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2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一起社死叭!】

【第21章开始随机掉落现代各种视频~】


被21世纪新中国的阅兵排面震撼过后,天幕提醒该吃午饭了。


不说不觉得,这一说,还真是如此,文帝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大手一挥,放饭。


梁友安和宋三川也有份,这菜色光看就很低脂健康,等放进嘴里了,更是不得不竖大拇指,太健康了,白水煮的加点盐,能不健康吗?


因为低油少盐,所以小呦呦也能吃,宣后还特地吩咐翟媪给小家伙做了米粥。当然,小呦呦也很给面子,狂炫两碗,小肚皮吃的圆鼓鼓的。


吃饱喝足,小家伙就困了,几个哈欠一打,就靠在宋三川的胸口睡着了,双手一举,万事不愁。


把小呦呦放回婴儿车里,又过了一会儿,天幕又开始放了。


【梁友安一早醒来,先是低头看了看被换上的睡衣,又想起昨晚酒后失态,她追悔莫及。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酒后乱X,梁友安紧张的连卧室门都不敢开,生怕一出去就看见宋三川……


做好了心里建设,梁友安一脸慷慨赴义的走出房间,却看见了罗念,松了口气的同时面对罗念打趣的眼神又忍不住心虚。


原来昨晚罗念下来找梁友安喝酒,结果阴差阳错的打断了两人,同时也认出了宋三川是女儿罗勒的儿童体能教练,宋三川一脸的尴尬。


知道自己和宋三川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事,梁友安松了一口气,然而接下来就是罗念的调侃,“我都不知道,我出现的是应该呀,还是不应该呀~”


梁友安边吃水果边应声,“应该应该应该……万一!我昨天晚上没把持住,那我不就成了那种,潜规则球员的无良经理人?我是职场性骚扰啊!”


“不至于吧,看昨天那情形,我们小川教练挺投入的啊~”罗念局外人看得清,想想又控诉起来,“哎,你也真够意思啊,合着你早就认识宋三川了,你都没告诉我!”


“这有什么好说的嘛,那我那会儿想着以后可能也没有什么交集,不会再见了,没想到又遇见了。没想到现在还成了我翻盘的智胜法宝了。”梁友安解释道。


罗念边弄咖啡边俏皮的继续调侃,“诶~我怎么觉得这法宝还有机会私有化呢?”


梁友安头疼,“哎呦,你别说了好吧,他才22岁呢,我光是想到昨天那个情景我都觉得我在犯罪。”


“二十二岁怎么了?二十二岁都能领证了,犯什么罪呀?你怎么还有这种想法呢,啊?”罗念反驳道,“我倒是觉得,你的生活里是该有点儿香香甜甜的东西,滋润一下~”


话说完,咖啡好了,罗念把咖啡给梁友安,她道了谢并没立马喝,而是放到了茶几上。


罗念喝了口咖啡,吐槽道,“我以为你成天扎在弟弟堆里,不会再有这种腐朽的想法。”


“我最近啊,确实是去了俱乐部之后才有这种想法,真的,你都不知道,我最近的挫败感,一波接一波……”


梁友安边回忆边尽情吐槽倾诉,去了俱乐部以后,她和宋三川社交属性完全颠倒,比起宋三川的招人喜欢,她就很招人烦,最后总结成一句话——年纪不是鸿沟,是壁垒。


罗念点点头没说什么,但心里门儿清。


另一边,刚睡醒的宋三川久久回味梁友安醉酒后娇憨的那一幕,心中荡起波澜,他发信息问候梁友安,梁友安早已经满血复活投入工作,对昨晚的失态只字不提。】


看到罗念回忆中的那一幕,众人不约而同的唉声叹气起来,虽然早知道没有酒后乱那啥,但真的看到了还是很可惜。


“真是的,这个罗念真是……”文帝拍着大腿气愤的吐槽。


五公主向来是个混不吝,口无遮拦的说,“啧,差点就可以借川生子了。”


刚说完,就感觉到两道灼灼的目光,不用看,就是文帝和宣后了,皇家公主,这还没嫁人呢就这么瞎说!


宋三川没想到还能看到梁友安心虚祈祷不要隐藏款,要笑死了,听她在那庆幸,得意洋洋的小声怼,“这次把持住了,下次就把持不住了~”


确实没把持住的梁友安:“……”


“还有!”宋三川现在听到年龄梗也依旧不服气,便声援罗念,“罗姐说的对,二十二岁怎么了!可以领证了!”


越妃暗戳戳磕糖,“她说把持不住,说明她对宋三川是有邪念的!”


