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64

餐饮行业最重要的就是干净,阿秀装潢的时候顾一野就给建议,后厨做成透明的,这样客人能看着见的干净,吃着放心。


面馆重要的是汤底,单下个面能存在什么秘方。只有晚上的成品菜更好说了,一样的菜不一样的人做,那味儿都不一样。


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再说很多调料都是提前弄好的,光看也学不会,各种比例非常重要。


阿秀还没听过这种后厨呢,一般来说都是门关的死死的,生怕人看见,毕竟……确实不太干净。


搞装潢的也没搞过这种不封闭却透明化的厨房,但顾一野大致说了一下,他们也就明白了,不就是用玻璃吗?


装潢好以后,阿秀看的简直不能更满意,都想赖在店里不回家了,对于一个厨子来说,干净整洁的厨房太有吸引力了。


顾一野的提议,阿秀自然要谢他的,崇拜的眼神不要钱的往他身上丢,让这位占了重生便宜的男人不禁有些飘飘然。


后来,每次有客人夸来店里看得见的干净,吃得放心,阿秀都要夸顾一野,说是自家老公想出来的,无意间又秀了好几波恩爱。


阿秀的面有点类似盖浇面,最受欢迎的是青椒肉丝面以及韭菜肉丝面,再配个煎蛋或者荷包蛋,是很多大人孩子的最爱。


这种类似盖浇面的面并不是干的,也带些汤,特别的鲜。基本上面吃完,就剩两口汤,不会觉得太干,自然不需要像别家盖浇面那样配汤。


最麻烦的就是需要现炒,精华都在炒菜的卤汁里,炒完盖到煮好的面上,再浇一勺骨汤,一碗鲜香的面就出锅了。


要是有人点一样的,倒是可以几个人的份一起炒,到时候分一下就行了。


刚开业的头几天,生意不算忙,大部分人都都在观望,阿秀就没请人。


王姨会在中午饭点那会儿跑来帮忙煮面,这样阿秀只要专心炒菜就行,反正老的小的不是上班就是上学,家里没人,她跑来店里还能蹭顿午饭。


过了几天,约莫是吃过的人给别人安利了,生意明显忙了起来,反正一碗面均价才一块五,加个蛋两块,又不是吃不起。


一两块钱就能解决午饭,还带肉丝儿呢,味道又好,干嘛巴巴的买菜回家折腾着做饭?


眼见生意上正轨了,第二个月阿秀算了下上了月的账,就着手招人了。


直接在店门口贴的招工,刚贴上还没一会儿就来好几个大妈应聘,都是下岗的,年纪大了又没技术没学历的,只能找这种工作,赚辛苦钱。


讲道理,阿秀店里的活儿都不需要啥手艺的,汤底骨汤是提前熬好的,浇头的菜是她亲自掌勺炒的,请人来只需要负责煮面,剩下就是繁琐的杂活儿,类似洗碗、端盘子、打扫卫生这样的。


阿秀挑挑拣拣招了两个看起来挺体面干净的大妈,自己收拾的干净,说明起码是有卫生观念的,做餐饮最重要的就是卫生。


阿秀给她们分了工,一个负责大堂卫生和上菜,一个负责厨房里煮面以及厨房的卫生,至于洗碗……她只需要兼职的,毕竟也就饭点忙。


收银她是自己来的,本来要什么就都得跟她说,干脆顺便收钱了,先付钱再吃,不然总有人吃了一抹嘴跑了,追都追不上呢。


即使如此,到了饭点还是兵荒马乱似的,反正每天总有各种各样的意外,顺顺当当的一天几乎没有。


目前只卖面,早上十点开门,晚上八点准时收工,阿秀对于下班非常积极,累一天能回家歇着干嘛不积极呢?


下班不积极,不是生意不好,就是思想有问题!


就这,还好多客人嚎着为什么早上不做,说是很想一早起来就吃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面,这样上班都带劲。


阿秀能怎么办啊?


