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28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第1-16章为纯文字观影,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第21章开始加入视频观影~】


两个武则天的视频已经让女人们彻底沦为她的迷妹,人间清醒的发言让她们看到了更宽阔的人生道路。


但总有男人跟视频的吐血老头子一样在意纲常,“荒唐,女子如何能为帝?”


“女人连你妈都能当,怎么不能当皇帝?”宋三川怼道。


梁友安笑死,也跟着怼,“你是男人,你当上皇帝了?”


论怼人,就没输过。


大白话对你文绉绉,气不死你!


酸儒们被气得几欲吐血,但前有武则天,后有宋怼怼,他们吐血也只能受着。


梁友安倒是不管他们怎么,转而调侃宋三川,针对刚才他对自己那一通夸。


“成熟,独立,有思想,有担当,又聪明又善良,还漂亮?”梁友安重复一遍,笑的合不拢嘴,“其实最关键的是漂亮吧~”


宋三川不会坐以待毙,翻旧账反问她,“干净,纯粹,有少年气,长得好,身材更好……最关键是身材好是吧?”


“你知道就好。”梁友安嗔他一眼道。


宋三川心知肚明,荡漾的对她挑了挑眉,“跟姐姐谈恋爱,尺度真大~”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跟你不喜欢似的。”梁友安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吐槽。


“我说咱俩,有什么不能当面夸?都得背着人夸呢?”


“当面夸不出口。”


行叭~~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梁友安歪倒在宋三川怀里,男人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女人的,两人笑作一团。


凌不疑和二公主夫妇都忍不住摸上自个儿的肚子,就说,怎么有点撑了呢?


其实何止他们仨撑,在场众人都撑,这俩过于甜蜜,时刻都在虐待小动物。


未婚的女娘们总是期待爱情的,她们羡慕梁友安和宋三川的爱情,就忍不住问她,“阿姊,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小自己十岁的?看你的意思,心里也是很在意年龄差的,给我们说说呗?”


梁友安是同情这些古代女子的,现代虽然也不是完全男女平等,但比起古代,那可太公平了,女人活的也自在的多。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她还是愿意给她们说说自己的想法,起码以后择偶也有点参照。


“宋三川在爱情里最让我觉得难能可贵的一点,就是他的爱是直接的,纯粹的,毫不掩饰的。但同时也是克制的,有分寸的。”


“他不会不分场合给我压力,但却可以不计较得失,不计较面子的大方向所有人承认,他喜欢我,而且是非常非常喜欢我。”


“而且被拒绝以后,不是气馁,也不是忙着贬低我,即使是闲聊之中也没说过任何不妥的话,而是满心想着,他会一步一步慢慢地成为有资格站在我身边的人。”


“这里,他就跟之前被拒绝后恼羞成怒的下头男奈特高下立见。非得说一个我爱上他的理由的话,那就是宋三川他尊重爱情,也尊重他爱的我。”


女人们听着梁友安的话,或若有所思,或点头应和,原本她们看到现在都知道宋三川好,却不知道哪里好,现在总算明白了。


梁友安这一番话,狠狠插了凌不疑和袁慎两刀,一个不分场合的给压力,一个恼羞成怒嘴贱贬低人,两人心里就……


一言难尽。


不知他们自己清楚,程少商也对号入座了。


什么后果,梁友安不管,但总归女孩子们清醒点是没错的,省的被PUA了还不自知。


【宋三川一早拿着手环来到约定地点,他先给梁友安戴上一个,而梁友安给他贴了防蚊贴。宋三川和梁友安来到赛场,向家长们宣传俱乐部的优势,有名导张岩坐镇,还有免费的营养学讲座,家长们纷纷表示很感兴趣,一个两个都加了梁友安的微信。


德胜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看见了以后,赶过来强行把他们撵走,不许他们来这里挖墙脚,还酸里酸气的挖苦易速不过是请来了一个张岩罢了。


张岩带着队员们来参加网球运动员技术等级测试,宋三川也预约了这次测试,梁友安为他们加油助威,宋三川获得了五级,比陈哲还高一级,队员们都向宋三川表示祝贺,梁友安为他高兴。