“宋三川赤子之心,心动也是正常。”宣后自己没得到的东西,就希望旁人都能得到,还分析起来了,“梁友安的担心也不无道理,她年长十岁,很多观念想法都和他们二十岁的年轻人不一样。”


裕昌郡主酸溜溜,“再大点都能当宋三川阿母了……”


宋三川一听气炸了,“你这嘴是涂了开塞露吧,这么臭!我妈生我的时候22了!以为哪里都跟你们古代一样,法定结婚年龄十三四岁啊,在我们那,这叫幼女,跟十四岁以下的幼女发生关系是犯法的。”


“开塞露是什么?”凌不疑非常识趣的追问。


宋三川:“便秘的时候用了,就通了。”


啊?那不就是涂那边的吗?


那要是涂嘴上了,不就代表……


“哈哈哈哈……”三公主和五公主带头狂笑,疯狂拍桌子。


这也太会骂人了!


有了这俩带头,哪里还能忍得住,此起彼伏的笑声瞬间爆发。


裕昌郡主哪里遇到过宋三川这样骂人的,当下就被骂哭了,边扑边喊,“大母……”


汝阳老王妃心疼死了,抱着孙女哄,抬头就喊,“陛下!你就看着此人蔑视皇家……”


文帝借摸胡子挡住笑意,故作不懂,“叔母,宋三川也没说什么啊。”随后冲宋三川疯狂使了个眼色。


“他说我们裕昌的嘴是……”


“是什么!你说,你大声说出来!”宋三川可不抖,还步步紧逼。


他就不信她敢大庭广众说出来。


汝阳老王妃嘴巴张了又合,就是说不出口,气的也跟着哭。


画面极度舒适,越妃烦死汝阳老王妃和裕昌郡主了,挥挥手吩咐,“来人,还不带叔母和裕昌下去梳洗一番,这眼睛肿的呀……”


一听这,裕昌郡主赶紧捂着脸跑了,生怕被凌不疑看见。


这一出闹剧谁也不觉得裕昌郡主无辜,本来就是她嘴贱,非得招人家妻子。这可是正妻,打她脸就是打宋三川的脸,哪个男人都不能忍。


梁邱飞眼神充满敬佩,悄悄冲宋三川竖起大拇指,等看到宋三川顶着鸡窝头回味,不由得嘿嘿一笑,“阿兄,你说宋三川昨晚是不是会做什么梦啊~”


这话一出,周围所有人,包括但不限于宋三川、梁友安、凌不疑、三皇子以及二公主夫妇等人都看向了他。


梦!


还能是什么梦啊!


也就只有未婚女娘不懂吧~


五皇子兴奋了,立马问宋三川,“你做梦了吗?”


宋三川都懒得翻白眼,根本不打算回,而边上的凌不疑则是头也不回的吩咐道:“阿飞,自去领十军棍。”


笑容瞬间消失,梁邱飞脸一垮,“为什么啊……”


梁邱起气急骂他,“你那张嘴就该缝上!”


古人闹腾他们的,梁友安趁机凑到宋三川耳边小声问他,“所以你到底做没做梦?”


“你看我起床都没换裤子,当然没有了。”


梁友安点头,“也是,不然你该是一边洗裤子洗床单一边回味。”


耳力很好的少年将军凌不疑:“……”


耳力同样很好的习武之人们:“……”


这对夫妻也太污了!说什么虎狼之词!


“梁友安大概没发现她自己说起宋三川的时候,嘴角都带笑呢~”万萋萋要被甜死了。


程少商看别人看的都很清,“那是,一说起来都是优点,哪哪都好,说她不心动的那都是眼瞎。”


【蒋焦焦把梁桃约到湖边,让她直播钓鱼,梁桃被蚊子咬得叫苦不迭,可还是硬撑着坚持下去。


第七届“力酷杯”网球积分赛拉开序幕,蒋焦焦代表俱乐部参赛,对手明显技不如他,他却以惨败而告终,梁友安看出他是故意的,直接到更衣室找他算账,当面把他的球拍砸坏,让蒋焦焦滚蛋,蒋焦焦顿时傻眼了。


