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7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第1-16章为纯文字观影。

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

第21章开始加入视频观影~】


【罗念一边做饭一边接电话,因为打算自己带女儿,所以无法接外地的工作,客户得知后也只能遗憾选择别的营养师。


这次的客户要求她发个方案先看看,罗念忙不迭的回房用电脑发邮件,不忘吩咐罗勒自己玩会儿,罗勒见她走了,盯着米袋子若有所思。


忙完出了房间,罗念却看见米撒了一地,罗勒想解释,但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罗念根本忍不住,冲着罗勒就是一顿骂,把气撒在了孩子身上。


罗勒被吓得大哭起来,罗念无心哄她,认命的趴地上收拾撒了一地的米粒,就在此时,梁友安从外面开门进来了。


瞧见闺蜜崩溃气愤模样,又听着干女儿的哭声,梁友安连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罗念把罗勒哄睡以后,她心里充满内疚,后悔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对罗勒发脾气,梁友安劝她不要自责,她独自一人把罗勒抚养长大已经很不容易了,让她不要再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罗念还是无法释怀,她觉得对不起罗勒。


“你知道吗?所有育儿书里面都会写一句话,说做个情绪稳定的妈妈,才是个好妈妈。这种话写在那儿,除了增加你的负罪感,内疚感以外,一点儿用都没有。”


“是谁读,谁都会觉得自己是个特失败的妈。”


梁友安看她双目含泪,心中也难过,就说,“那就不看,以后别看了。”


“罗念,你已经是我见到过最强的妈妈了。真的,你想你本来就一个人,还把罗勒带的这么乐观,懂事儿,勇敢,这都是你给她的能量啊!”


听到梁友安的夸赞和安慰,罗念低着头沉默了一瞬,忍不住的委屈,声音带着哭腔,“可是太难了,一个带孩子真的,真的比想的难的太多了……你知道吗?我,我这两天啊,我拒绝了几个出差的活儿,结果那客户一下就跑。”


“但是我又不想出差,我不想看见我闺女受委屈。这孩子就是……就像你说的,她懂事儿,她想我了她都不跟我说,她也害怕我难过。”


越想越难过,梁友安也不知道怎么劝,跟着无声的叹气,罗念抹了抹眼泪,最终也只能无奈又委屈的哀叹。】


这场面,众人多少替梁友安尴尬,碰上别人教育孩子,虽说是干妈,可到底隔着一层。


但在带孩子这种事上,男人和女人天生立场不一样,尤其在古代,男主外和女主内的职责划分很明确。


宣后本就溺爱放纵孩子,不然她那几个孩子也不会那么不成器,根本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担忧道:“其实罗勒也许就是单纯想帮罗念的忙,之前她看到罗念要盛米的。”


“只可惜人小手抖,这才撒了,而罗念因为工作不顺积怨已久,迁怒了。”越妃顺着宣后的思路补充,也不忍的叹气,“一个人带孩子确实不易,又要养家又要操持家务,偏也没有可信之人能有空帮衬一二。”


文帝哼了哼,“早知今日,当初又何必和离,不然孩子阿父多少能帮把手。”


越妃可不惯着他臭毛病,冷笑,“说的陛下您帮了很多手一样,要不是有成群的奴仆,我们还不如罗念,别说大定前的孩子,大定后的小五你都没抱过几回吧。”


“那我跟罗勒阿父能一样嘛……”文帝自我感觉良好。


宣后温温柔柔的反问,“敢问陛下哪里不一样?一样除了钱什么都不管。一样忙于事业不着家。一样妻子有着身孕还犯错误。”


文帝:“……”


错误本身五皇子赶紧缩了缩身子,生怕自己被拿来开刀。


有孩子的夫人们都感同身受,带孩子是真的不容易,她们非常理解罗念此刻的崩溃和气愤。


“其实还好了,她只要操心自己的孩子,都不需要处理夫婿的小妾通房庶子庶女……”


“可不是,我倒宁愿跟她一样,被自己的孩子气总比被别人的孩子气强。”


“我也是脾气上来了忍不住,发完脾气就后悔。”


程少商吃着果子,又阴阳怪气,“羡慕罗勒,阿母做错了还会认错,还会哄,放我们这,不敢想,不逼着孩子认错挨打就不错了。”


“你这是在指摘我呢?”萧元漪质问。


程少商故作无辜,“阿母何必对号入座,难道阿母觉得自己有拒不认错还反咬一口过?”


