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1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一起社死叭!】


古人如何没脸不关宋三川和梁友安的事,毕竟他们也不是这儿的人,刚来这边不久他们就跟幻听一样,有人告诉他们看完就能回去,要不他们也不能在这安安分分坐着。


梁友安小声问宋三川,“哎,你们男人应该很愿意留在这吧,可以合法三妻四妾哎。”


“开什么玩笑,没电没网没空调没车,吃菜吃水果还要看季节,哪里比现代好了?我宁愿打光棍也不要在这落后的古代。”宋三川疯狂拒绝,抱紧女儿小呦呦,嫌弃之意不加掩饰。


梁友安啧啧两声,“这些都无所谓,问题是这边连卫生巾都没有,这个我不能忍。”


凌不疑和二公主满头问号,好多东西他们都不懂呢,这个卫生巾是何物?听起来好重要啊!


【从那天开始,蒋焦焦就开始和宋三川暗暗较劲,宋三川训练他也训练,宋三川锻炼他也一起,不仅一起,还一定要比他训练量重,他们互不相让,都铆足了劲争一口气。


陈哲和代奕受此影响,也主动增加了训练时间和强度,王国超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年纪大了有点力不从心,便主动提出辞职。


王国超坦言他本想在网球俱乐部舒舒服服养老,没想到梁友安大刀阔斧进行改变,他老了折腾不动,梁友安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并且承认她在物色新的教练,这让他有点难过,可真当梁友安客气两句了,他又觉得这样更不舒服。


梁友安觉得王国超的训练方法和理念都过时了,可还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她找到训练后拿水管子冲凉的宋三川,问了下他的近况,顺便诉说心中的郁闷,宋三川惊讶了一瞬后却支持她的决定,梁友安这才稍稍释怀。


蒋焦焦认定梁友安把王国超赶走了,他要去找梁友安算账。王国超赶紧拦住他,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告诉蒋焦焦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顶不住了主动要走的。作为蒋焦焦的启蒙教练,王国超鼓励他以后好好打球,劝他跟着梁友安好好干,假以时日肯定出成绩。


但蒋焦焦却不愿意听,认为王国超这个岁数不好找工作,老了没有保障。王国超又劝了几句,就提出想和蒋焦焦打最后一场球,上了场却心里打鼓,谁知宋三川却把训练场的灯关闭替他解围。王国超松了口气,蒋焦焦却气得咬牙切齿。


梁桃去孵化公司应聘做网红主播,主管对她的外形很满意,提醒她不要因为小小的污点影响前途,梁桃想起蒋焦焦这个黑粉,她约蒋焦焦见面和解。蒋焦焦正因为王国超离职闹情绪,逃避训练躲家里颓废,便答应和梁桃见面,还让梁桃带上直播设备。


蒋焦焦把梁桃约到一家瑜伽馆,让她跟着教练学习空中瑜伽,还要现场直播全过程。


梁桃从来没有练过空中瑜伽,她始终找不到感觉,出了很多洋相,蒋焦焦通过直播观看她的窘况,开心地合不拢嘴。】


别说蒋焦焦了,宋三川梁友安都要笑出猪叫声了,古人们也都笑的不行。


“这妥妥的淘宝买家秀和卖家秀啊。”梁友安指着梁桃给呦呦看,“宝宝,快看,小姨练瑜伽呢。”


小呦呦有段时间没见梁桃了,哪里还记得住她,并没什么反应,忙着和磨牙棒较劲呢,口水糊了满手。


宋三川给她换了只手,边拿纸巾擦那只有着五个肉窝窝的小胖手,边吐槽,“别说小资生活主播了,这纯粹的搞笑女主播。”


对于空中瑜伽越妃没什么感觉,倒是对健身那段很满意,“两个小伙子身段都不错啊~”


文帝想当然醋了,瞥一眼偷笑的宣后,忍不住低声喊,“阿恒!”


五皇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边笑边说,“别看梁桃这瑜伽做的和老师完全不一样,但是身材不错,肚子上还有腹肌呢。”


许多妇人们和女娘则是感慨瑜伽老师的身段和技能,在空中都能做这些动作。


“你们操练用的这些东西都是什么?都有什么用?”