因为梁友安曾经因为穿鞋磨破了脚,宋三川就送给梁友安一双漂亮的运动鞋,可梁友安一直都没有穿,这让每天留意她的宋三川有些失落。


罗念成了俱乐部的随队营养师,她针对每个队员的体能和身体状况研制了不同的能量水,很受队员们的欢迎。


张岩纠结的跟罗念搭话,罗念以为他找自己有事,结果却听他说,“啊,没事儿,我就跟你说一声,我看了一眼你的履历,我觉得专业这块儿,你是可以的。”


罗念好奇的问他,“教练,你是怎么做到,明明是说的好话,还让人觉得没那么舒服的?”


张岩愣了下,“我这个人嘛,就是习惯站在坑里边儿看人,你这个期待低一点儿,你进步空间大一点儿。”


“你听说过有一本书,叫说话的艺术吗?我觉得非常适合你。”罗念调侃他。


张岩没听出来,老实回答:“这书我有,我看过。”


罗念被他这一出整得很无语,想想决定不纠结,敷衍的点点头,便又低头玩起手机。


张岩这才意识到自己把天聊死了,努力找话,“呃……这个能量水啊,效果我觉得是有的,我担心的是稳定性的问题,说这梁永安都不一定干到哪天就走了,对吧?万一哪天我队员习惯了你这能量水,你们俩小姐妹手拉手一块儿走了,我上哪儿找人去?”


听到这些,罗念没解释什么,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岩。


“干嘛?”张岩被她看的不自在。


罗念直白的问他,“你是不是有过什么心理创伤呀?我觉得你好像特别怕人来人走这种事儿。”


张岩起身就走,“我多余跟你说话。”


罗念没动,却喋喋不休的追着问,“被离过婚?被出轨了?被俱乐部卖过!不会是被球员抛弃过吧?!”


张岩被她一连串的八卦猜测整得无话可说,无奈的叹口气,选择投降。


“谢谢你,我谢谢你,少咒我两句吧。”


罗念不依不饶的开始自我推荐,“其实我还辅修过运动心理学和康复学,这个心理创伤我也能调,你要做康复的话呢,我也能帮忙,欢迎你随时找我聊啊。”


“你嘴怎么那么毒!你自己调瓶水,解解你嘴这么毒吧……”


把人气走了,罗念乐的不行。】


看到宋三川通过网球等级测试,这也意味着他正式转为职业运动员,众人都为他高兴,尤其是他的等级比其他人都要高。


文帝吐槽,“这到底是宋三川太努力,还是其他人太不上进,学了那么多年都比不上刚转来的。”


“都有吧,都说了这俱乐部以前是养老的,正常俱乐部应该是网球队那个氛围。”三皇子道。


越妃和宣后照常留意起张岩和罗念,“这罗念当真是张岩的克星,也就她能把张岩说的无言以对,落荒而逃。”


“这个张岩,就是不太会说话,但是人品不错,也是良配。”崔侯喜欢这种中年爱情,谁让他是期待爱情的呢。


这话倒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张岩就是看起来不像好人,其实为人跟率真,就是那嘴太绝了,就是有本事把天聊死了。


“这俩绝对是一对!”万萋萋肯定的下结论。


程颂下意识怼,“有眼睛的都知道。”


说完,两人就瞪着对方,跟斗鸡似的。


程少商说出自己的发现,“这个张岩对梁友安和罗念完全不一样,之前他对梁友安多牛啊,可搁罗念面前,只有被她说教的份。”


“一物降一物啊~”万松柏感慨道,说着眼神就飘向了萧元漪和程始,这俩也适用。


【梁友安向蒋杰申请资金研制能量水,蒋杰满口答应,他觉得梁友安变了,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说话办事的方式都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罗念要把能量水拍下来做宣传,宋三川主动帮忙配合罗念拍照,不断的调整能量水位置。


可拍来拍去,宋三川都觉得太普通了,就想出了把能量水穿插在网球中间的好点子。


拍完后,罗念发现这样出片更好看。看他忙前忙后,罗念随意闲聊,“你还挺上心的。”


“这个能量水梁经理说了,是可以当做俱乐部卖点的,所以还是得好好的给他整一下,这样……这样……”宋三川边解释边调整。


罗念等他调整好了,继续拍照,一边拍着一边给他加油,“我可特别看好你啊!”


