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21.

小飞是靠近我的借口?


阿秀觉着这说法有点意思,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阿秀都觉得顾一野的初始动机是小飞,至于之后感情好不好,那是两个人磨合的好。


真想要好好过,与凑活过,那是两个过法,显然顾一野是想要好好过,所以一直都做的都很好。


但是这个小顾却告诉她另一个可能。


“不能吧,你不是说……”


刚办完事,顾一野都没穿衣服,滴着汗的腹肌在眼前晃……


阿秀看着根本没法儿想别的,话也说不利索,连忙把被子往他下半身盖,脑子这才清醒的多。


顾一野被她这举动逗笑了,乐呵呵的把被子往拿开,然后下床去弄热毛巾,给她擦完以后,自己随便擦了两下,这才钻进被窝抱住她。


“我说什么了,你再想想。”


阿秀就真的认真想,怎么想都觉得还是小飞是正装,自己是赠品。


“妈生病那次,你第二次来知道有小飞了,之后才提的要跟我一起生活,养大小飞,撑起这个家。”


“可是比起你和小飞,难道不是张妈妈更令人担心吗?正常人的思维来说,她晚年丧子,还有心脏病,你再嫁她没人管,你不嫁,那么多活就你一个人,也管不了她太多……你看我从头到尾提过张妈妈没有?”


阿秀:……


好像真的是这样?


“比起张妈妈晚年丧子还病痛缠身,比起小飞从小没爸爸,我更心疼你拖着孤儿寡母不容易。”


顾一野觉得自己心态不太对,这也是近些年才想明白的,当时他一直以为是个人英雄主义上头,可是这些年缓过来了,平静下来了,才有点明白。


他只是心疼阿秀而已,如果不是阿秀,可能他不会想结婚,他会给钱写信,但不会拿婚姻去填。


有些事,可能就是命中注定,像那条红裙子,像那场刘三姐……他们之间,也许从初见开始,就有了端倪。


“但是我没办法通过张妈妈绑住你,而小飞却可以。他是很重要的一环,因为你不可能找到比我对小飞还好的再婚对象。”


阿秀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这么听着,感觉这男人好心机啊。


可是这种事有什么心机不心机的呢?他们之间清清白白,在一起的时候两人都是单身,没碍着谁。


耍点小心机追对象有什么错?


哎,不对!


阿秀突然掐了他腰一下,没好气的质问:“可你那时候不是有女朋友吗?你还心疼我?这算不算精神出轨?”


顾一野:……


为什么感觉有种翻车搞砸了的感觉?


但是他和江南征的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啊!


也就是阿秀,让顾一野的求生欲很强,这会儿才想着一定要解释清楚。


要换成江南征,顾一野压根都不惯她那公主病,反正一段时间不理,先跑来求和的肯定不是他。


顾一野腰上一点赘肉都没有,都是腹肌,除了腹肌就是皮,那掐起来,不止他疼,阿秀手也疼。


“嘶——”


掐人还把自己手掐疼了,阿秀本来三分的气,现在成了七分。


顾一野连忙握着手给她吹吹,“呼呼——下次掐别掐腰,胸那边软和点,好掐。”


“你……”阿秀被他这一出整得又消气消到了五分,这不上不下的,只能对着他胸口用力拍了一巴掌。


清脆巴掌声格外响亮,不过顾一野一点也不觉得疼,摸了摸被打的那块,乐呵呵的笑了。


阿秀瞪他。


笑了两声,顾一野察觉到不是对,立马抿紧了嘴,低头不吭声。


“你还笑!我可是听说了,你和高粱为了江南征在大雨里打的不像样子,可真浪漫,琼瑶小说都没你俩整的好。”


!!!


顾一野猛的抬头,脸上的笑意骤退,神色肃然,甚至带着怒气,“谁告诉你的!是不是她们跟你乱嚼舌根了!”


“你能做,别人就不能说吗?”阿秀淡定的反问。


这是阿秀无意间听到的,解手的时候几个嫂子在那说的,没想到她在蹲坑。


听完真的是……


惊!呆!了!


老顾那么不要脸的都干不出来这么秀的事,这个小顾还真是惊喜常在。


这么玛丽苏的剧情,小顾却是主角之一。


妈哎,听的阿秀替人尴尬的毛病都犯了。


酸不酸,隐约有一点,但对阿秀来说,其实跟她携手一生的是老顾。而老顾在前任的事上处理的很好,没什么让人误会的遗留问题,所以她不想把这个事归到老顾头上。


小顾这个事做的吧……真的有点不妥,平白多了个烂摊子留给阿秀。


如果是真正30岁刚从乡下来的阿秀,她敢保证,这会儿心里肯定要愧疚自责的不行,觉得是自己破坏了别人的感情,拆散了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一野被问的噎住,因为没法反驳,这事就是他做的,可是把以前的事放到他老婆面前嚼舌根,这都安的什么心啊?


