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5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主要还是为了让凌不疑社死,哈哈哈~】

【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一起社死叭!】

【第21章开始加入现代各种视频~】


大清在文朝心里已经是烂的不行了,想想都想骂不肖子孙,竟然被外邦人欺负成那样。


天幕大概知道他们被气着了,继续播放甜甜的爱情。


【张岩遵守承诺任命宋三川为队长,宋三川用实力证明自己不是为了谈恋爱来俱乐部,希望张岩把之前误会梁友安的话收回,张岩愿赌服输,当众向梁友安认错,宣布队长是宋三川,让宋三川明天跟着他练球,队员们一起为宋三川欢呼。


陈哲请队员们吃烤串为宋三川庆祝,经此一役,蒋焦焦对宋三川心服口服,从此把他当兄弟。


宋三川羽转网成功,张岩也不再拧巴,梁友安心情大好,趁机说出自己的最终目标,要在一年之内把俱乐部打造成A级,还要把他们培养成最好最专业的球员,梁友安给每个队员都寄予厚望,不同的队员她给他们定下了不同的小目标,队员们信心满满的答应下来。


饭桌上,吃的好好的,陈哲调侃代奕交了女朋友也不告诉哥哥们,代奕欲盖弥彰解释只是朋友,但是大家都明白,纷纷起哄。趁着这个气氛,陈哲说起球队众人的感情问题,问到宋三川的时候,他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梁友安不自在的低下头,但是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暗自偷笑。


众人一听,来劲了,问他是谁,让他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帮忙追。


宋三川瞥一眼偷笑的梁友安,拒绝了这个提议,表示想靠自己追。


饭后,梁友安打车回家,宋三川不放心送她上车,临上车前,却又把车门压上,找梁友安要手机,把自己设定成她的紧急联系人,随后顺势提出之前的约定,羽转网成功就约会一天。


快刀斩乱麻,约好了明早九点去接她后,宋三川转身就跑,不给梁友安反悔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七点,宋三川就爬起来捯饬自己,临出门前又回过头随便练了两下,确认胸肌还在,这才精神抖擞去接梁友安。


两个人去逛野生动物园,梁友安很开心,宋三川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他们俩和动物们互动,高兴地像两个孩子。


休息时间,两个人一边吃冰激凌,一边畅谈俱乐部的未来,宋三川发誓要做零封对手,法语里零的发音和爱love很像,而梁友安念love的时候特别好听。


离开动物园后,宋三川带梁友安玩抓娃娃机,两人浪费了许多钱都没抓到,梁友安当机立断要走人,但宋三川却撒娇要再玩一局,这次终于抓到一个心形玩偶,当场送给梁友安。】


太甜了叭!!!


文帝摸摸小胡子,“这就很不错嘛,就这样,一把拿下,别磨蹭了!”


“这么明目张胆的眉目传情~”越妃啧啧个不停。


五皇子吐槽,“蒋焦焦他们是眼瞎吗?宋三川和梁友安都这么明显了,这还要问吗?”


“趁这个时候,赶紧说开就能在一起了。”万萋萋激动的直搓手,“话本子都是这么个套路。”


程少商忍不住打击她,“这两个一直不按套路来啊,我总觉得……”


话没说完,程少商的嘴就被万萋萋捂上,“别乌鸦嘴!”


宋三川和梁友安自己看着都忍不住姨母笑,这非工业糖精确实超标的过分。


“九点接我,你七点就起床,捯饬了两个小时啊?”梁友安调侃宋三川,女人嘛,看到自己爱的男人这么重视和自己的约会,哪有不乐的呢?


宋三川笑着说,“想到要约会就睡不着,还不如早点起来捯饬。”


“子晟,他这出门前又临时操练是什么意思?怎么还捏自己……”太子是个文弱书生,完全不懂这一通操作。


凌不疑沉默了几秒,才面无表情的解释,“这样可以显得肌肉更结实。”


“啧,合着就是想让梁友安馋他的身子呗。”嫁了人的三公主百无禁忌,一语道出宋三川的小心机。


梁友安不爱锻炼,可不知道男孩子的小心机,听到这,便悄悄和宋三川说,“其实你直接打赤膊在我跟前奔来跑去就行了,这……太隐晦了!”


宋三川一拍大腿,夸张的懊悔道,“我早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姐姐啊,早知道我早就脱给你看了。”


凌不疑:“……”


不要顶着我的脸说这么不要脸的话!


梁友安感慨,“乐吧乐吧,大甜之后必有大虐~”


“你还说呢!你都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有多难过。”宋三川现在想想都揪心。


梁友安:“……”


我有罪!


