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18.

暂时摆脱了那群八卦的军嫂,顾一野和阿秀才放缓脚步,慢慢的晃到小超市。


家属院附近就这一个小超市,里面的东西种类挺全面,一般家庭用品在这都能买到,不然总不能买瓶酱油还跑到镇上去吧。


女性用品区在很里面,一个小小的货架上,这时候的卫生巾还没后世那么多牌子,什么苏菲、护舒宝这些,都是没有的,只有安尔乐、芳婷之类的,再过个十来年,这些牌子在市面上都看不到了。


阿秀都忘了,看到这些才想起来,说起来她应该也是这几年才用上卫生巾,山区里别提卫生巾了,连月经带都是污秽的存在,根本没人会普及这个。


卫生巾对于山区里的人来说,还是奢侈品,或者说,哪怕在这个家属院中,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看阿秀不一动不动,顾一野以为她在纠结,或许是没见过这么多牌子,就指着最贵的那个,“这个贵,肯定好,我上次给你寄过去的就是这个。”


好了,上辈子是老顾给她启蒙卫生巾的,这辈子竟然是小顾,她还在想办法怎么圆卫生巾这个bug,因为以之前家中的经济状况,是不可能用得起卫生巾的。


这下好了,顾一野自己找补了。


阿秀没说什么,点点头拿起这包,然后准备去结账。她来之前还想着买多少日用买多少夜用,这一看,是她想的太多了,现在还没那么多花样。


其实阿秀最想念的是安睡裤……


呜呜,也可以说是成人纸尿裤,简直是防侧漏的神器。


老板是个懂事的,装的时候给他们拿了个黑色塑料袋,其实就在后世,人们对于这种私密用品都很在意被别人看到,更何况现在呢。


等出了小超市,又走出了一段距离,顾一野才说话,蹙起眉特别认真的对阿秀说,“阿秀,这个东西能买贵的不要买便宜的,有些东西也许便宜有好货,但这种东西贵肯定有贵的价值,不要为了省一点小钱,伤害了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我就是没见过这么多牌子,多看了几眼而已。”阿秀看他这么严肃,便拽过他胳膊挽着,顺手把塑料袋给他拎着,“这也不是贵就一定好,这得看个人感觉,有些人就觉得便宜的那个好用呢?”


“不可能吧?这个难道不是贵的更舒服?”顾一野其实看过成分表,贵的含棉量高,想来是更舒服的。


阿秀也没多跟他争执,转而说,“的确良也很贵,但我觉得棉衫更好穿。”


其实具体如何都是看各人感觉,但确实这年头的东西讲究一个一分价钱一分货,不像后世水分那么大。


原本往家走的,但是走可以办,顾一野停下了脚步,提议道:“要不我们别回家了,直接去夜校报名吧?”


“啊?不先把东西放家里吗?”阿秀疑惑。


顾一野尴尬的摸摸鼻子,别扭的小声说,“回去还要路过那些嫂子,出来又要路过一趟,不如省了这两趟,少被调侃两趟。”


“哈哈哈,顾连长也有怕的时候啊~”阿秀乐死了,看把顾连长臊的,都不敢回家了呢!


阿秀也被臊怕了,所以这个主意全票通过,夫妻俩脚下一拐,往负责夜校报名的办公室去了。


这个夜校是军区联合镇上的夜校办的,军属报名有优惠。这个优惠当然是军区掏钱补上,主要就是让军属们积极的报名学习,要手艺有手艺,要艺术有艺术,省的天天闲着无聊净捡鸡毛蒜皮的事吵架。


不过,声势尽管浩大,来报名的军属却一个都没有,政委愁的头都要秃了。


阿秀的到来,成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绝望的政委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顾一野和阿秀都想不到能被这么热情的对待,政委嘛……他说起劲了,你也不好打断,两人只能跟见着了教导主任的学生一样,乖乖的听着,时不时地还得被点名起来回答问题。


对于第一个来报名的,印象绝对的深刻,政委一个劲的夸阿秀有觉悟,有上进心,夸的阿秀都不好意思了。


夸完了,有个现实的问题来了。


那就是报名的人太少,本来说派辆车包接包送,反正都是晚上的课,都固定的时间,一趟拉完,再一趟拉回来,方便得很。


谁知道就阿秀一个,这就尴尬了,只为她一个划一辆车不现实,可要是不解决这个问题,这唯一的一个报名的可能还得跑了。


阿秀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


“我可以骑自行车去,摩托也行。”阿秀自己提出了解决办法。


政委惊讶的看着她,“你会骑摩托?看不出来啊?”