这可是宋三川的专业了,巴拉巴拉跟凌不疑说个不停。


梁邱飞也凑热闹,没事插两句话,他好奇得紧。


万萋萋可惜的很,“哎,这次怎么没脱了衣服训练啊!”


“万十三,要点脸吧!”程颂又气又酸。


万萋萋见亲爹万松柏没有黑脸,底气瞬间更足了,“你这是嫉妒人家身材比你好吧,别说宋三川了,蒋焦焦你都比不过吧。”


【宋三川给打印机补纸,吐槽梁友安再怎么摁计算器也变不出钱来。梁友安趁机跟他抱怨,说自己连夜给张岩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邀请函,然而张岩很冷漠的坚持年薪一百万,可梁友安没有那么多钱。


可想着想着,梁友安灵机一动想出一个好办法,想为队员申请一个参加易速新财年誓师大会的资格,为俱乐部挣点钱,蒋焦焦等富二代对此不感兴趣,都不打算参加,只有宋三川答应陪梁友安去参加。


梁友安还以为他有什么才艺可以展示,谁知道并没有,这让她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俱乐部,绝对是因为上辈子做了孽。


梁友安盛装出席易速的新财年誓师大会,这是公司各部门申请预算的好机会,蒋杰知道她是来要钱的,觉得太丢人了,劝她趁早离开。可梁友安根本不听,表示她拿不到钱不会走的。高力故意把梁友安叫到高董事长身边,梁友安说明来意。


梁友安向高董事长申请预算,高力在一旁说风凉话,故意透露蒋焦焦就在网球俱乐部,想让梁友安和蒋杰难堪。


不过梁友安却立马澄清此事,表示是高董事长酷爱打网球,才成立了网球俱乐部,蒋杰为了让蒋焦焦升学加分,选择易速的网球俱乐部也是无可厚非的。


高力让梁友安喝酒表示诚意,梁友安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她刚想再喝第二杯,宋三川及时赶来为梁友安挡酒,高董事长对宋三川赞赏有加,让在座的人都干了杯中酒,梁友安趁机把宋三川叫走,高力气得咬牙切齿。


宴会最刺激的环节是抽奖,高董事长答应满足胜利者一个愿望。梁友安跃跃欲试,她为网球俱乐部申请参赛资格,宋三川主动替她上台做游戏,最后只剩下宋三川和另外一个员工,梁友安对宋三川很有信心,可高力却突然站出来,让他的司机和宋三川争夺第一名。


高力的司机人高马大,满身横肉,梁友安为宋三川捏了一把汗。比赛开始,宋三川和司机互不相让,司机凭借蛮力把宋三川死死抱住,宋三川拼命挣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稳坐第一名,梁友安才松了一口气。


高董事长答应满足梁友安一个愿望,梁友安当众想高董事长申请增加预算,保证网球俱乐部明年不会垫底,高董事长满口答应,还承诺以后按季度给钱。


梁友安和宋三川一起来找财务主管李姐,李姐借口不符合流程,但梁友安知道这之间是有操作空间的,就使劲的软磨硬泡。宋三川配合她出卖美色,一口一个甜甜的姐姐喊着李姐,把李姐哄得昏头转向,李姐纠缠不过,总算答应马上给她钱。】


噫惹~


文帝调侃的瞥向宋三川和梁友安,非常能理解的感慨,“为了钱,牺牲都不小啊。”


想当初,他为了老乾安王的兵马,把自己都卖了,虽然宣后是无可挑剔的贤妻良母,作为男子来说他也没亏到哪去,但总归还是被逼的。


梁友安摆摆手,轻松道:“喝两杯酒,拍马屁罢了,这找人伸手要钱,就是要当自己是孙子,等缓过来了,就轮到他给我当孙子了。”


可不就是这个理?


宋三川自闭中,这对他来说完全是黑历史!!!


“这就是传说中的美男计?”凌不疑没眼看,毕竟那张脸和自己一样,他总觉得怪怪的。


宋三川冷着脸不搭理,专心给小呦呦擦口水,坚决不理这些奇怪的眼神。


“这李姐就这样在一声声姐姐中迷失自我。”越妃嫌弃的瞥一眼身边的文帝,她当初怎么就看上个这么老的?