【天黑了,宋三川和梁友安玩闹着来到停车场,宋三川趁机向她表明心意,表示自己是特别认真的喜欢她,梁友安很感动,但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你刚凭你自己的本事,向所有人证明,我们俩不是那种不正当的关系。然后转眼就跟我说,你喜欢我。这算什么呀?我负担不起你对我的喜欢。”


宋三川失落的低下头,看他这样,梁友安心里也不好受,但她只能狠下心,故作潇洒的叹口气,继续拒绝。


“没准我年轻的十岁,你刚刚的这个表白能打动我。但这就是我和你之间差出去的时间。打球,赢对手,拿冠军……是为了自己。不要把这些挂在我身上。我负担不起另一个人的人生。”


梁友安表示现在她一心只想把俱乐部经营好,还说自己对他花的所有心力都是出于经理和球员,让他不要多想。她希望宋三川可以一心一意打好球,不要被感情的事阻碍前进的脚步。


梁友安把心形玩偶还给宋三川,然后就开车而去,只剩下宋三川在黑夜里黯然神伤。


宋三川垂头丧气回到假发店,安从看出他有心事,问他怎么了,宋三川告诉他,今天和梁友安约会了,安从听过他手上的心形玩偶推断出宋三川表白被拒了。


“你呀,太嫩,那喜欢人那心劲儿,完全藏不住。我跟你说表白这个事儿啊,就跟俩人在牌桌上似的,你得多试探几番,大概其,知道对手什么牌了,再出手。”


“成年人之间的表白,那都是心照不宣的,水到渠成。哪像你啊?完全不知道对手什么牌,直接就亮底。太容易失败!”


安从这一番剖析+指导,惹得宋三川自嘲一笑,“什么叫失败呀?我连上这牌桌的资格,都是拿转网成功换来的。我难不成还期待,约一次会,人家就乐意跟我在一起了?”


“但你说的对。我是喜欢她,这事儿藏不住,我也不想藏。说了就说了呗,被拒绝了,我就再使使劲儿,没什么的。”


说着,宋三川又打起精神来,打算重振旗鼓,继续加油,坚决不放弃。


另一边,回到家的梁友安想起宋三川失望的眼神,心里充满自责。


“你就那么不留余地的拒绝了?”罗念看得清,又问她,“其实你对他还是有好感的是不是?”


梁友安不说话,把脸埋在枕头里,此时无声胜有声。


“没必要。”罗念劝她,“你不会还在为那个渣男杨开奇的事儿过不去了吧?没有必要为了暗淡的人错过了闪耀的未来呀!”


梁友安坦然道,“其实跟他们还真的没关系,恰好是因为我见识过那些不光彩的爱,才让我更坚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有真爱的。”


话音一转。


梁友安又怅然若失的说,“只是,我不相信真爱会落到我头上。”


“我承认,今天宋三川给我表白的时候,他巨认真,我有点被吓到。但他是小孩儿啊,小孩儿的爱哪有定性啊?就算他是热烈的,美好的,那如果是短暂的,伤人的呢?那我可不要开始。”


梁友安觉得事业更重要,而且宋三川一路走来不容易,梁友安不想他为感情的事分心,才狠心拒绝了宋三川。】


“哎呀哎呀,这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样了啊!”文帝急得叉着腰来回走,“梁友安这个小女娘,就是想太多!”


“陛下,梁友安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是为了宋三川的前途着想。”越妃倒是挺赞同梁友安的做法。


宣后也支持梁友安,“梁友安此举是希望宋三川可以为了自己打球,而不是把自己的人生再一次寄托在别人身上。”


有些阅历的都知道梁友安做的没错,崔侯和安从共情了,毕竟他也被拒绝过,还都是另一种程度上的好大爹。


“这安从估计只听到转网成功这一句了。”


纪尊夫人好奇极了,“我倒是想看看杨开奇有多俊俏,能伤梁友安至此。”


“是啊,怎么着也得比奈特强吧?”小越侯夫人猜测道。


宋三川闻言冷笑,他啥也不说,就等着梁友安社死。


梁友安现在已经开始社死了,杨开奇……那会儿眼神是真的不好(/_\)


理都懂,但是还是看的人不舒服,明明是两情相悦啊!


“球我打,你们俩好好在一起行吗?”万萋萋可着急了。


“宋三川太可怜了,表白被拒绝,还要自己一个人下那么高的楼。”


“也不知道开车送一下,梁友安也太狠心了!”


袁善见谨慎的分析,“其实梁友安考虑的也不错,宋三川若是不爱了,也还年轻,但她,已经赌不起了。”


“宋三川现在除了一腔爱意,什么也拿不出手,确实应该安心先把事业搞好。”萧元漪站在长辈角度,并不看好宋三川。


宋三川以前哪里知道梁友安心里的想法,他隐约明白梁友安是为了自己好,但亲眼看到听到,他会就更深刻了。


“梁友安你拒绝的对,但不影响我难过。”宋三川直击要点,“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不相信我对你的爱。”


梁友安没有狡辩,只是笑着靠在他肩头,轻声道,“现在我信了。”


边上凌不疑心里苦,因为他也被拒绝过,文帝还总说他不主动,那不是人家看不上自己吗?


