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23.

眼瞅着桌子渐渐的被菜放满了,但是阿秀还在厨房忙着,高粱几个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也太丰盛了,我们肯定吃不完,阿秀,你别忙了。”高粱尔康手。


阿秀用眼神示意顾一野拿汤碗,头也不回的回道:“还有个汤,这就好了。”


把素汤倒进汤碗里,顾一野立马小心翼翼的端着碗上桌,即使他很小心的端着碗口不烫的部分,可瓷碗传热快,还是不免被烫到了一点。


好在时候不严重,他下意识的拿指腹去捏耳朵,然后就被阿秀拽着手,把手摁进了盛着水的小碗里。


“买的不是有个手套吗?专门端汤碗防烫用的,你是不是憨?”


顾一野其实真不觉得疼,瞧她絮絮叨叨的样子,觉得怪有意思,笑着道:“没事儿~”


高粱&姜卫星&牛满仓:“……”


要不我们回去?还没吃的就饱饱的,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你俩别腻歪了,知道你们是新婚!”


小飞撇过头,小声跟高粱嘀咕,“我每天都看这些,都躲不开,可太不容易了。”


“哈哈哈……”


高粱三人都莫名想起了新婚夜那晚听墙角听到的,这孩子每晚跟他们一个屋,想必不可能一点没听到的。


难怪砌墙呢,这么想想确实挺不方便的。


高粱rua了一把小飞的寸头,挤眉弄眼的对他道:“你爸妈要给你生弟弟妹妹呢,腻歪腻歪好,不然你弟你妹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啊?”


为了弟弟妹妹……


小飞生无可恋的点点头,“那好吧,只能忍一忍了。”


阿秀对此充耳不闻,把顾一野的手拿出来仔细看了看,发现除了有点点红,其他没什么,尤不放心的交代,“不舒服跟我说啊,不然长泡了,干什么都不方便,你明天不就要开始上班了吗?”


“好,应该没事,我手上有茧,没那么娇气。”


之后,阿秀才解了围裙坐回桌边,见他们不动筷子,连忙招呼着,“怎么不吃啊?再不吃都搁凉了。”


“一家之主不动,我们怎么能动?”姜卫星斜睨一眼顾一野,这就给他下套儿。


谁晓得顾一野秒懂,根本不上套,立马拿起筷子塞进阿秀手里,殷勤至极的催促,“来,一家之主~”


姜卫星:“……”就属你狗腿!


谁说顾一野这人不懂事故不圆滑的?那是因为对方不是他老婆!


他想惯着你的时候把你惯上天,不想惯着你的时候随你气死,看看江南征再看看阿秀,这待遇,说只是责任都没人信。


反正几个人看江南征和顾一野大架小架吵了那么多次,都没见过顾一野这么低头过,都是高粱这个搅屎棍子两边劝,然后莫名其妙的又好了。


一家之主什么的,其实就是个面子,一个家庭里,干什么都要有商有量,而不是由一个人拍板决定。


不过总是有人喜欢拿这个开玩笑,顾一野给她做脸,阿秀当然也不会让他落面子了。


笑着接过筷子,阿秀夹了一块排骨喂给他,“来,一家之主吃第一口~”


顾一野毫无负担的张嘴吃了,不是他凡尔赛,而是老婆喂的菜就是格外的香~


作为唯一的已婚人士,顾一野这就冲高粱几个得意的挑了挑眉,惹得几个人摔筷子走人的心都有了。


你有老婆你了不起!


小飞默默地夹菜吃饭,因为他早习惯了,天天看他们腻歪,这会儿的都是小case~


“以后再也不来你家吃饭了!”高粱还没吃的就立下了flag。


没想到边上已经吃上的姜卫星和牛满仓没接他话,一扭头,这里已经夹了满满一碗埋头狂炫,气的他一脚踢过去,疯狂使眼色。


艰难咽下一口,姜卫星嘿嘿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你尝一口再说。”


完了冲阿秀讨好的笑笑,“他不来我来~”


牛满仓都舍不得嘴里空着,嗯嗯嗯的狂点头。


看他俩这没出息的样子,高粱不信邪的尝一口,想知道能让他俩倒戈的手艺到底如何。


结果就是……


真香!


