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日久见人心02.


    捧着最爱的小雏菊,坐上久违的小摩托,即将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三口向着未知的未来奔赴。

 

    如果真的是原本的阿秀,想必这时候应该要热泪盈眶了,同样的路,同样的车,上一次是顾一野载着她送别张飞,这一次是接她去一起生活。

 

    不过阿秀已经幸福了一辈子,没有对未来的迷茫和惶恐,也没有那股子自卑怯懦,无论这婚成不成,她都有信心把日子过好,所以她的心境很是轻松。

 

    好叭,多了高粱这个电灯泡。

 

    到了家属院的时候天都黑了,高粱很有眼色的领着小飞出去玩,故意给顾一野和她留下单独的空间说说话。

 

    阿秀打量一眼分的大通间,心说还真让她家老顾说对了,要是住家属院,这时候就只能大人孩子住一起,虽然不太合适,但阿秀看着靠的很近的大床和小床,忍不住老脸一红。

 

    这以后要真的过夫妻生活,就得在孩子眼皮子底下办了,虽说这个年代都这么过来的,但想想就好羞耻。

 

    不过……

 

    以这个顾一野的性格来说,都不一定会做什么吧,虽然真的做起来让人招架不住。

 

    阿秀胡思乱想间,顾一野已经开始婚前交底了,听得出来他是真心想好好过日子,想好好照顾他们母子,给她们也给自己一个家。

 

    也听得出来,顾一野很迷茫。

 

    因为他害怕自己做的不够好。

 

    这样的脆弱的顾一野很让阿秀心疼,一直以来他都在挡在自己身前,为她撑起一片天的男人。现在他依旧为她遮风挡雨,但因为阿秀时刻准备抽身的态度,他没有安全感,总是质疑自己,进而埋怨自己。

 

    一个主动的拥抱,让浑身紧绷的男人稍稍放松下来,顺势搂紧了怀里娇小的她。

 

    软软的,小小的,温暖的……

 

    “不管别人说什么,我们只管关起门来过好自己的日子,我们过得好或不好,他们都有话说,你别往心里去。”

 

    其实承受闲言碎语的何止她和小飞母子俩,顾一野也承受不少,他有脸皮薄,有什么委屈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心理压力也很大。

 

    而阿秀若即若离的态度更是让他原本就风雨飘摇的心房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

 

    “好,我们不理他们。”顾一野难得带着点赌气的意味,心里满满的,很是充实。

 

    阿秀点点头,但其实算是在顾一野怀里蹭了蹭,四舍五入等于撒娇了。反正小顾觉得很受用~

 

    “我既然来了当然是要好好跟你过得,那我也跟你交个底,不知道你什么打算,但是我一定要给小飞生个弟弟妹妹的。”

 

    “不用这样,小飞就是我的孩子……”顾一野急急表明态度。

 

    不等顾一野说完,阿秀就轻轻锤了他一下,力道不大,但却让顾一野一整个泄了气,原本刺头一样的,这会儿像是拔了须的老虎。

 

    “我知道你,也相信你。但生了宝宝,这个家才能快速的凝成一团,外人的闲言碎语也能少些,你说呢?”

 

    顾一野知道她说的有道理,本来一肚子的话,但在她软声细语下,都说不出口,到了嘴边再吐出来就完全变了味儿。

 

    “好,都听你的。不过最好等两年再说,你和小飞刚来,都在适应,没必要添个孩子手忙脚乱的。” 

 

    “嗯~”

 

    之后顾一野又说了明天结婚顾衡可能来不了的事,又听他说他们父子感情不亲厚,忍不住劝了几句。

 

    阿秀还能不知道顾衡到底心里有没有顾一野这个儿子吗?只是威严惯了,习惯藏在心里,其实背后做的事不少,顾一野后来回忆几次,发现他入伍以来几次危机,背后都有顾衡帮忙的影子。

 

    晚上,阿秀让小飞跟顾一野睡得大床,小飞当然不愿意啊。

 

    “这么小的床,要么我睡,要么你睡,你选一个。”阿秀可不惯着熊孩子。

 

    道理在这,这么小的床,怎么让顾一野这么高大的睡?

 

    自己睡小床,那妈妈就要和顾叔叔睡,妈妈睡小床,自己就要和顾叔叔睡,怎么都没法和妈妈一起睡了。

 

    在自己睡和顾叔叔睡之间,小飞觉得还是……

 

    “我睡小床。”

 

    “那不行,我和你顾叔叔还没结婚,不能睡一起。”

 

    小飞:“……”

 

    那合着这个选择只是选着玩呗?只能选和顾叔叔一起睡嘛!