只能把老公搬出来。


“我家领导说早餐太累人了,怕我累垮了身体,不合算。”


这话说的,是事实,也有理,但更有意思。


都知道阿秀嘴里的领导是老公,哪怕都是第一次听见这叫法,但不妨碍他们瞬间get,秒懂之余就觉得莫名的甜蜜。


“老板你这是有钱都不赚啊,你这要是早餐也做,一个月起码多挣一倍。”


阿秀光想都要乐死了,但嘴上却谦虚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再说了,万一真被我家领导说中了,那我岂不是有命赚钱没命花?不划算不划算。”


许多大爷大妈都说她是知足常乐,还真是赚的够花就满足。


阿秀当然满足了!


虽然一碗面才一两块,但面食利润非常高,去掉成本都是对半赚,她中午晚上加起来能卖两百碗左右,每天净利都有一两百,一个月下来能赚四五千,还要什么自行车?


这会儿北京平均工资才一千二不到,她这小店比很多双职工家庭收入都多,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大家子生活在一起,按理说开销是该变大了,但实际上和在八月镇的时候没差太多。


米面油纸巾啥的部队每个月都发,顾衡和顾一野两个人领两份,家里都吃不完,而买菜买肉的话,因为阿秀店里每天都要进购新鲜食材,老板都给她算低价,这么一来二去,家用开销竟然没怎么变。


涨得厉害的就是水电燃气费,这个没法量大从优,是全国统一定价→_→


顾一野在新军区刚上手,忙得很,阿秀也忙生意,两人都快两个月没见着了,不过军嫂嘛,早就习惯了几个月见不到人。


问清楚顾一野没有出任务,就在军区训练手底下的兵,阿秀打算给他送个外卖。


把自己打包送上门给他吃,可不就是送外卖~


知道阿秀要来,顾一野乐的不行,早几天就开始准备,晒被子洗床单买日用品……


肉眼可见的心情好,看的手底下的营长连长都犯嘀咕,就说冷面阎王在笑,总觉得没好事。


要晒被子就要抢地方,顾一野起得早,轻松抢到阳光最充足的位置,惹得好些起个大早的军嫂奇怪,谁那么能耐,比她们起的还早?


等傍晚收被子的时候就见着人了,原来是明明一个人却偏分了个三室大房子的顾团长。


房子大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长得帅啊!


可是能在家属院分到房子的,那都是结过婚的,单身的那都住宿舍,单人宿舍配置也很高,可总见顾一野独来独往,大家都以为他是死了老婆的鳏夫。


这不,刚住进来没两个星期,就有人要给他保媒了。


顾一野:“……”


你才是死了老婆的鳏夫呢!有病!


闹这一出,众人才知道新来的顾团长不是鳏夫,而是老婆带着孩子在北京呢。


“没办法,孩子上学重要。”


这话一出,懂得人很懂,北京是首都,那教育自然是一等一的好,可不懂得人就觉得明明可以带孩子来石家庄随军,这边也有配套的学校呢。


夫妻分居,肯定是感情不好。


顾一野都懒得理,反正就是眼红他家日子过得好呗。再说了,他跟这些家属一个月都不定见几回,解释那么清楚干嘛?


周五中午,阿秀忙过了饭点就麻溜的关门走人,门上贴了“家中有事,休息两天”,再给两位阿姨放了假,周一上班。


之后就去幼儿园提前接走了小宝,打算带着他一起去看顾一野,而小飞周末还有兴趣班,走不开的,得等劳动节或者国庆这种长假才行。


国人的观念就是干啥都不能耽误上课,一切和上学冲突的都要排除掉。


悠哉悠哉的,晚上快七点到了石家庄,顾一野知道到站时间,下了班就来接了。


虽然早就知道阿秀要带小宝一起来,但真的见到儿子,顾一野还是很嫌弃,他一心只想二人世界。


“你来就行了,带他干嘛,还不够烦人呢。”


小宝斜楞眼瞪他,觉得这个爹真的不能要了。

  

【求赞求推荐啊~afd那边正文已经完结了,各位有啥想看的番外可以留言👀】

评论(15)

热度(7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