“啥呀?打球吗?”宋三川有些猜测,但又怕自己想多了,有些扭捏的装不懂。


“我说的是让梁永安破壳。”


罗念的直白让宋三川避无可避,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俩这么多年闺蜜,她以前的那些经历,让她永远都只做正确的事情。我是一边心疼着,一边也劝不动。但是至少这半年,她来了这个俱乐部,肉眼可见的变快乐了。”罗念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所以弟弟加油吧,姐姐总有一天也会破防的!”


得到罗念这个闺蜜的支持,宋三川喜不自禁,“原来罗姐你知道啊,我喜欢她。”


罗念笑着道:“反正我这票你是得到了。”


宋三川点着头,坚定的说,“好嘞,我一定加油!”


梁桃征得梁友安的同意,她带苏克来网球训练场拍摄,蒋焦焦看到他们气不打一处来,让他们尽快离开,梁桃根本不听。


蒋焦焦要和苏克比试打网球,苏克让梁桃直播他们的比赛,宋三川担心蒋焦焦胜之不武,建议他们比试喝能量水,想借此机会宣传一下俱乐部和能量水。苏克和蒋焦焦互不相让,一口气喝了好几瓶能量水,梁桃直播这场比赛,吸引了很多粉丝来围观,很快突破五万人。梁友安强烈抗议,可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瞅着他们搞直播。


直播效果很好,能量水成了网红,有家快消品代理出一百万要买能量水配方,罗念同意卖出,有了这笔钱,俱乐部在集团就没那么尴尬了。


罗念趁机帮宋三川说好话,“灌水局的主意是谁出的?这才是引爆传播的点。我跟你实话实说啊,咱们公众号能量水的照片,你不觉得拍的特好吗?都是宋三川帮我想的,人家知道你特在意能量水的卖点,明着暗着可没少使劲儿。知道你想要什么,就默默的做,不来虚的,也不邀功,这还不迷人呀?”


梁友安没有表示,反而吐槽罗念,“我算是看出来了,最近他肯定没少帮你忙。你这马上就倒戈了呀!”


“我倒戈的方向是我姐妹的幸福呀!”罗念理直气壮。


梁友安还是不愿意表态,转移话题说起合同的事,“哎,你看一下这一块儿啊,两年……会不会有点太久了呀?”


“久不久的……我觉得你们俩相处的够久了,差不多啦!”


罗念心思根本不在合同,话音一转又转到梁友安和宋三川的那点事,恨不得按头让他俩在一起。

  

梁友安被罗念搞得又无奈又好笑,推了她一下,“你这一点事儿没有,是吗?你去忙你的,你在干嘛呢!”


“我是认真的!”罗念甩着胳膊强调道。


梁友安笑着威胁,“罗念!你在这儿吵,寄存没了!”


罗念一秒正经,然而正经不过三秒,起承转合还是八卦,“我觉得还蛮合适的诶。”


梁友安实在是被她整得没气了,不禁笑了出来,罗念也跟着她笑,闺蜜俩开心极了。


晚上,梁友安找到在训练的宋三川,给他递了瓶能量水,等他喝了以后,故作神秘的说,“你知道吗?你喝的这个能量水,可不是以前的能量水了。”


宋三川看看手里的能量水,然后反问,“怎么,你喝了一口啊?”


