,“我不否认你优秀,但也没优秀到每次升职进修都能让人发自内心的让你的地步吧?也幸亏你上进,让这一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但不管你认不认,你都要记清楚,不是每个军人都有一位当军长的爸爸。”


高粱就是在这时候赶来的,在江南征和顾一野之前,他永远偏向江南征。


“顾骡子,你这么说就太过分了!南征她只是担心她父亲!”


“我过分?”顾一野气笑了,“他默许甚至纵容陈大山打压我的时候,怎么没说陈大山过分?我要是不反抗的话,现在跑不了被迫停职甚至转业,那我问你,我为什么要拿我的前途去给他的贪婪买单?”


高粱和江南征被问愣住了。


“郑源军长有没有其他问题我不知道,但他的默许和纵容助长了这种歪风邪气,这难道不是错吗?”


这夫妻俩被他质问的脸红,高粱面露难色对他道:“这种情况很多,管不过来的。”


“我不管别的营,别的团,别的师,别的军区怎么样,起码我手下的兵,绝不能被这么糟蹋。”


话说到这个地步,高粱和江南征也无话可说。


郑源站的太高,看不到下面士兵的痛苦……


陈大山落马事件一直持续到98年底才算彻底结束,期间顾一野把八月镇这边的房子处理卖了,还接受了北京军区抛来的橄榄枝,平调到陆军石家庄驻地。


与北京离得不算远,开车不到四个小时,不耽误每周回家,今年火车大提速,坐火车只要两个多小时,无论他回北京还是阿秀来石家庄驻地,都很方便。


不想每次老婆孩子来都住招待所,顾一野就申请了家属院的住房,代团长分房随团长级别,可以分个三室的房子,家具都有统一的配置,拎包入住就行。


那边该准备的都好了,顾一野就等过完年去上任。


知道他要走了,高粱几个找他喝了好几次散伙酒,挽留的话都没说。


谁都知道顾一野留在这,这个“代”就可能摘不掉了,毕竟郑源还在这个军区呢。可能过些年他就会像宋建设一样,被抓住错处了以后被调到后勤部门养老。


人往高处走,这是好事。

  

【求赞求推荐啊~PS:谁有脑洞或者想看的设定啊?这本完结准备开新的野秀文👀】

  

评论(11)

热度(91)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