文帝:“……”


不少嫁了人的夫人捂着心口,一脸沉痛,“这尼姑听了都要还俗,哪里能扛得住?”


嫁了人的来不及了,不少没嫁人的算计着要不要找个小的说亲?好甜哦~


一些暗恋凌不疑的这会儿都有些怀疑人生,一样的脸,怎么差别那么大呢?


【打车回去的路上,喝醉的梁友安在出租车上撒酒疯,一直嚷嚷着“有钱了有钱了”,还把手伸到车窗外,非常危险,宋三川赶紧把她手扯回来,又把车窗关上。


梁友安心情大好,兴奋的跟宋三川说起这钱的用处,告诉他想用这笔钱把明星教练张岩请来,全砸给他。宋三川担心她花透支了,梁友安求宋三川陪她再去要钱。


两人聊的还挺好,但话音一转,梁友安却莫名对宋三川来一句,“脱了。”


宋三川本来看着车窗外面笑,猛然听到这一句,转头不解的看向梁友安。


看他不动,梁友安又催促道,“把衣服脱了。”


宋三川吓得眼睛瞪大了一圈,不可置信的问,“梁友安,你喝多了吧?”


“脱了,脱脱脱!”梁友安边说边上手去扯宋三川身上的西装,“把衣服脱了!”


“干嘛你!”宋三川挡开她的手,下意识往驾驶座上的司机师傅那看了一眼。


梁友安继续去扯他衣服,“脱了,脱了。”


“着什么急,还没到家呢……”宋三川着急忙慌的抢衣服,眼神瞥向前面,发现司机师傅透过后视镜瞄他们呢,尴尬的很,“师傅,您开车,开车。”


两人拉拉扯扯的,最终还是宋三川妥协了,他选择自己脱衣服。


脱下了西装,梁友安强行把标签拽下来,宋三川大惊失色,这件衣服2688,几乎是他半个月工资,没了标签他就退不了了,梁友安却大方的表示这件衣服算她的,还当场给他转了买衣服的钱,把这套西装买了送给他。2688数字很吉利,表示他们俱乐部破釜沉舟的决心。


宋三川趁机调戏,“梁友安,那裤子还要吗?”


“裤子,你不许脱!”


没想到宋三川这么浪,梁友安吓得赶紧阻止他。


到了家门口,梁友安醉得不省人事,连输了几次大门密码都不对,还问宋三川自家的门锁密码是多少,气的砸门,又抱怨起梁叔和梁桃,要不是他们,根本不会总换密码。


宋三川看她发脾气,又是安抚又是哄,让她把密码告诉自己,他给她输。梁友安小心的四下看看,确认没人才靠近了,准备悄悄把密码告诉宋三川,谁知道醉的厉害,一个不小心踉跄的摔进宋三川的怀里……


“八八零九……七九……”


软玉温香在怀,带着酒味的热气喷洒在耳边脖颈的肌肤上,酥&麻的电流瞬间过遍全身,宋三川紧张的直咽口水,喉结缓缓的上下滑动……


宋三川找回理智,把梁友安妥帖的靠墙安置好,随后按照她给的密码把大门打开,然而梁友安没有站稳,往前一扑,门又被她的手一带给关上了。


好在宋三川及时接住了栽倒的梁友安,喜欢的姐姐紧紧靠在他的怀里,宋三川忍不住心跳加速,缓了一下心中的激荡,宋三川小心的把她从怀里带离,扶着她的肩,担忧的问,“梁友安,你还好吧?”


梁友安醉的满眼朦胧,一边笑着一边闭着眼凑近宋三川,两人越靠越近,宋三川的眼神不自觉的从脸下移到那双看起来就很好亲的唇上……】


哎?


哎哎?


哎哎哎?


怎么停在这儿呢?


后面呢?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心里大概期待着同一件事,结果断在这儿?


文帝急得拍腿,“继续啊!这还没到晚上呢,怎么这就停了呢?”


“到底亲上没有啊!”越妃一口气吊着,急得上火。


宣后悄悄的捂住心口,平复自己过于快的心跳,“这个天幕怎么连关起门来的事都放呢?”