梁友安发泄完毕,一转身却碰上了来找蒋焦焦的宋三川,他也是被这样一面的梁友安给吓得不轻。


等梁友安离开后,宋三川劝蒋焦焦不要自暴自弃,尽快从王国超离职那件事走出来,蒋焦焦觉得梁友安和蒋杰都是唯利是图的人,宋三川极力替梁友安辩解。


劝完蒋焦焦,宋三川又去找梁友安,发现她砸球拍把手砸伤了,对她嘘寒问暖的同时,也劝梁友安用真心换取蒋焦焦的真心。


梁友安请蒋焦焦,宋三川,代奕和陈哲吃饭,当众向蒋焦焦赔礼道歉,蒋焦焦却不买账,还搬出她在公司誓师大会上为要钱喝酒的事取笑。梁友安却不以为然,她知道蒋焦焦重情重义,因为王教练的离开赌气,梁友安一一指出在座每个人的优势,鼓励他们好好打球。


宋三川首先表态,答应会好好配合梁友安,陈哲和代奕也说出自己的心声,蒋焦焦只想打高规格的比赛,让蒋杰亲眼看着他得冠军。


代奕发现他们都说了,就梁友安没说,见状,梁友安也向他们敞开心扉,简单讲述了自己三十年来的经历。


“我呢,有一个不靠谱的爹,跟我妈离婚了,那个时候呢,我就憋了一口气,我就说我这辈子我就跟他老死不相往来了。”说到这,梁友安情绪低落,“结果我大三的时候谈了一场校园恋爱,他是我留校的师哥,然后我们就被人举报了。他为了自保,他就说,是我勾引的他。一个校园恋爱,谈到最后就收到了一份学校的劝退书……那时候没办法,只能出国,钱不够,最后还是跑过去问我爸借。嗯,再后来我就去易速了,当了八年的助理。一直在学着怎么看别人的眼色,学会怎么八面玲珑,学会来事儿,仔细想想,我前30年的人生好像一直在打客场,从来没什么底气。”


蒋焦焦几个都觉得有点不自在,故作淡定的说梁友安在卖惨。


梁友安却表示没卖惨,觉得自己有幸结识了他们这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希望大家齐心协力经营好俱乐部。还通知他们新教练马上就到,把选择权交给他们。】


看到这,众人是又开心又好奇。


“这就对了嘛,说开就好,心总算齐了。”文帝欣慰得很,但随即又忍不住问梁友安,“你这是之前退过亲?”


这说法就严重了!


梁友安立马解释,“没到那个程度,就是有过一段感情,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分开了。”


“我们那里结婚和恋爱都是自由的,不太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部分男女在结婚之前都会先谈恋爱,就是相处一段时间,合适的话就继续发展,不合适就分开。所以基本上,在结婚之前有几段感情是很正常的。”


这……简直闻所未闻,放在这个时代就是离经叛道,不孝!


“那要是有心怀不轨的人利用这一点骗女子呢?这不是造孽吗?”萧元漪觉得这很不妥。


梁友安不否认,点头道:“你说得对,但其实也有女子利用这点骗男子,这是双向的。但大部分人还是正常的,如果顺利的话,都是奔着结婚去的。”


虞侯不解,“师兄妹如果能在一起,应该是段佳话,为何会被举报?这有什么不妥吗?”


“我们那里大学毕业后,如果留校了,其实可以算作是学校的老师了,也算是师生恋了。你们应该懂的吧……我上大学那会儿还是很在意这些的。”


师生恋?


那怎么不懂!


这根本就是违背人伦,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里能在一起呢?


一些酸儒都表示梁友安真是活该,而开放一些的则觉得梁友安很了不起。


先是师生恋,又是姐弟恋,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二公主要磕喇了,扯着驸马喂糖,“你看,宋三川听到这些的时候,不仅没吃醋,反而还满眼心疼~”


“宋三川的眼神太温柔了。”越妃感慨。


宣后笑着说,“虽然宋三川才二十二岁,但是他并不幼稚,他经历过挫折,思想上很成熟。”


“这正是他能一步步走进梁友安心中的重要原因。”文帝笃定道。


年轻女娘们都为梁友安不平。


“这什么男人啊,也太烂了!竟然为了自保倒打一耙!”


“那还得感谢他呢,不然哪有宋三川什么事?指不定这会儿孩子都该开蒙了。”


梁友安这段感情让程少商想起了自己退亲的事,狠狠的羡慕了。


“真好,蒋焦焦他们都没有因为这事看不起梁友安,那个世界真好……”


程万两家都知道这事想起和楼垚那破事儿了,忍不住齐齐瞪向楼垚和何昭君。


什么人!


明明是为了大义成全他们。

  

【求赞❤️求推荐~熊孩子回老家啦,iPad又回我手里了,这段时间可以勤快点更新啦~这章少点,过两天就更!PS:又找了些视频,下章放啊,你们是想先看女帝女王,还是想继续先看扬国威?】

评论(15)

热度(4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