梁友安被他撩到了,但很快就找回理智,给他解释其中的缘由,表示这都是他和罗念的功劳。


卖是卖了,但合同得回集团盖章走流程,梁友安想到要被集团雁过拔毛就有些泄气,但宋三川却觉得这样也挺好。


“至少可以把之前预支的钱还上,高低你都可以松口气。”


宋三川所考虑的只有梁友安的感受,这让梁友安疯狂心动,一瞬间,看他都看呆了。


还被宋三川抓住了,不过他没有戳穿,也怔愣的回看她,两人眼神交汇的瞬间,心中都有些异样的变化。】


崔侯喝口茶压压腻,“啧啧啧,这眼神……说是清白的都没人信。”


“这叫眼神拉丝了。”宋三川给他们科普新词汇。


眼神拉丝?


众人默念一遍,然后忍不住虎躯一震。


纪遵摸着胡子琢磨着,“还别说,这词虽然怪了些,但却异常的合适。”


这简直是花痴别人被公开处刑,梁友安有些尴尬,不过该说不说,对宋三川夸道,“撩还是你会撩~”


“不会撩,那能娶到你吗?”宋三川得意的笑。


“话说,你和罗念那么早就达成统一战线了?”梁友安有些惊讶。


“罗姐是除了爸以外,第一个公开支持我追你的人。”


其实也还好,梁友安一直都知道罗念看好宋三川,很早就爱把他俩凑成对,不过她有点不明白,“一口一个罗姐,你怎么对我就没那么恭敬呢?成天梁友安梁友安的……”


宋三川嘿嘿笑,“听说过那句话没,年下不叫姐,心思有点野。”


梁友安无fuck说。


“这招不错啊,先把心上人身边的人打通了,这时不时的说说好话,总归是有用的。”文帝非常赞赏这一点。


说着又给凌不疑使眼色,示意他赶紧抄作业,学着点。


凌不疑冷着脸吐槽,“宋三川表现的这么明显,眼睛没问题的都能看出来他喜欢梁友安吧。”


“可不是嘛。”五皇子赞同的点头。


“罗念和梁友安感情真的太好了,只要能让她快乐,就支持。”从小被孤立排挤的程少商非常羡慕。


万萋萋揽着她,豪迈的说,“你有我啊,谁能让你快乐,我就支持你嫁给谁!”


“显然楼垚不是,看看你都为他哭几回了,我可听说了,他阿母提出并娶之事时,都没第一时间反驳,你可想清楚了,为这样的渣男伤心,值得吗?”


要不是不合适,袁慎都想给万萋萋鼓掌了,就说,万家娘子会说就多说点啊!


“这张岩该和宋三川好好学学说话,看看人家多会,喝瓶水都能调戏心上人,再看他……啧。”越妃替张岩着急。


曹成应和越妃,“还是那句话,宋三川活该有新妇!”


【合同盖完章,梁友安被财务的李姐告知钱要和公司对半分,扣掉之前预支的,正好清账。


转眼间一百万一分不剩,梁友安好说歹说求情,也就要到了集训费。失望是难免的,不过该说的好话也要,临走前梁友安邀请李姐去俱乐部打球,暗示会给她找个鲜肉弟弟当陪练。


李姐上一秒说着梁友安变轻浮了,下一秒又表示去的时候会提前打电话。


看透一切的梁友安心里偷着乐。


梁友安向蒋杰汇报工作,蒋杰答应请球员们吃饭庆祝,梁友安趁机向他申请一笔钱,要对球员们进行一周的关门训练。蒋杰答应公司出一半集训费,他个人出一半。梁友安第一时间向队员们报告这个好消息,宋三川发现梁友安穿了他送的运动鞋,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高董事长在例会上肯定了蒋杰的营销方案,由于高力的销售部没有及时跟进,导致易速体育的销售额直线下滑,他对高力提出公开批评,把线上销售权全部给了蒋杰,高力只负责分销商。这一震荡性的消息引起了公司高层的议论,他们都觉得蒋杰是下一任CEO的人选,高力因此对蒋杰怀恨在心。


高力的助理把之前直播比赛的视频给高力看,后者看着视频若有所思。


高董事长设宴为蒋杰庆祝,他想带陈可去赴宴,蒋焦焦因为父母出尔反尔闹情绪,负气离开。


陈可想去观看蒋焦焦的比赛,这是蒋焦焦能否进全国前一百的重要赛事,蒋杰却觉得他的事最重要,陈可只好奉陪。


决定做好了,但陈可明确表示更愿意去看儿子打球,蒋杰觉得她是在使情绪。


“你看,当初家宴不是你提出来的吗?我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陪你们。自从家宴设立以来,每个周六,我是不是把应酬都推掉了,是不是嘛?”