顾一野也很震惊,别说摩托了,他以为阿秀连自行车都不会。


阿秀心说自己当然会,但是这会儿必须摇头,坦然的否认了,“不会,但是我可以让我爱人教我,就是摩托需要您批一下。”


“害~”政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我就说,摩托在老百姓当中也还没那么普及,北上广大城市普及率还高一些,咱这也就自行车了。”


阿秀也没觉得被瞧不起了,而是国情确实如此。


“以后老百姓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也许再过十几二十年,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了。”阿秀笑着说。


政委这个岁数的军人,多数都是建国那会儿还乱着的年代生的,当兵也是为了保家卫国,让百姓过上和平安定的日子。


甭管现在是不是安逸成咸鱼,但这话还是爱听的。


“你这个小同志,说话真中听。”政委大手一挥,同意了阿秀要借摩托的请求,连原本打算提供自行车的想法也不提了,“你先过渡一段时间,估摸着有你带头,以后报名的就多了,到时候车接车送,安全又舒服。”


顾一野再一次的被社牛老婆震撼到了,他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来报个名上夜校,结果却拐到了长期使用摩托的福利呢,这事儿已经完了。


出了政委的办公室,顾一野才问阿秀,“为什么要骑摩托?自行车不是也行?”


“摩托有军区牌照,没人敢偷,也没人敢惹,毕竟你也不一定每天都有时间接我,这样比较安全。”阿秀说起这个又庆幸又担心,“骑自行车我怕被偷了,借人的车我得赔,自己买的我能心疼的死,还是摩托来的安全。”


这么说来,确实有道理,顾一野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摩托都是上牌照的,军区的牌照如果敢偷,算他胆子肥。


当然,八月镇这一片是没有这种胆儿大的,这边因为有军区在的原因,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比周围安稳的多。


“正好,我还想着后面几天没事,该干什么呢,这下有事做了,如果快的话,我还能顺便教你开车呢~”


阿秀惊喜的追问,“真的?!真的可以学开车?”


当然,阿秀是会开车的,前世她是有驾照的人,而且自己也有车。


可是到了这里,别说驾驶证了,她连车都摸不着,就算说去考驾照,可是她考驾照干嘛呢?这个时代不是后世那种高考完就跑去学个驾照的时候。


“对,你都说了,我不一定什么时候都在,万一有事要用车,你省了再求别人帮忙开车了,车倒是不用担心,很好借。”


“那也不行,得有驾照吧?人家不会因为我说我会开车,就真的让我开车,起码得有证。”


顾一野抠抠她手心,“你先学着,等差不多了我带你去考试办证,很快的,部队办驾驶证没那么复杂。”


这可太好了!


“听你的,有了驾驶证,也许就多了个就业路子。”阿秀开着玩笑。


这么一规划下来,本来无所事事的婚假瞬间充实起来。


往家走的路上,顾一野盯着手里的黑色塑料袋好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阿秀,下午我们去一趟医院吧?我记得你那个一直不准,还会痛经,我听人说这个中医调理很管用。之前我给你带过的药包就是军区医院一位老中医给开的,他当时就说最好你人亲自去一趟。”


阿秀本来也打算去的,但是看顾一野这么放在心上,哪怕不是第一次经历,还是感动的心酸。


“好,其实我本来打算等婚假之后再去看的,就是感觉婚假去医院不吉利。”


顾一野本来以为费给一番口舌才能说动阿秀,谁知道这么顺利,当时就笑的兔牙都露出来了,“这是迷信,咱可不信这个。”

  

【求赞❤️求推荐啊~afd:劝你不要太嚣张更至52章!】

评论

热度(2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