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24.

顾一野回到家的时候,桌子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小飞不在家,阿秀也不在家。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往盥洗室去,这边用水都是走公家,也不要钱,电费是按户计费的。


所以洗洗刷刷的事都在盥洗室,那边还有专门的洗衣房,部队配的有洗衣机,只需要自己准备洗衣粉,刷个电费卡,设定好程序就能用。


据说以前为了用洗衣机家属院还闹过矛盾,有人为了用洗衣机就把别人家洗一半儿得捞出来,两家女人打的不像样子。


政委也不多说,给这两个军嫂的丈夫下了处罚,不然光以为让老婆顶在前头冲锋陷阵,自己对后头享受好处?哪那么好的事?


虽说那个被捞衣服的有点冤枉,但这样震慑效果比较好,事后政委给了补偿,那年评优没受影响,反观另一家,本来眼看着都要升职了,一下子黄了。


这以后,洗衣房的秩序才好了起来,因为这用起来也需要刷电费卡的,所以还是会衣服攒多了一起洗,不会没事一两件还丢里面洗,不划算。


盥洗室里,阿秀正在洗碗,顾一野过去了,把她挤到一边去,接过洗碗的活儿。


“你这几天别碰凉水,仔细肚子疼。”


阿秀本想和他一起洗的,他洗第一遍,她在边上另一个水龙头过一遍,听他一说,想起了身上还来着例假呢,这才听话不忙活。


不然真的痛经了,就太受罪了。这两天晚上都是顾一野用手给她捂着小腹,他年轻又身强体壮,最是血热,那手就跟小暖炉似的,小腹被捂的热乎乎,别提多舒服了。


来了例假,阿秀手脚就比寻常要凉些,顾一野抱着也觉得蛮舒服,就是这身子没什么出息……


阿秀倒是想帮他,可顾一野倔强,就憋着,说等过几天一起算账。


“不敢想。”阿秀把手放到他搁在自己小腹上的手上,话音一转,车速飙升,“想想还有些激动呢~”


顾一野:“……”


放狠话不成反被调戏。


自己老婆,调戏就调戏叭~


洗碗这事顾一野熟,看阿秀还站在边上,就赶她走,“你快去洗洗上床休息吧,忙一天了,累了吧……”


“我陪你会儿。”


其实洗不洗都成,因为来例假的时候前三天最好别洗头,尤其这年头没有吹风机,寒气很容易从头皮入侵,毕竟洗完头毛孔都是张开的,最容易受凉。


可不洗头的话,阿秀就不想洗澡,感觉不洗头的话不算洗澡。可是不洗澡就要单独打水洗脸洗屁屁泡脚,又觉得太麻烦,还不如冲把澡。


冲澡很快,阿秀就想再陪顾一野会儿。


“听话,赶紧去洗,早点休息。”


“你才听话,我说陪你就陪你,今天不洗头,就冲一把,不费时间。”


这样,那就好。


今天家里来人,吃完饭都挺晚了,所以这会儿盥洗室人不多。人不多,但却还是有人的,整个盥洗室就顾一野一个男的,他在洗,老婆站旁边看着。


就是说,很难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洗碗谁不会啊,偏自己家那个吃完饭,碗一推,皇帝老爷一样躺在那,这一对比,恨不得把自家那个懒货打死。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么多碗盘子,顾一野觉得没费什么功夫就洗完了。


阿秀还检查来着,发现真的洗的很干净,因为他很舍得用洗洁精。有些抠门的舍不得用洗洁精,洗完那盘子上还有油花……


这个“有些抠门的”其实是指上辈子的阿秀自己,那会儿她就是舍不得用洗洁精,毕竟要花钱买(¬_¬)


“怎么样?我洗的干净吧?”