今天的程家母子也鸡飞狗跳。


看到后面,罗念边说边哭的时候,许多母亲们都共情跟着抹眼泪。


“道理谁都懂,又有几个能完全做到……”


“真没用,身为女娘连孩子都带不好。”小越侯吐槽。


许多男人也赞同地点头,“就是啊,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梁友安和宋三川听到这种言论,简直都要被气笑了。


“你孩子被你带的多出息啊,说来我听听。”梁友安指着小越侯就掰头,“官拜三公九卿了?还是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了?”


小越侯瞧一眼身边的唯一的嫡子,没脸回答,因为哪个也没有。


“那不说光宗耀祖,可懂事体贴孝顺?怕不是都能做爹的年纪了还不事生产,伸手找家里要钱不说,还成天惹是生非吧?”


天天为了跟人抢花魁造孽,懂事?体贴?孝顺?没被气死就不错了。


看小越侯那个死样子就知道答案了,梁友安呵呵冷笑。


宋三川觉得还不够,“富不过三代,这还没到三代呢就这死样子了,也不知道得意什么。”


“我们罗勒打网球都拿冠军了,你孩子拿什么跟她比?”


小越侯:“……”


文不成,武不就,除了带个把儿,一无是处。


小越侯世子被损了半天,不服气道:“一个女娘,早晚要嫁出去,再好又有什么用!”


“那人早晚也要死,你怎么现在不去死?”宋三川怼道。


噗。


许多和小越侯不对付的都憋笑,就说这逻辑完全无懈可击。


【张岩发现蒋焦焦压力太大,担心他在明天的积分赛上出问题,连夜发信息通知梁友安,让她明天去比赛现场亲自看。


第六届“飞跃杯”网球挑战赛正式拉开帷幕,蒋焦焦代表俱乐部上场,他的实力远高于对手,却因为发挥失常打输了,这已经是蒋焦焦第五次连续输球,张岩埋怨梁友安给蒋焦焦太大的压力,因为梁友安给蒋焦焦制定了小目标,让他打进男子前一百,这不仅不是激烈,反倒成了他的负担,梁友安想给蒋焦焦找心理医生。


蒋焦焦心烦意乱,不知道该如何走出输球的魔咒,他独自坐在球场发呆,宋三川感同身受,对他好言相劝,还说起自己当年打羽毛球的经历,宋三川和他同病相怜,一直输球到心里崩溃,他鼓励蒋焦焦尽快走出来,否则只能转行,甚至调侃转羽毛球的话,自己还能教他。


然而,蒋焦焦表示他本来是就乒转足,足转篮,篮转网……再转真的转不动了。


一瓶绿色的饮料出现在画面中,原来是梁友安请罗念为蒋焦焦做心理疏导,张岩详细了解了罗念的情况。


“一些顶尖的网球运动员,他们对自己营养师调的饮料会有一些精神上的依赖,嗯,上场之前呢,得喝一点儿,对比赛状态的提升是有帮助的,所以我就跟梁友安说了,我说我们也试试。”


这话踩到了罗念的雷点,于是不咸不淡的怼回去,“这么说吧,这几年呢,运动营养学已经被更多的职业选手认可了,大家都非常的重视科学饮食和能量补充,您要是单纯把这些能量水看做是精神依赖,倒是有点小瞧我们营养师。”


梁友安听到这就知道张岩惹到罗念了,拿人家专业不当回事,活该被怼,于是抿了抿唇,向后靠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继续看戏。


然而,张岩没听出来,颠了两下饮料,还是那副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反正有没有用呢,有待检验,对吧?只要对球员的信心有帮助,咱们就先试试。”


罗念目光灼灼的盯着张岩,“我是注册营养师,也有中级配餐员职业资格证,做运动营养师和私人营养师已经八年了,所以在专业这一块儿,您大可放心。”


张岩终于感觉到不对了,下意识的往梁友安那瞅,谁知道这货避开了他的视线,低头偷笑?


面对温柔却又不失强势的罗念,张岩懵逼的点头,“那就,就让蒋焦焦先试试吧。”


虽然被怼了一通,但张岩还是让罗念给蒋焦焦咨询。


经过罗念的心理疏导以及饮食方面的配合,蒋焦焦终于找回自信,在球场上发挥自如,把对手打得一败涂地。


眼见蒋焦焦状态好转,张岩想起罗念,便有些坐立不安。不远处的椅子上,梁友安和罗念说着能量水,话题一转,罗念又肯定了张岩之前的说法。


“那你那天还怼他?”梁友安奇怪。


罗念振振有词,“谁叫他先不客气的,我才不惯着他。”