【梁友安决定要注意以后和宋三川相处的分寸感,罗念吐槽她不如先想想明天见面怎么搞,毕竟很尴尬。


结果,第二天梁友安一早去俱乐部上班,发现宋三川正在维修大门的灯牌,他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和梁友安打招呼。


见状,梁友安不禁松了口气。之后,她召开紧急会议,宣布了近期的目标,张岩当众表态会全力支持她的工作,只是目前能上场比赛的职业球员太少。


梁友安只好带着罗念回母校招队员,没想到负责网球这个项目的竟然是杨开奇,他现在是经管学院的院长,梁友安不想接触他,只好另想其他办法。


宋三川加练到很晚,看到梁友安还在加班,他特意叫外卖点了梁友安最爱吃的猪排饭,梁友安故作冷淡,还劝他不要浪费感情。


宋三川委屈巴巴的表示,“那人心上又没有装水龙头,说喜欢的时候拧开,被拒绝了就关上。我喜欢你这件事情。暂时也收不回来。”


这委屈劲儿让梁友安有些不知所措。


见状,宋三川以退为进,以离队刺激梁友安,最终成功的让梁友安接受了猪排饭,也答应他,以后恢复到和以往那样的相处。


宋三川问起梁友安职业球员名额的事,梁友安说情况乐观的话还差一个,他顺势提出自己的来意,想让梁友安给自己留点时间,他来补齐最后一个职业球员的名额。


梁友安觉得这对于宋三川而言很难,毕竟他刚刚羽转网,两个月的时间能够完全适应就已经不错了,如果过度透支自己会对他的职业生涯不利。


宋三川称自己已经二十二了,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了。梁友安说他不听劝,但宋三川却坚定的再次表态。


“就跟抓住那颗心一样,我志在必得!”


梁友安感受到他的焦虑,也被他的真诚震撼,只能无言的低下头吃起猪排饭。】


“这么看着,真的很不要脸,都被这么拒绝了,还凑上去。”文帝实话实说,话音一转,又表示,“不过追女娘就要这样,哪有被拒绝一次就放弃的?”


越妃点头应和,“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嘴还那么会说,活该他宋三川有新妇!”


凌不疑不禁瞥向宋三川,这人到底是怎么能脸皮这么厚的,刚被拒绝,就又上赶着,一点伤心和调整的时间都不需要嘛?


三皇子现在都没眼看他偶像凌不疑了,太崩人设,“还不是仗着梁友安喜欢他,真要是没有意思,他再怎么委屈也不会搭理他的。”


梁友安现在站在旁观者角度看,也发现了宋三川的小心机。


“我说什么来着,有天赋的运动员就不可能笨,看你这情商和智商,把我都给整迷糊了。”


宋三川不以为然,一脸骄傲嘚瑟,“我要不耍点心眼子,咱俩还有现在吗?”


“你也太好哄了,一哄就开心。”凌不疑有点恨铁不成钢。


宋三川毒舌依旧,“好哄才有老婆,像你这样难哄的,这不是还单着吗?”


凌不疑:“……”


“告诉你啊,会撒娇的男人最好命,不管姐姐还是妹妹,都受不住。”


梁友安轻拍他一巴掌,“瞎说什么呀,别乱教,找不到老婆你负责啊?”


“瞎说吗?”宋三川凑近了甜甜的喊她,“姐姐真的不喜欢我撒娇吗?”


梁友安避而不答,故作冷漠。


“姐姐~”


“姐姐~姐姐~”


“姐姐~姐姐~姐姐~”


光喊姐姐就算了,还像小狗狗一样蹭,简直了。


女人们看的眼冒绿光,直面梁友安的快乐,男人们则是如鲠在喉,想吐又吐不出来。


“阿父,要不给我招赘一个小的吧?”万萋萋觉得太香了。


程颂:(°ο°)


程少商刚被爱情伤过,完全不想这些,就看着猪排饭不停的咽口水,“看起来好好吃啊,后世也太幸福了吧!”


程始丢掉手里的饼子,嘴里发苦,“跟他们比,咱们吃的就是猪食吧。”


约完会被拒绝,实在有点虐,天幕一黑,放了点好东西——

  

【梁友安的快乐】 

  

看到这标题,还琢磨是什么快乐呢,结果一看,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快乐!


这腹肌,这身材( ̄~ ̄)

  

这真的是免费能看的吗?


有老婆的都忙着给老婆遮眼睛,妇人们则是忙着拍开丈夫的手,生怕漏看了一秒,未婚女娘们大多害羞的捂住眼睛,但是手指头缝也太大了吧?


“这成何体统!简直有辱斯文!”


文帝三个老婆,两只手遮不过来,而且越妃还烦他得很。


“看一眼又怎么了!陛下你不要太过分!”


古人怎么样梁友安不管,她掏出手机全程录屏,看的宋三川很无语,“回家我练给你看就是了,干嘛还拍这个这么麻烦?”


梁友安恍然大悟,“对哦,我忘了。”

  

又被秀到的凌不疑:……


“拍归拍,你不要外传,不然我就不干净了,我是你一个人的。”宋三川很守男德。


梁友安指着天幕,“你已经不干净了。”


宋三川:“……”


女人们羡慕的要死,就说为什么不可以一户一川?有福同享啊!

  

【求赞❤️求推荐啊~双击一下就行啦~没有赞赞没有动力哎(/_\)写到16集啦!离21集越来越近了( ̄~ ̄)】

  


评论(12)

热度(5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