提到那段岁月,顾一野还是很颓丧,连带的右肩仿佛又失去了知觉一般,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处理成那样了……那时候我状态很不好。我们一个连上战场,就回来几个人,又看到你过得不好,好像所有不好的事都凑到了一起。可身边的所有人都没事人一样,提到了顶多嘴上可惜两句,只有我走不出来,还都明里暗里说我想太多……显得我格格不入。”


PTSD!


阿秀知道这是战后创伤应激综合征,后世在军队中已经普及相关的心理疏导,但是现在这个年代还没有,只是少数人才知道。


甚至就像顾一野说的,很多人都会觉得得了这个病都是矫情。


阿秀心疼的抱住他,不是拥抱,而是抱住他有伤的那只胳膊,像她一直以来做的那样,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


“不是你想太多,也不是你矫情,只是你心思细腻,比别人更敏感。就像很多运动员,伤好了以后还会幻痛一样。这个是需要克服的问题,但不能因为这个就断定他不是个好运动员。”


老顾也被PTSD折磨了很多年,阿秀知道犯病的时候他有多痛苦。她不是心理医生,没办法利用专业知识治好他,但是她知道怎么缓解他的痛苦。


阿秀说的,顾一野都知道,他的主治医生也说过,他的身体没问题,身体上的伤好了,但是是心理上的伤却没好。


父亲也说过,他会这样是因为他比一般军人更敏感,这是把双刃剑。


被阿秀这么抱住,顾一野原本有点颤抖的身体又平静了下来,这让他觉得很神奇,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他确信只有阿秀能做到这一点。


顾一野歪歪头,两人的脑袋就紧挨着了,他犹豫了一番,然后有些语无伦次的说,“我和江南征的事有点复杂,你该知道高粱是喜欢她的。我没有说前女友不好的意思,就是她确实一直在我们两个之间摇摆不定。那会儿大概有种虚荣心,我和高粱什么都争,但他喜欢的人却选了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高粱呢。”阿秀幽幽的说道。


这叫什么话!


顾一野被阿秀这个岔打的很是无语,恨恨的冲她屁股打了一巴掌,“真想剖开你脑袋,看看你脑子里都想什么呢!”


阿秀知道这话有点太前卫了,连忙哄他,“哎呀,我错了,你继续说,继续说~”


“我和她一直分分合合的,每次都是高粱跑来让我低头,可以说这段感情里,一直都是三个人。”


阿秀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只能委婉的说,“……这可有点挤了?”


这高粱真的和老顾说的一样,遇上了江南征是他一辈子的劫,就跟被下了降头一样……


这事干的也太不地道了,每天虎视眈眈盯着兄弟的女朋友。


江南征就更那啥了,她明明有对象,却不明确彻底的拒绝第三个人,反而颇为享受这种左右逢源,明显就是拿高粱当备胎。


不是她马后炮,没有她阿秀这回事,这对也早晚得掰。


顾一野同意阿秀委婉的说法,搂着她继续诉说他的心路历程。


“彻底分手之前,其实才和好不久,也是高粱从中周旋的,那会儿就已经很勉强了。我状态不好,总是想着以前的人,所以就想着借着恋爱转移注意力。但这根本没用,因为我发现我跟江南征已经没有话说了。她不理解我,也不愿意听我说过去的人和事,很多时候跟我在一起都在说高粱怎么怎么……我不是吃醋,只是单纯的不想听,我真的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可以过的那么的快乐。”


这种心情阿秀懂,怕他情绪又上来了,连忙像哄孩子那样,轻轻的给他拍拍。


“一野,其实你们都没有错,错的是发动战争的人。战争让你们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成长,而你的成长之路太长,所以显得你有些慢。”


“谢谢,这说法倒是有些意思。”顾一野觉得今晚的阿秀再一次让他感到很惊喜,诉说的欲、望越发蓬勃,翻个身,两人面对面的侧躺着,他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精神出轨,这个说法我不同意。那会儿我对你的感情不是爱情,只是心疼,也是出于责任。彻底跟江南征分手后,在我们之间的每一封信,以及每一次的探亲中,这种心疼和责任渐渐变质成为爱,然后这些爱意一天天的肆意疯涨。”

  

【求赞❤️求推荐~如果觉得人20和21衔接不上,那是因为有部分剧情和🥩连在一起的,放不出来👀afd:劝你不要太嚣张已更56章

  

  

评论(4)

热度(3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