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4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一起社死叭!】

【第21章开始加入现代各种视频~】



【梁友安为球员们选了一场在深圳的企业赛,张岩才肯露面,梁友安当晚设宴为他接风,张岩想带队去上海参加一场友谊赛。队员们准时来到饭店,他们对张岩敬而远之,梁友安拼命缓和气氛,张岩漫不经心宣布要去上海参加一场必输的友谊赛。梁友安以经费不足为由建议在当地比赛,张岩根本不买账,还对她冷嘲热讽。


陈哲看不下去,主动提出负担大家去上海的衣食住行,承诺让大家住五星级酒店,张岩坚持要按照规定住180元一晚的酒店。


张岩和队员们来到上海,他让大家坐公交车去酒店,车上人多拥挤,宋三川用身体保护梁友安,给她隔出一小片空间,不想这一幕都落在了张岩的眼里,隔着人群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张岩带着队员们辗转来到酒店,蒋焦焦想去找更好的酒店,被梁友安制止。梁友安住在电梯间旁边的房间,宋三川一方面觉得这个位置对女孩子不安全,另一方面也担心她休息不好,就主动和她交换。


收拾好行李后,宋三川约梁友安,蒋焦焦和陈哲去附近吃生煎,梁友安出门时看到张岩奇奇怪怪的进了楼梯间,出于好奇她紧随其后跟过去。


她看见张岩打着手电一层一层排查消防通道,发现有两层楼的安全门上锁了之后,就去找前台交涉,前台工作人员保证酒店不会失火,可张岩却不依不饶,最终前台人员妥协,同意联系经理来处理。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梁友安向张岩表示感谢,张岩反而取笑她不专业,表示这些工作原本应该是经理人做的,还给她举了例子。


另一边,蒋焦焦无意中发现陈哲加了梁桃的微信,他很吃醋,当面把梁桃拉黑,还赌气不出去吃饭,也不许陈哲去吃。


最终,只有宋三川和梁友安两个人一起吃生煎,宋三川第一次吃生煎,里面的汤汁喷溅出来,又狼狈又搞笑。梁友安边笑边教他吃生煎的秘籍,宋三川顺势提出要和她结成饭搭子。


梁友安既然察觉到他的喜欢了,自然也明白他此举的小心思,不动声色的以“运动员要注意饮食”为由,委婉拒绝了这个提议。


吃过晚饭,两人一起回酒店,张岩无意中看到宋三川进了电梯间旁边那个房间。


因为两人是一起给队员们办的入住,所以他清楚地记得梁友安为了队员们能更好的休息保持好比赛状态,而要了这唯一的一间靠电梯的房间,也因此,张岩怀疑梁友安和宋三川关系不正常。】


看到这里,梁友安和宋三川想笑又觉得无语。


“我说他怎么突然一夜之间变脸,原本只是觉得你不专业,第二天就特别厌恶,搞半天他自己脑补的嗨起来了。”现在想想梁友安还是很气,“难怪打完比赛我们退房的时候,他看见我从他对面那间房出来的时候傻眼了!”


宋三川这个被误会的反倒没那么气,倒了杯水喂到她嘴边,“消消气,总共不就误会那一天。”


梁友安不依不饶,“那他知道自己错了,也没来道歉!”


“老男人拉不下面子,不跟他计较,活该他追罗姐追那么久,罗姐给咱报仇了不是吗?”


也对!


想到异性亲姐妹罗念,梁友安那口气顺了,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文帝一口气卡在那,没好气道,“这个张岩,刚想说他负责任,结果又不明不白冤枉人,不知全貌不予置评,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陛下息怒,主要是之前宋三川护着梁友安那段引人遐想。”宣后也着急,心想怎么就那么巧呢?


越妃根本心思不在事业上头,喝了口茶才感慨道:“这个陈哲身材不如宋三川好啊~”


文帝:╰_╯


宣后:(¬_¬)


张岩就相当于老师,被老师不喜,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不是好事,众人都担忧不已。


“这以后可怎么弄啊……”袁善见觉得这个开头真的太糟糕了。


毕竟,这种桃色事件不好解释,越解释越黑。


而被剧透了的凌不疑和二公主夫妇:“……”


放到陈哲围着浴巾出来那一幕,许多未婚女娘或主动或被动的捂上了眼睛,就说这真的是免费能看的吗?