“就是!这是我们的隐私!”


梁友安和宋三川尴尬的不行,这就是公开处刑,两人想到后面各种亲各种抱还有床上那些,哪里还坐得住!


谁能想到连这么亲密的画面都能放,这不比看话本子有画面感?还高清无#码!众人心中忍不住苍蝇搓手.jpg


二公主捂着嘴偷笑,“这哪里是大门密码,明明是宋三川心房的密码~”


三公主呲着大白牙,“此时宋三川的心跳声怕不是比梁友安声音还大吧!”


“贴这么近,他哪里还能听清密码~”太子妃光看着都感觉心脏要蹦出来了。


已婚的妇人们非常懂,纷纷揪着帕子低声喊,“这喉结也太性感了~”


像程少商这样的未婚女娘还很纯洁,只是觉得这画面太羞人了,明明啥也算不上,偏看的人脸红。


“我都要怀疑梁友安是借酒占宋三川便宜了。”万萋萋疯狂喝水,心里有火似的。


喝水的又何止她一个呢~


程少商也在喝,“我作证,是梁友安先动的手!”


袁善见看的好着急啊,羽毛扇的扇动速度都变快了,他就想知道到底亲上没有!其实作为男人,他看得出来宋三川绝对心里没想什么干净的东西,但是真的亲了,岂不是趁人之危?


自己这没出息的样子,宋三川可太尴尬了,这些古人说话也没藏着掖着,一听就知道他们期待着带颜色的东西。


宋三川连忙澄清道 “没有你们期待的东西,不用那么急。”


梁友安对于自己撒酒疯的模样也是没眼看,“真的没有,酒后乱那个什么,不是现在。”


嗯?


要说这个,大家伙儿可就不困了,五皇子反应极快,兴奋的问,“那就是以后有酒后那个什么了!”


梁友安&宋三川:“……”


要不要这么敏锐?


崔侯怀疑的眼神扫过宋三川,“都咽口水了,还没有……是不是有问题啊?”


男人的尊严不容质疑!宋三川把白白胖胖的小呦呦抱到身前,下巴一抬特别的骄傲,“我们可是结婚不到一年就有了爱的结晶!”


呃……


以梁友安的身体来说,这个速度确实很快了,想必是宋三川努力的结果,他确实没问题。


想到这,文帝不禁狠狠地剜他的好大儿,看看人家速度多块,就你这不争气的,到现在还单着!


“子晟,人家二十二岁,遇到喜欢的就立马行动,你呢,都是一张脸,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文帝恨铁不成钢。


得亏小呦呦不是男孩,这要是男孩,文帝就更气了。


凌不疑自我感觉良好,瞥一眼宋三川,直白道:“大概是因为……我没有他那么不要脸吧。”


呵呵。


“你要脸,那你有媳妇儿吗?你要脸,那你有女儿吗?你要脸,那你还不是自己暖被窝!”


一句比一句扎心。


正当众人为亲没亲争论不已的时候,天幕突然一黑,然后出现了一行加粗的大字——


【超燃!建国70周年MV来了】 (没有用来盈利呀,若侵权,删!)

咦?


宋三川和梁友安有预感,立马支棱起来了,拜托,这可是扬国威的时候!他们可以废,但他们的祖国可不废!


不仅自己支棱起来,还把啃磨牙棒的小呦呦也引过来,指着天幕给让她看,“呦呦,快看我们的祖国多强大!兵哥哥帅不帅!”


小呦呦奶声奶气的回道,“帅~”


爱国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短短的将近200秒的MV一出,战歌一起,那一个个踢着正步的方队走来,压迫感可不是开玩笑的。


更别提后面那些见都没见过的武器,古人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直到MV放完了,他们还没回过神,缓了好一会儿,文帝率先回过神来。


“这就是你们的国家?”文帝看着后世的繁荣昌盛,心中感慨万千。


虽然他文朝看起来是亡了,但这个新国家看起来却很强大,百姓应该都能安居乐业。


“对,这是建国70周年的大阅兵,这些是我们国家的军人代表,从230万的军人当中挑选出来的。”说起自己的祖国,宋三川可就太骄傲了。


“230万!”