高粱本就是个话搭子,见阿秀不拘谨,自然是从厨艺作为切入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了起来。


本身他也是会做菜的,为了讨好老丈人,经常下厨来着,今天吃着阿秀的菜,发觉自己和她差远了,就免不了讨教讨教。


这又不是什么不外传的手艺,阿秀自己都是七学八学集合了众家之长,然后针对当地人的口味习惯改良过。


所以她做的菜系单独放到哪个菜系都不正宗,但是特别招当地人喜欢。


厨艺是阿秀的专业,聊起来整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光,特别的自信耀眼,晃得顾一野都舍不得移开眼。


这方面顾一野插不上话,就一直给阿秀夹菜,时不时地提醒她吃点,当然也没忘了照顾小飞,毕竟姜卫星和牛满仓都是狠人,吃起来都不知道顾着孩子,他就负责帮小飞抢菜,不然这小子一口肉都吃不上。


一顿饭,吃的主宾尽欢,顾一野送他们走,临走前交代阿秀,“你放着别动,等会儿回来我收拾。”


“好。”


阿秀满口答应,但是顾一野一走她就收拾起来了,等他回来得什么时候,这点事指不定等他回来的时候都做完了。


小飞一直都是懂事的孩子,溜溜的跑来桌边帮着妈妈收拾桌子。


菜吃的很干净,基本都是清盘,所以收拾起来不费劲,把底子上的葱蒜配料什么的往垃圾桶一倒,然后盘子垒起来就好了。


母子俩合作下,很快就把桌子收拾出来了,阿秀看跟着忙了一通的儿子,心里别提多欣慰了。


“辛苦小飞了~再帮妈妈把垃圾去扔了,然后你去操场那玩一会儿,等你爸回来了,我再叫你回来洗澡。”


“好!”


小飞拎着垃圾就一阵烟似的跑了,把阿秀“慢一点跑”的嘱咐完全抛在脑后。


另一边,送走了姜卫星和牛满仓后,高粱却拉着顾一野说要散步,刚才净顾着和阿秀唠了。


“看你们现在这样,真不错,而且说真的,阿秀……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顾一野点点头,“可你不觉得她越来越像第一次见面的那个阿秀了吗?那时候她害羞却又勇敢,内敛又自信,还没被现实磋磨过。”


高粱没见过阿秀来随军以前的模样,但是他见过老家村里的寡妇,也见过阿秀刚来这里的模样。


前者不提也罢,后者那会儿还有一股掩不住的憔悴,而这短短十天,她越发的好了。


高粱拍拍顾一野的肩,语气不无感慨,“往事不提,这也算是苦尽甘来了,你们过得幸福,比谁都强。”


“没有我,她也能活出自我来,这些年我帮她的也不多,我一年才几天假,能顶什么事。”


顾一野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高粱之前那话什么意思,他所想象中的阿秀是他心底最不可触碰的痛,一想起来连呼吸都几欲停滞。


察觉到气氛不对,高粱忙摆手,粗声粗气的骂道:“哎呀,知道你老婆优秀,别炫了,还嫌不够恶心人的!”


“有本事你也恶心我啊~”顾一野丝毫不觉得自己过分,甚至还刺激高粱。


最好刺激他赶紧求婚,和江南征赶紧结婚。这样风言风语就该少点了,阿秀也不用再吃醋了。


“你听听你什么话,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初恋,你就一点点的在意都没有了?”


“你脑子有病吧,都分手多少年了,连手都没牵过,有什么在意的?还有!我还没骂你呢,当时我和她分手,你干嘛非得大雨天跑来质问我?还跟我打一架?弄得人尽皆知,都传到阿秀耳朵里了……”


“什么?!”


高粱大惊失色,他是知道八卦的厉害的,自然知道这事严重性,先不提顾一野甩锅,忙慌问道:“那阿秀什么反应?你俩不会吵架了吧?”


“要吵架了能是这样吗?阿秀才没那么小心眼和任性。”


高粱:“……”


怀疑这货内涵前任,但是他没有证据!

  

【求赞❤️求推荐~afd:劝你不要太嚣张更新至60章~】

评论(6)

热度(3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