自家开火第一顿,顾一野第一次展现他洗碗的能力,洗完就有些期待阿秀的点评。


以前在粤东阿秀不给他洗,他非要洗的话那菜本身也没什么油水,清水就能冲干净了,跟现在不一样。


“这么多洗洁精,能不干净吗?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洗碗要用洗洁精呢~”阿秀打趣了两句,然后一点儿不吝啬的夸奖,“干净干净,比小飞能干多了。”


这个评价……非常高了。


顾一野心满意足,要不是有外人在,他大小要讨个吻~虽然他觉得跟自己老婆在外面亲一下没什么,但嫂子们都是挺传统的,还是少刺激人了,不然等明天他上班了,这群嫂子又该臊阿秀了。


忍痛放弃索吻,也没挡住有人酸。


顾一野端着装满干净碗盘的盆子,夫妻俩一起准备回家了,也不知道哪家的嫂子,酸味冲天的调侃,“顾连长这是洗碗呐?这要搁别人,可舍不得让你洗碗哦。”


阿秀:“……”这就茶上了?


顾一野也不知道真不懂还是听懂了装傻,反正他笑呵呵的给回了,“是吗?可是阿秀做饭好辛苦,而且做的饭特别好吃,我也就能洗个碗罢了,要是吃完了什么都不做,总有点良心不安啊。”


阿秀偷笑,这是拐着弯骂人家做饭不好吃,骂人家老公没良心呗?


顾一野这么给力,阿秀也不能干看着让他孤军奋斗。


于是挽上他的胳膊,轻轻拍了一下,脸颊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都是家常菜,哪有那么夸张,主要是我这两天不方便,碰不得凉水,他怕我受凉闹肚子,到时候就不能给他做饭了。”


这嫂子被他俩这配合打的,脸色微僵,要说阿秀在炫耀吧,但她也吐槽顾一野了,要说她没炫耀吧,可实实在在的让人羡慕的很。


毕竟,她就算生着病,也还得把家里家务做完,老公摆烂摆的完全不会良心不安。


现在还没凡尔赛这个词,如果再过个二十年,她就懂了,这就是标标准准的凡尔赛。


欲褒先贬,就是凡尔赛的精髓所在。


哪怕觉得不对劲,那嫂子还是扯了个笑出来,皮笑肉不笑的回道:“要我说,这些男人算的真精,还真是无利不起早,对你好那到头来都是为了他们自己~”


“可不是嘛?”阿秀敷衍了一句,然后拉着顾一野走,“那您忙,婚假结束了,他明天还要出操呢。”


没空陪您扯皮了。


回去的路上,顾一野越想越奇怪,忍不住嘀咕,“那嫂子说话怎么怪怪的?什么搁别人……这种比方打的,没水平。”


绿茶呀,傻子!


原来是这么没听出来~


这壶茶白沏了,谁让品茶的人根本没那个水平呢,天然的鉴茶高手啊~


阿秀被他的直男给逗得笑死了,便打趣他,“那是舍不得你,稀罕你呢。你要是她老公,大小把你当菩萨供起来,酱油瓶倒了都不需要你扶一下,想一想,是不是很美呀?神仙过的日子哦~”


顾一野:“……”


不敢想!


“我找老婆找自己喜欢的,又不是找保姆,这些保姆也能做。我老婆,就算什么都不会做,我也爱~”顾一野甜言蜜语张嘴就来,简直跟吃了蜜糖长大的一样。


阿秀严重怀疑他装纯洁,以前绝对骗过别的小姑娘,还很多!


“说,以前骗过多少小姑娘,那么会说话呢?太招人喜欢了!”


“那可冤枉了,我就给江南征抄过一首惠特曼的诗,可她并不理解那首诗。”


时隔十年,顾一野再提起这件当时引起宋建设大动肝火,也让他和高粱几个特别尴尬的事情,倒是没有羞恼,而是有了新的感悟。


“我和她的结局那个时候就注定了,她不理解那首诗,也不理解我。”

  

【求赞❤️求推荐~带🚗版在afd:劝你不要太嚣张 已更新至61章~】

评论(3)

热度(2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