这数字一出,一片哗然。


要知道文朝总人口才两千万,而兵力更是只有三十万不到,只有人家的零头。


“我们建国的时候总兵力550万,后来70年间陆陆续续裁军11次,现在维持在200万左右。”宋三川庆幸他热血小伙儿的时候看完阅兵疯狂看那些科普,不然这会儿他也解释不清这么多。


梁友安接着补充,“我们国家总人口14亿呢。”


文朝人:“……”


一家几个啊,这么多人!


“你们国家怎么那么多人的?鼓励生育的政策都有哪些?怎么那么能生!”


文帝急需知道这些,人口就是生产力,他要是有14亿百姓,哪里还愁没人种地,没有粮食呢?


说起这个就尴尬了,梁友安和宋三川面面相觑,“事实上,因为人口增长实在厉害,我们这一代人出生的那些年,国家限制生育的,一家一户只给生一个,超生不仅要罚款,很可能全家都会丢了工作……”


“什么!这成何体统,只给生一个,万一是女孩,断了香火怎么办!太过分了!”左御史跳脚道。


梁友安白眼冲天,“我们那又没有皇帝,谁家也没皇位要继承,女儿好好培养,比不成器的儿子强多了,再说了,我们那的法律从原则上说,孩子跟母亲姓也是没问题的,招赘啊,去父留子……这都是可以的。”


去父留子?


要不要这么残忍!


“鼓励生育不是说一味地提早嫁人的年龄就有用的,女性最佳生育年龄是22-29岁,你十三四岁逼着她们嫁人,根本于生育没有任何好处,伤她们的身不说,还影响下一代的体质。”梁友安可不管他们震惊,自顾自的吐槽,“本身古代医疗条件就落后,生育没有任何保障,十三四还是长身体发育的时候,身体根本没有成熟,就因为生孩子损了根基,这两相叠加,孩子夭折率高是必然的。你们自己统计一下,各个年龄段生下的孩子的存活率就知道了。”


“我们那法律规定的结婚年龄,男性22岁,女性20岁。这几年开放了二胎三胎,可以多生孩子,但是没有人愿意多生了,国家也很头疼呢。”宋三川补充道。


“最重要的是,我们那里,三代以内的直系和旁系血亲是禁止结婚的,比如你们这最喜欢的表哥表妹……我们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


凭什么!


“亲上加亲,两族之好,有何不可?”文帝关心人口增长,自然要问清楚,虽然他不理解,但想到14亿人口,他馋得慌。


“还是那句话,统计一下,这种近亲结婚生下的孩子,夭折率,畸形率,痴呆率远远高于其他非近亲结婚的。”


梁友安和宋三川都不是医生,也不是科学家,更不是专家,只能让他们自己去统计,看数据,自己体会,否则说再多他们也不信啊。


凌不疑作为将军,看阅兵更是看得热血沸腾,可听到他们的话,不由得好奇了,“为何要裁军?总兵力多,何愁外敌来犯?”


“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是,科技的发展决定了不需要那么多兵力,养兵是需要钱的。你们刚才看的那些坦克、导弹就是杀伤力巨大的热武器。”梁友安觉得这么说太干了,只能举例子,“这么说吧,我们那里有种武器原@子弹,曾经两个国家打仗用了,千里之外发射,就造成了十四万人死亡,至今八十年过去了,那个地方还无法住人……我们那里的打仗已经不是拿刀剑互砍的时代了。”


“照这么看,可能后面天幕会放,你们到时候看就知道了。”


众人不由得期待起来。


“你们国家还有女兵吗?我刚才看到女兵方队了。”万萋萋实在是忍不住,站起来冲着梁友安和宋三川扯着嗓门儿喊话。


“有啊,虽然总人数没有男性军人多,但也有十几二十万,我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放女军人。也许男女有别,但中国军人没有男女之分,只要国家需要她们,人民需要她们,她们一定义无反顾。”


这话说的太热血了。


这让从小被贬低被束缚的女娘们都忍不住泪眼朦胧,心里又酸又涩又堵。


那个时代……真令人向往啊。

  

【求赞求推荐哇~插播一个现代阅兵MV,也不知道那个视频链接你们能看到不,看不到后面我在评论里补→_→】


评论(3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