三人也隔得不远,说话都能听到,张岩听到了以后无语极了,梁友安则是看着张岩吃瘪,笑个不停。


比赛结束,蒋焦焦赢了比赛,张岩趁机凑到罗念跟前,别扭的跟她道谢,之后又主动提出让罗念留在俱乐部做营养师。


罗念意外梁友安还要招人却不告诉她,梁友安却笑而不语。等回了办公室,才实话实说,之前罗念因为阿姨而不出差的时候她就纠结过,但俱乐部刚起步,不知道以后能成什么规模,她也开不出像样的工资,不好意思开口。


赢了比赛以后,蒋焦焦和宋三川在球场聊天,宋三川回答了之前蒋焦焦问他的“关于打网球和打羽毛球的区别”这个问题。


蒋焦焦听完以后就总结着说,“我算是听明白了,你打羽毛球啊,就相当于是包办婚姻的旅行责任,打网球才是自由恋爱的真心发浪~”


宋三川夸他总结的到位,话题一转,蒋焦焦夸起罗念做的能量水,宋三川将信将疑的喝了一口。


“是还行啊,就是这颜色……怪怪的。”


蒋焦焦一头雾水。】


梁友安被蒋焦焦笑得不行,捂着肚子说,“他是真能折腾,不过确实只有网球能出点成绩。”


宋三川也笑,“足球不提也罢,乒乓球和篮球人才济济,网球可比不了。”


“蒋焦焦这竖子真有意思。”文帝先开始看不上蒋焦焦,觉得他不上进,但是现在看着觉得还不错。


“其实这就和考试差不多,心态很重要。”袁善见说道。


凌不疑调侃宋三川,“没想到,宋三川现在也能劝解旁人了。”


后面罗念和张岩的对手戏让许多人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万萋萋兴奋的拉着程少商说,“罗念和张岩这两个,肯定有戏!”


“是有点意思。”程少商觉得这两人凑一起时候蛮有意思的。


个人来说,她觉得比蒋焦焦和梁桃那对有意思。


“这张岩可算是碰着克星了。”越妃肯定道。


“张岩就是直了点,其实人不错。也算是良配。”宣后喜欢这对,有点欢喜冤家的意思。


不过看到后面蒋焦焦的总结,无论越妃还是宣后,亦或者是文帝,都觉得这话套用在他们三个身上很合适呢。


那个能量水引起了众人的好奇,看着就怪好看的,不知道啥味儿。


“这个颜色的东西,当真能喝?”文帝好奇问宋三川。


宋三川点头,“黑漆漆的汤药都能喝,这个怎么不能喝?酸酸甜甜,可好喝了。”


“那你不是说颜色不对吗?”


“我不喜欢绿色,不行吗?”


文帝:“……”


【蒋焦焦赢了球,要约陈哲吃饭,结果陈哲有约拒绝了他。正无聊呢,他因为时刻关注着梁桃的动向,知道了她今天的行程。


蒋焦焦对梁桃和苏克搞情侣组合的事很不齿,他故意来到梁桃直播的泳池捣乱,导致他们的拍摄被迫停止,苏克只好先离开,梁桃冲蒋焦焦大发雷霆,谴责他这样的有钱大少爷不懂她的生活艰辛,蒋焦焦觉得过意不去,想补偿她的损失,主动把梁桃送到下一个地点。梁桃去批发市场进了一大批衣服,蒋焦焦看着她背着大包小包离开,心里很不是滋味。


梁友安决定明天去比赛现场招收新队员,她特意买了防蚊手环当礼品,宋三川主动帮忙给手环贴俱乐部标识,并在盒子上贴俱乐部二维码。


安从帮宋三川忙到深夜,驱蚊手环挺有用,安从想留几盒,被宋三川断然拒绝,又提起工作量太多,心疼电费。宋三川说按电表报,却被安从骂抠门。


梁友安打电话跟宋三川约定见面时间,看到梁友安的电话,宋三川特意清了清嗓子,让声音听起来深沉一些才接听,几句话功夫就骗到了梁友安的早起叫醒服务。挂了电话,还忍不住傻乐。


看到自己的好大儿这傻样,安从好奇的问宋三川,“川儿,能采访你一下吗?你怎么就喜欢上一个大你十岁的姑娘啊?”


“我不是喜欢大我十岁的,我是喜欢梁友安。”


“那你说说,你喜欢她什么?”


