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19.

医院还是那个医院,八月镇就这么一个军区医院,这年头中医不如西医吃香,毕竟西医立竿见影,所以医生还是上辈子那个老医生。


整个军区医院就这么一位老中医,挂号好挂,就是等号有点慢。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自然得好好的询问病情。


等了快一个小时才到他们,不然顾一野都要发愁了,怕赶不上接小飞。


“哪里不舒服啊?”老中医接过挂号单,见他们手中没病历,就摸了本新的病历出来,翻开,“名字,年纪。”


“阿秀,30岁。”


“这个姓少见啊,头一次遇见。”老中医一边龙飞凤舞的写,一边唠嗑,“继续,哪儿不舒服。”


“痛经,那个也不是很准,可能是月子没做好,生完孩子才这样的,生孩子之前都正常。”


阿秀虽然没这边的记忆,但是做姑娘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没有这些事,都是生完小飞才这样的。


张飞是1984年七月上的战场,小飞也是那时候怀上的,怀胎十月,但哪有将将好十个月生的,来年四月中旬,九个多月的时候小飞就出生了。


那几天其实做的还不错,那时候张妈妈身体还行,能帮她带小飞,婆媳两个虽然难点,但好在都是健康的,一起带个孩子很轻松。


那几天之后她就接到消息说部队回来了,她这才赶忙跑去驻地等张飞,急着见人也是急着领证,小飞上户口需要用的。


谁知道人没见着,只见着了骨灰盒。


也是因为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张妈妈才突发心脏病,一病不起,老的病了,小的又是个奶娃,全家的担子落在阿秀一个人身上。


这种情况还坐什么月子,家里家外都是活儿。


这种情况医生见多了,没多说什么,只让她把手伸出来,放下笔后,给她切脉。


沉吟片刻,老中医才撤回手,一边低头写病历,一边说病情,“问题不大,月子没做好受寒了,而且差点积劳成疾,之前苦过一段日子吧?”


“之前在乡下,这才随军。”阿秀简单的概括了经历,这年头多的是军嫂这样,也不是多稀奇,何必说出来卖惨。


老中医估计是自己脑补了什么,看顾一野的眼神有点嫌弃,八成以为是那种把老婆孩子丢老家万事不管的家伙。


“不过还好啊,这两年你自个儿养的不错,没那么操劳了,接下来喝点药,看看效果如何。”老医生也没把话说那么全乎,留了余地,“痛经这种事,最是不好治,有些喝了药能好,有些生了孩子能好,还有些就是怎么不见好,子宫是个很脆弱的器官,一旦受寒,就需要长期的养护,你也别着急。”


顾一野眉头紧皱,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这不等于是什么都没说吗?


阿秀却点点头,继续说她的诉求,“医生,如果我想要孩子,这个会不会有影响啊?”


“要孩子?不是有一个了吗?符合政策吗?”老中医发散性的思维又脑补了狗血剧情,眼神已经从嫌弃改为了瞪,“男宝女宝都是宝,你是不想在军队继续干了是吧?”


顾一野:“……”


冤枉,简直是六月飘雪啊!


顾一野想解释自己没有,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张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


这幅样子落在老中医眼里就是还想狡辩!还想来那一套封建落后思想!气的吹胡子瞪眼的,看样子想砸东西把这人赶出去。


阿秀要被老中医笑死了,他还是和上辈子一样逗,看看委屈巴巴的顾一野,阿秀憋着笑解释,“医生,您误会了,您听我说几句。”


不想,老中医大手一挥,根本不给阿秀解释的机会,“你不用说,他是不是拿离婚威胁你了!你别怕!他敢提你来找我,我给你去政委那作证,看他在部队还能不能干下去!”


阿秀:“……”


顾一野:“……”


您戏真多,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怕不是被中医耽误的演员吧?


顾一野最听不得离婚,本来阿秀结婚之前态度就一直若即若离的,总想把他往外推,这结婚才好几天呐!


“离什么婚啊,我刚结婚!”顾连长没好气的瞪回去,“能不能听我们把话说完啊?”


老中医傻眼了,呐呐的嘀咕:“刚……刚结婚?”


顾连长忿忿不平的强调:“我十天的婚假连一半儿都还没过去呢!”


阿秀扯扯顾一野的袖子晃晃,又拉着他手紧紧握住,然后对老中医歉然一笑,“不好意思啊,是我刚才没说清楚,我这是二婚,孩子是前头那个带来的,我想给他再生一个,但是他担心我身体,这才拉我来医院看的。”


老中医这才意识到自己闹笑话了,尴尬的一批,连忙道歉,“对不起,我这……”


“您也是好心,我懂。”阿秀没计较,直接把事儿给揭过去了,“按理说您也没必要管我们的闲事,还不是看不过去,想我们过得好一些。”


闲事……


确实是闲事。


老中医战术性咳嗽两声,飞速的转移话题,病历写完了写药单子。


“不影响要孩子啊,现在就能要,你这月子里带来的病,也许生完孩子好好做个月子就能带走了。”


“真的?现在就能要?”阿秀惊喜的不行,她以为还得再等两年。


“你岁数也不小了,要孩子就赶紧要,不然年纪上来了恢复慢,可受罪了。”


阿秀连忙去扯顾一野的手,还给他疯狂使眼色,就是让他听听医生的话,这可不是她嘴硬。


“不过呢,怀孕是需要两个人努力的,再好的地,种子不行,也没用不是?”老中医开完药,又对顾一野招招手,“这位小同志你来,给你看看。”


不行什么?


什么不行?


谁不行?


在这方面顾一野还是很在意的,男人就不能被说不行。


一方面他不想伸手,一方面又想打脸证明他行。


最后在阿秀的示意下,顾一野妥协了,坐下来让老中医给切脉。


“嗯……这都结婚了,怎么还那么燥呢?”老中医嘀咕两句后,就一本正经的对阿秀吩咐,“不够心疼老公啊,已婚的哪有跟未婚一样燥的?”


阿秀:“……”


这是内涵她和老公啪啪啪少了?


不是吧,还要她咋样啊,天天累的腰酸,这还满足不了他?


顾一野倒是明白了老中医的意思,立马乐的咧一嘴大白牙,还回头冲阿秀得意的笑。


这下他不就可以奉旨办事了~


“小同志没问题啊,要孩子的话就赶紧加油,这些药都是温养的,不影响怀孩子,怀了以后就先停了,等生完孩子再看。”


“备孕的话,记得去领个叶酸吃着。”


夫妻俩连连点头,一人得个好消息,哪里有不听话的份?


阿秀高兴于现在可以怀崽,顾一野高兴于可以奉旨啪啪啪。


就是说,造人也是需要干这个的,所以不冲突。


阿秀已经能预见到之后的日子有多操劳,但是她又不能拒绝,想要生孩子,还得靠他播种呢……


出了医院,阿秀就怒捶顾一野,“丢人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让你上床呢!”


顾一野只能受着,这他也很冤枉,谁知道看个医生被调侃夫妻生活太少啊,虽然他也确实觉得每晚都要不够。


“那你看以后……”顾一野拿不准主意,他是不想那么快要孩子的,但是医生说的也是,早生早恢复,大龄产妇更伤身。


“顺其自然!那个套……别用了。”


“好,那我们一起努力~”


阿秀看他那认真的劲头,就双腿发软,感觉以后晚上可能会越来越难熬。

  

【求赞❤️求推荐~afd:劝你不要太嚣张已更新至54章。】

评论(3)

热度(2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