万萋萋拍开程颂的手,“程颂你起开,我爹都没说什么,你管我那么多!”


“别看,脏了眼睛。”


“我看是你的心脏吧!军营里不是经常见吗?”


万松柏丝毫不在意,摆摆手道,“军营里什么没见过,天热了不都是打赤膊练兵吗?将门之后,何须这般迂腐。”


萧元漪不赞同的眼神出现,但不是她家女儿,也不能多说什么,转眼瞧见程姎低着头不敢多看的模样,心说这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再看一边不知道避嫌的程少商,忍不住呵斥,“知不知羞,还有没有点女娘的样子。”


程少商本就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听到这话就直接怼回去,“阿母若是不看,怎么知道这内容适不适合女娘看?都是女娘,阿母能看,旁人就不能看,还有这种道理?咱们程家还是武将家眷,阿母格局就是没万伯父大,难怪万伯父官大。”


万松柏默默挺直了腰板,摸着胡子一脸得意。


萧元漪直呼反了反了,程始赶紧捂住她的嘴,“圣上在此,反什么反,不要命了!”


程少商不管这么多,而是找胞兄程少宫算卦,“阿兄快给蒋焦焦和梁桃算一卦,这俩以后是不是一对儿。”


此话一出,年轻公子女娘们都竖起耳朵,十分关心这对CP~


【友谊赛正式开始,队员们轮番上场,都先后败下阵来,蒋焦焦最后一个压轴,他一上场就占得先机,全队士气大震,可很快就被对方反超,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张岩让宋三川上去比赛,宋三川自知水平不行,他不想上去出丑,蒋焦焦对张岩嗤之以鼻,张岩废话不多说和他单挑,结果蒋焦焦连球都没接住。


张岩一一指出每个队员的致命缺陷,他提出一个小目标,两个月以后谁能接住他的发球局,谁就当队长。宋三川也想参与其中,但张岩断然拒绝,直言宋三川没资格。


说完,张岩就转身离开,梁友安和宋三川追上他问原因,他指出宋三川是为了谈恋爱才羽转网,梁友安为宋三川辩解,可张岩根本不信。还想再说什么,宋三川却拦住梁友安,表示自己会用实力反驳他。


退房离开的时候,张岩一开门就傻眼了,因为他和梁友安打了个照面,原来梁友安和宋三川换了房间,意识到自己误会两人了……


可是他又拉不下面子道歉,只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僵持着。


张岩带着队员们进行魔鬼训练,宋三川一边干活一边学习,然后利用业余时间勤学苦练,这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所以,张岩给蒋焦焦等人指导的时候就尽量在外场,音量也尽可能的大。


宋三川训练时,梁友安默默在他身边陪着,处理自己的工作,等宋三川累得精疲力尽才一起离开。宋三川要用成绩证明自己,让张岩闭嘴。


“说要成为你的底气的,总不能自己先漏气吧。”


看着宋三川打球的背影,梁友安双眼泛红,心中又感动又慌乱。


梁桃的粉丝量突破一万八,主管琦琦对她大加赞赏,夸她选的直播场地很好,而且她和蒋焦焦互动的时候流量最高,琦琦让梁桃和蒋焦焦炒CP,梁桃只好答应下来,她查出蒋焦焦在网球俱乐部,就来训练场找蒋焦焦。蒋焦焦以为她是来兴师问罪,连连向她赔礼道歉,梁桃说明来意,她夸蒋焦焦打球的时候最帅,蒋焦焦对网络直播不感兴趣。


梁桃回去向琦琦复命,琦琦灵机一动给梁桃找了苏克这个男搭档,还给他们拍了情侣照片,大肆在网上炒作。蒋焦焦看到梁桃和苏克的照片和视频,心里酸溜溜的。


训练结束,因为张岩要在外场教学接发球,梁友安不想让宋三川错过,就来帮他捡球,挑选坏球。宋三川顺利的站在球场外偷师,还用手机偷拍下来张岩的教学视频。】


有点惨,但是很励志。


作为开国皇帝和开国功臣,文帝和大臣们都是吃过苦的,也就五公主这种出生在建国后的年轻人们一直活在安逸中,自然无法共情。


文帝不由得感慨,“有得必有失,虽然宋三川以前在羽毛球队遭遇欺凌,但正因为经历过低谷,才比旁人成长的更多。”