“今天不是特殊情况吗?怎么还说起我有负担了?我有什么负担我没有啊。”


听着蒋杰施舍一般的语气,再看他那自我感动的样子,陈可就觉得可笑,“你是没有负担,因为只要有这个周六,你在心理上自己就给自己解绑了,每回到了这一天,你人在,心不在,拿出几个小时来。然后其余所有的时间,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要出差了,助理回来拿个行李,说走就走。人家都是不回家吃晚饭,需要打电话报备,你是回家吃饭才想起通知我们,确实没负担。”


陈可硬气的发泄这情绪,拎起包率先出门,压根不想再听蒋杰说什么。


高董事长夫人听说蒋杰周六家宴的事,当众称赞蒋杰和陈可是模范夫妻,还暗示陈可,晋升的事高董更属意蒋杰,因为高力的太太已经换了三个了,和发起恩爱说明人品贵重,高董看中人品。


其实陈可很想从手机上观看蒋焦焦的比赛,然而现下的情况她只能强颜欢笑,陪着笑脸应酬。蒋杰和陈可秀恩爱,陈可只能配合蒋杰表演。


回家后,大约是应酬的好,蒋杰对陈可温言温语,还要给她买包买首饰,甚至换车,最后又夸陈可画画,可却连她的画都看不懂……


陈可思虑再三,下定决心要和蒋杰离婚。】


看到前老板的家事,梁友安还是挺尴尬的,之前她只是知道蒋杰不老实,但像这样直接把人家事摊开来公之于众的,其实并不太合适。


不过……


梁友安因此更理解陈可的选择了,跟宋三川吐槽,“难怪陈可姐要离婚了,蒋杰他该。”


宋三川点点头,满脸的嫌弃,“他把婚姻当成事业的垫脚石,人前恩爱,把自己打造成爱家好男人的形象,人后冷淡,老婆孩子都不带关心的,就这样别人说起来都羡慕陈可姐,有点事了都觉得是陈可姐作,不知足,妥妥的PUA啊。”


其实看到现在,蒋杰这个人确实没多讨喜,而他的家矛盾也早暴露出来了,只是谁也没想到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而且还是他的妻子陈可提出的离婚。


这在古人看来太不可思议了。


“马上儿子都要娶新妇了,还闹这一出……”汝阳老王妃看不上陈可,觉得这女人太作,高谈阔论起来,“这蒋杰不错的,事业有成,她要什么给什么,平时也不疾言厉色,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就是,总是抱怨蒋杰不陪她,可这个家不都是他辛苦打拼来的?他不工作,他们花什么?靠她画画?”三皇子觉得陈可矫情得很,比他母妃还要作。


许多妇人也在讨论,“其实蒋杰还不错,虽然外头有些猫腻,但他不把人领回家,也没有弄出孩子,要钱给钱,比我家这个强太多了。”


越说越有理,一时间陈可还真的成了众矢之至。


宋三川和梁友安非常无语,再一次觉得和古人之间的代沟,深到根本不想同处一室。


文帝还有越妃宣后难得的没有发表意见,因为他们忍不住代入了自己,从这段蒋杰和陈可的婚姻矛盾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不一样,不能拿我们的标准去衡量后世。子晟以为,陈可做的非常对,当断则断,不然结果只是苦了自己,便宜了蒋杰。”


凌不疑想到了姑母霍君华,也想到了宣后,前者遭到背叛绝婚,这么多年来逼疯了自己,可外界的流言蜚语多是指责她这个受害者,而后者是为了家国大义,多年来要和夫君文帝扮演恩爱夫妻,甚至所有人都知道是假的,所有人都知道文帝真正爱的是越妃。