“那多的去了,成熟,独立,有思想,有担当,又聪明又善良……”说到这,宋三川停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他还是继续说出来了,“长得还漂亮。”


安从一边贴标一边调侃,“你是把你这辈子会的好词儿全用上了啊。”


“全用上也够不上她的好。”


“行,服了,我看你啊,你是鬼迷心窍了。”


宋三川夸着夸着就又真诚的表示,“其实她拒绝我也挺正常的。总有一天变得足够强了,强到可以接住所有这些好词儿,我才接得住她。”


父子的交心坦白局依旧温馨和谐,安从觉得自己受不了了,连忙喊停,“打住吧,服了你了,别酸了。我也没什么能帮你的。电费,劳务,我全不要了,哥们儿今儿晚上陪你。”

  

话是这么说,结果下一秒就坚持不住,表示先回去睡了。

  

而宋三川则是拍了拍自己的脸,瞪大眼睛继续干。】

  

开头泳池那边,男的泳裤,女的就👙,几乎等于没穿,看得众人捂眼遮脸的,又一次大喊有辱斯文。

  

越妃依旧看的美滋滋,还点评,“蒋焦焦身材不错啊,虽然比不上宋三川,但可比这个苏克强多了。”

  

“阿恒……”文帝酸死了。

  

“怎么,陛下不也看了这么多女娘吗?我就看一个蒋焦焦,不行吗?”


三皇子目不斜视,忍不住问宋三川,“你们那边的人怎么这么不注意仪容?”

  

“哪里不注意了,该遮的都遮了,麻烦尊重我们那的风土人情,我还没鄙视你们这里落后封建呢,一夫多妻重婚罪不说,还重男轻女,视人命如草芥,请互相尊重,OK?”宋三川烦死这些人大惊小怪。

  

三皇子被怼的无话可说,甩了甩袖子,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最冷面的三皇子都吃瘪了,其他人也不敢触霉头。

  

接着看宋三川套路梁友安提供叫醒服务,众人都要被甜死了,偏下一秒又见宋三川狂夸梁友安,那语气那模样……

  

尼姑都得动心。

  

越妃感慨,“宋三川这嘴,骂人哄人都有一套,活该他有女娘。”

  

宣后赞同,“主要是真诚,无论何时,真诚都最能打动人心。”

  

“什么时候在一起啊,等不及了。”

  

“是啊,梁友安赶紧从了宋三川吧!”

  

程少商很欣赏宋三川这一段输出,“宋三川从来只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像其他男人,被拒绝了就去贬低梁友安,奈特跟他完全比不了。”

  

万萋萋也跟着应和,“是啊,搁我们这,就大十岁这一条,许多男人就要叽叽歪歪,觉得大十岁了还拒绝自己,就是不识好歹。”

  

“看了宋三川,就觉得身边的公子们都是垃圾,本事没比人家多,心气高的离谱。”

  

“可不是嘛,一样的有钱,蒋焦焦陈哲多好啊,连他们都比不上。”

  

说实话,不止安从奇怪,他们也奇怪,怎么宋三川就喜欢比自己大十岁的,在大几岁都能当他阿母了。

  

不别扭吗?

  

结果人家这回答……真的是堪称教科书级别的标准答案。

  

“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梁友安,只是她大你十岁而已。”凌不疑说出自己的理解。

  

“是啊,我喜欢她,她也是单身,那为什么要因为大几岁放弃?丈夫可以大妻子十几二十岁,妻子怎么就不能大丈夫十岁了?比起那些娶自己女儿或者孙女同龄人的男人,我们这十岁算什么?既不犯法,又不违背道德,有问题吗?”

  

宋三川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但这想法就不公平,这事儿换成男大女小,指不定一句“年纪大点会疼人”就过去了,而女大男小就一定那么多非议呢?

  

“……”

  

这就让人无话可说了,确实没什么问题,只是不符合世俗眼光罢了。

  

“你们所认为的那些问题放在老夫少妻身上也同样存在,可你们从来不会指责什么,换到姐弟恋身上,就认为不容世俗。说到底不过是你们歧视女性罢了,对女性总以最严苛的标准去要求,要贤惠体贴最好还能挣钱管钱,而对男性……无论外面怎么逢场作戏,只要回家,只要不打老婆,只要不出去惹事儿就行?简直可笑,最可怕的是,连女性都瞧不起女性。”

  

真的是恨铁不成钢,梁友安和宋三川悄悄嘀咕,“真该让他们看看一代女皇武则天,人家该受的苦受了,但最后觉醒了,哪像她们……”

  

天幕好似有心灵感应一般,画面立刻黑了下去——

  

【上天既然容不得女人,又如何造出女人呢】 

【武则天的人间清醒】   

(侵,删)

  

【求赞❤️求推荐啊~免费的观影体,不要辣么抠啊T^T视频观影反应在彩蛋,免费粮票可解锁~最喜欢这两个版的武皇,尤其是第二个,台词真的太牛了,非常建议去看一看。下一章的视频是要奥运还是中国近代发展史向?】 


  

  

   

评论(12)

热度(4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