“宋三川此人性格坚韧,清醒至极,知道自己的水平,也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样的人,无论做什么,都会有所成就的。”宣后自己懦弱,就格外佩服这样勇敢的人。


梁友安要被张岩和宋三川笑死了,真的是一个傲娇一个鸡贼……


“看岩导那想教又拉不下面子的傲娇样子,啧啧啧~”梁友安拿出手机录像,打算回去调侃张岩。


日头有点大,宋三川就拿了把扇子给小呦呦扇风,怕她热着,一心二用,“你还别说,要不是有这个机会,我也没想到原来岩导那么早就这样了。”


“你也是,偷师就算了你还录下来,以后反复看啊?”梁友安觉得她的小老公就是个小机灵鬼。


宋三川嘿嘿笑,“那是,我又没交费,可不像二焦他们想问就问了。”


越妃一心磕cp,脸都笑的有点发酸,“这种一回头就能看到他/她的感觉,也太美好了。”


“上天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努力的人。”三皇子赞赏的说道。


凌不疑看到两人一个加班一个练球,看到他们相视一笑,心中竟然有些感动,“他们两个都是很努力的人。”


所以才能相互吸引,双向奔赴。


“宋三川说情话就跟喝水一样自然,梁友安再不动心就不正常了!”


也有些人入了梁桃和蒋焦焦的坑,看到梁桃有了新的CP着急不已。


三公主就觉得梁桃很和她眼缘,可能是因为都爱财吧,忍不住问梁友安,“这个苏克哪里有蒋焦焦俊俏,她怎么想的?你做姐姐的也不劝劝?”


梁友安有些无语,别说那时候她和梁桃还没破冰,就说感情这事,就算是父母,也最好少插手,容易适得其反。


“梁桃和苏克是假的,这只是一种炒作手段,观众想看什么他们就给看什么,以此来赚钱,什么时候不赚钱再找个理由分开就行,这是我们那很常见的一种营销手段。”


“何为营销手段?”听起来就是赚钱的,爱赚钱的崔侯追问。


这可就太有说头了,梁友安觉得给她个黑板,她可以说一整天。但是这会儿自然是长话短说,“这么说吧,开一家酒楼卖酒这叫做销售,但是如果以酒楼的名义捐款赈灾救济穷人,这就叫营销。为什么呢?有名了,自然利也随之而来。同样的两家酒楼,一家独善其身,一家兼济天下,作为食客,想必任谁都更愿意选择兼济天下的那家吧?”


“简单说,销售是为了卖东西收钱,而营销则是为了卖给更多的人,卖的更容易、卖的更快速、收更多人的钱、收钱更简单、收钱更大额。”


崔侯一脸受教,他铺子多,自然是理解了梁友安的话,要不是时机不合适,他真想拉着梁友安深入的聊聊。


“其实岩导也不算完全冤枉我,我羽转网确实也有为了谈恋爱的一部分。”宋三川坦白。


梁友安无fuck说,她就是看出来他打球不全为了自己才拒绝他的,背负另一个人的人生,太沉重了,她背不起。


“这个捡球的东西看起来好好玩,怎么羽毛球就非得一个一个捡?”程少宫玩心大起。


这就是程少商的专业领域了,连忙给胞兄解释,“因为羽毛球不是圆的,阿兄你看那个机器,中间的那些个线其实应该是有弹性的,稍微用力这个球就挤进去了,而网球本身是圆的,也有弹性……”


程少商没看到,她解释的时候,袁善见望着她的眼神越发明亮,程始也是一脸的骄傲,万松柏悄悄对他贤弟竖了个大拇指。


萧元漪虽然也觉得长脸,但还是嘴硬的选择打压教育,“雕虫小技罢了……”


一下子气氛就冷了。


程家怎么样不说,但经过了之前的叶卡捷琳娜大帝,这会儿再听琦琦姐说的什么“一个男人有可能是绊脚石,但两个男人可能就是垫脚石”……


好有道理啊!