“总算听着个人说出来的话了。”宋三川委婉的骂了刚才指责的嗨的脑残,然后摸了砒霜的嘴继续正常发挥,“蒋杰作为老板,作为丈夫,作为父亲,都是失败的,可以说,他只有作为下属是成功的。在高董那伏低做小,溜须拍马,全在自己的下属妻子和儿子身上找回来,说白了,就是个欺软怕硬的。”


梁友安理智的分析,“蒋杰无非就是觉得,我,陈可还有焦焦所得来的一切都是靠他。但实际上我的工作能力对得起我拿的工资,这是我该得的。陈可姐不工作是因为她要处理蒋杰甩下的一切琐事,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工作。蒋杰的父母和孩子他自己完全不管,这都是陈可姐在管。那我就问你们,父母是他的父母,儿子也是他的儿子,凭什么都推给妻子独自负责?”


“这都是女人该做的啊。”


“为什么这是女人该做的?谁规定的?还不是你们男人为了推卸责任规定的。”梁友安可不惯着这些普信男,“你父母养了你,可没养你妻子,要孝顺也该是你亲自孝顺,亲自伺候,让妻子替你孝顺,替你伺候,那你替她孝顺她的父母了吗?”


觉醒的快的妇人听完后一拍桌子,醒悟了,“对啊,君姑君舅养大的可不是我,凭什么只要求我在跟前服侍?那么孝顺,他们自己的儿子女儿怎么不服侍?反而全推给我这个外姓人。”


“有道理……”


妇人们纷纷窃窃私语。


梁友安充耳不闻,继续说,“就说,这些琐事分一半给蒋杰处理,不过分吧?少了这一半的负担,陈可姐未必不能出去工作挣钱,而多了一半负担的蒋杰,真的还能达到现在的地位吗?他的所有成功和收入都是建立在陈可姐的牺牲之上,换句话说,他的成功和收入有一半都是陈可姐的,而并非他一个人的。”


“按我们现代的法律,蒋杰的财产都是婚后的,离不开陈可姐的付出,因此离婚的时候,正常情况是要分一半给她的。如果陈可姐有他出轨的证据,那还要分出去得更多,其实我们那因为出轨而离婚的男女,过错方净身出户不在少数。”宋三川总结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在你们那个时候,抓到了丈夫出轨的话,是可以独占所有家产,让他净身出户的?”越妃好奇的追问。


文帝头皮发麻,因为他是真的出轨了……甚至意外产物还活的好好的呢。


“只限于婚后所得的财产。”


宣后和越妃听了这话,忍不住看向文帝,这皇位是婚后所得吧?绝婚的话是不是可以分?


文帝:“……”


萧元漪非常喜欢这个观点,转头就对程始说,“以后君姑麻烦夫君自己孝顺,不要再推卸给妾了。”


想到成天作的老母,程始就……了。


万松柏则是对万萋萋感慨,“你阿母太不容易了,这么些年家里都是她在操持……”


万萋萋呵呵冷笑,“阿父少纳妾,阿母才少操心。”


万松柏:“……”


其实蒋杰和陈可的婚姻问题在现代也屡见不鲜,别说古人,许多现代人也还裹着小脑呢。


“你们无非是觉得陈可姐离婚后会很惨,那你们不如看下去,事实会说话。”


吵到现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不服谁,但正如梁友安所说,事实会说话,不如看看后续再说。


事实胜于雄辩,不是吗?


也许是觉得讨论别人家事格局小了,天幕再一次黑下来,这次再亮起来就是一如既往的大格局了——

  
【这盛世如你所愿】 

【中国一百年发展史】  

【100年来,中国做了什么?】   

【奋进中国:唢呐一响,穿越百年!】  

【国家记忆版错位时空】 

(侵删)

后续观影反应,感兴趣的看彩蛋,免费粮票即可解锁!

【求赞❤️求推荐啊~类似的视频太多了!每一个都很燃很好哭,我多放几个,防止后面挂了看不了~】

  

  

  

评论(15)

热度(4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