叶卡捷琳娜大帝不就是如此?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对吧?就得男人皆过客,不惯他们那贱样。


【梁友安向蒋杰汇报了俱乐部的近况,以及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安排,蒋杰全力支持她的工作。


宋三川一回家就打开张岩的视频,详细记录了发球的技巧和步骤,安从很心疼,劝他注意身体,宋三川却只想尽快掌握接发球的技术,他现在不透支的话,哪里还能有运动生涯?


梁友安让罗念做了营养餐,给宋三川补充蛋白质,她发现宋三川手指上绑满了纱布,原来是他球打多了给磨破了。


抓过宋三川的手仔细看着,梁友安又感动又心疼,对他嘘寒问暖,希望他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认真的对他说,“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坚信,你就是我押中的那个宝。”


宋三川心里热乎乎的,在梁友安说完话松开他手的时候,抓住机会,反手握了回去,牢牢攥在手中,“梁友安,谢谢你叫我来打网球。你知道吗?转网的这段日子,是我这么多年来最不苦的日子了。以前都是训练,可没有人在旁边等着我。还给我豪华盒饭吃。你说,是不是老天爷准备补偿我了呀?”


眼神中的真挚让梁友安感到不妙,立马把手往回抽,可谁想到宋三川就是不撒手,试了几次都不行,急得梁友安拍他手。


一巴掌下去,宋三川夸张的痛呼出声,耍宝的说他的职业生涯就因为这一巴掌毁于一旦了,逗得梁友安直笑。


笑着也没忘了催促宋三川吃饭,可这小子心思不正,装作手抖拿不起筷子,谁想梁友安反手给他递过去一把勺子,把他求喂的计划连根拔起。】


看到现在,两人的感情已经很明朗了,明显就是郎有情妾有意,只是梁友安还有顾忌。


“这个手一拉,妾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越妃看看天幕,又看看眼前恩爱的梁友安和宋三川,越发觉得美了。


我磕的CP是真的!


文帝非常满意这段互动,恨铁不成钢的瞪他的好大儿,“子晟啊,好好跟宋三川学学,看看人家多会,这新妇啊,还是得自己主动去追的~”


“陛下!”


宣后虽然也着急自家好大儿的婚事,但也没文帝这么不要脸的让义子跟着学耍流氓啊!


这些搁后世不算什么,但放在现在可算得上非礼了。


凌不疑知道文帝又在点他拖拖拉拉,差点便宜了楼垚那事,忍不住往程少商那看去。


宋三川和梁友安坐的近,凌不疑想看就得往他们这个方向偏过头,只靠斜睨是睨不到的,所以自然被他们发现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都明白了这个方向有这个少年将军的心上人。


宋三川低声对凌不疑说,“世界上有三样东西藏不住。”


凌不疑收回视线看向宋三川,眼神不复刚才的柔和,一言不发很平静,但能明白他在等下一句。


“喷嚏,贫穷,和爱。”


知道自己被看透的凌不疑:“……”


宋三川也没再多说,转过头调侃自己老婆,明知故问,“梁友安,你是不是害羞了?”


孩子都有了,梁友安自然是坦然承认,“你这反手回握,尼姑都得原地还俗,更何况我一向爱吃荤。”


旁边的凌不疑:(/_\)大怨种


这姐能不能稍微口有遮拦一点?


许多人被甜的直嚎,“啊啊啊,姐姐不喂,我来喂啊~”


“哎呀,他们再不在一起,我就要急疯了!”万萋萋急得直跺脚。


程少商还好,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道,“我现在看见他们亲近就害怕,万一被那个张岩看到就完了。”


“是啊,张岩本来就误会,这要是再看到……”程姎也是一阵后怕。


梁邱飞直言不讳,“这宋三川现在有人心疼有人爱,还有朋友,当然不苦了~”


“以前身体苦心里更苦,现在只是身体苦,心里却美极了。”梁邱起也忍不住八卦一下。


崔侯看透了一切,“这小子是懂转移注意力的,占完便宜赶紧耍宝,真不要脸!”


崔大崔二非常了解老父亲,立马接茬,异口同声道,“但是我喜欢!!!”


就是,追媳妇就得不要脸,他那时候就是太要脸,才让凌益那个混账钻了空子。


凌益并不满意梁友安,但宋三川也不是他儿子,他也没立场去说,更何况帝后妃都很喜欢,有眼色的他当然不会唱反调,但那张脸和他儿子凌不疑一样,怎么看怎么膈应。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今天是俱乐部的“破发日”,张岩发球让每个队员来接,他们要么接不住,要么就如蒋焦焦一样接下以后总打出界或者过不了网。


眼瞅着技术最好的蒋焦焦都不行,众人有些垂头丧气,而一边的宋三川则是趁机仔细观察张岩发球的动作和角度,准确测算出发球的位置,也是验证他之前通过研究他的比赛视频而总结出来的规律。


蒋焦焦破发失败,张岩刚想离开,宋三川从身后叫住了他,张岩不相信他能接住,借口没资格拒绝了,但宋三川却用激将法又让他同意了。


张岩随意的发了一个球,谁想到宋三川准确接住了球,张岩被打得猝不及防失了这一球,同样没想到的梁友安和队员们全体起立,为宋三川加油叫好。


通过这一球,张岩认真了起来,可第二球却没过网,准备提前开跑的宋三川连忙收回跨出去的脚,但这一切却被张岩看在眼里。


之后,张岩摆开架势又发了几个球,角度都很刁钻,但宋三川从不放弃任何一球,除了一球没救回来,其他都稳稳接住了。


到了最后一球,一边的老火忍不住和许坦嘀咕,觉得宋三川悟性很高。


两位助教说着,那边宋三川也用羽毛球的扣杀打法,擦边赢了这一球,至此,宋三川破发成功。


张岩等人因为这扣杀打法有些傻眼,蒋焦焦等人却激动的一拥而上,将宋三川扔向空中庆祝胜利。】


天幕上在欢呼,古人们也在欢呼,竞技体育的魅力就在于此,哪怕不懂,可他们知道赢了呀,赢了就值得高兴!


“激将法对男人永远管用。”文帝摸摸小胡子,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可算是崛起了,急死朕了。”


越妃虽然专心看别人谈恋爱,但这会儿也真心为宋三川高兴,“有天赋还愿意努力,他不成功谁成功?”


宣后也被这气氛感染,难得兴奋起来,“这就叫学以致用,宋三川把学到的都融会贯通,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梁友安则是对宋三川伸出手,笑着说,“恭喜,你的冠军之路从此开启~”


“都是梁经理有眼光,能看中我这只瘸腿的千里马。”宋三川谦虚道。


凌不疑想起了之前王国超教练的话,也道了声恭喜,“羽毛球的打法被你转化成技术优势了。”


两个极端,幸运的是宋三川往好的那一端发展了。


“这个张岩可不是打不过,是有意试探呢,结果很惊喜。”吴将军笑的爽朗。


虞侯点点头赞同道,“那是,以后的日子总算有点盼头了。”


崔侯哈哈大笑,“这么一群不成器的里面出一个好笋,就像你家十几个儿子里面要是突然出一个子晟这样的,你脸都能笑烂喽。”


“果真如此,我必会祭谢先祖,都是祖宗保佑。”虞侯不置可否。


太子一直都是合家欢的支持者,这会儿也宋三川高兴,“张岩其实很喜欢宋三川这样有天赋又努力的运动员,就是拉不下脸。”


五公主吐槽,“他继续嘴硬下去,就要错过这么一个好苗子了。”


谁说不是呢~


高兴的事儿看过了,接下来天幕一黑,古人们纷纷猜测这次又是什么奇人异事,难不成是另一个女帝?还是又是后世的军备力量?


谁知道这两个都不是,几个加粗的白色大字——  

【勿忘国耻】 

【落后就要挨打】 

【求赞求❤️推荐啊~终于写完14集啦~近代史视频可选择性观看,观影反应还是走彩蛋,免费粮票解锁!不影响正文哦~】

  

评论(23)

热度(3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