 

    顾一野很懵圈,但阿秀已经强势的做了决定,也在理,他不好反驳,于是只能这么睡了。

 

    说着不情愿,但真的一起睡了,小飞心说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妈妈和叔叔抱起来的感觉不一样,抱着妈妈很安心,而靠着叔叔很安全。

 

    就是两个火炉一起睡,热得慌,到了半夜,被子就被踢到地上去了。

 

    阿秀也因为赶路疲惫的很,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就得忙结婚的事,好在一切从简,就是下午一起在食堂吃个婚宴的事,远没有上辈子那么复杂。

 

    因为昨晚两人交流的很好,阿秀也给足了顾一野安全感,所以两人之间虽说没有特别的亲昵,但气场倒是很合,一言一笑都自然无比。

 

    自然的,这个婚结的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悲壮?

 

    小飞因为阿秀提前跟他谈过心,也因为和顾叔叔一起睡亲密了一些,所以对于高粱的一些话没有故意呛,只是不太吭声。

 

    但这就已经很好了,毕竟孩子才刚来,对大家都不熟,也不可能热乎到哪里去。

 

    婚礼的高潮还属顾衡的到来,顾一野瞅着眼眶都红了,大概是没想到说好了不来的父亲还是赶来了。

 

    阿秀挽着顾一野的胳膊,轻轻拍了他一下,有些得意的小声说话:“我就说会来的吧,你还不信……”

 

    回过神的顾一野连忙带着阿秀和小飞迎上去,这三代人完成了第一次历史性的会面。

 

    家中有个长辈来,这场婚礼瞅着就名正言顺的多,不然碎嘴子多少得在背后嚼舌根说公婆不喜之类的。

 

    热热闹闹的婚宴过后,顾衡这位亲爹不知道用什么把小飞哄得带走了,毕竟是新婚夜嘛~

 

    顾一野早说过不让闹洞房,他的心病就是这个,要不是当初他带着人闹洞房,也不至于让阿秀未婚生子过得这么难。但是高粱和姜卫星觉得这俩气氛很好,而且阿秀也没想象中那么不经事,所以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只是收敛了一些,远没有前世闹得那么厉害,无非就是一起吃苹果这种……

 

    多亏他们帮忙,顾一野和阿秀的初吻完成了,但也是碰了下嘴,只是这样,顾一野就红透了脸,见状,阿秀当然也要装出一副羞涩样,不然太不合理了。

 

    但其实阿秀真的没什么感觉……她个老司机,什么车没开过?这嘴碰嘴而已。

 

    见小两口被闹得大红脸,闹洞房的人就满足了,还想继续吆喝什么,顾一野就把他们推搡出去了。

 

    “哎哎哎,新郎这么着急啊~”

 

    “洞房花烛夜嘛~能不着急吗?”

 

    高粱和牛满仓几个一唱一和,开着小黄车,就是仗着大喜的日子顾一野不敢动手揍人。

 

    顾一野真的想抡拳头揍人了好嘛!赶紧的把门关上,顺便还上了锁,就怕他们不自觉等会儿再推门。

 

    顾一野又不是什么都不懂,洞房该做什么他都知道,当然结婚了,他也没想过要过无性婚姻,毕竟他和阿秀多少是有感情的,只是这一切怎么自然发生,是个问题。

 

    阿秀……觉得没那么多好想的,衣服一脱,灯一关,被窝一钻,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因为顾一野这个人啊,其实X欲挺强的,只是很克制,而现在名正言顺的老婆在这,为什么要当和尚?他这又憋到现在这个岁数,阿秀都有点犹豫要不要唤醒这头野兽。

 

    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重生之前,老顾和她也还有X生活的,只是频率没以前高,但质量都高呢。

 

    看着阿秀坐在床上,手指攥紧裙摆,顾一野也紧张的手心出汗,忍不住咳嗽两声,“那个……换衣服睡吧,累一天了。”

 

    “嗯。”阿秀感觉尴尬的快抠出三室一厅了,新婚就是这点不好。

 

    大通铺,连个帘子都没有,瞧着顾一野手指已经摸上了风纪扣,但却毫无转身的意思,阿秀就……了。

 

    “你能转过去吗?”阿秀假装羞涩。

 

    其实不转也行,阿秀主要是怕顾一野尴尬,而且她也是故意臊他,毕竟这要换她的老顾,不仅不转身,还会生扑过来帮她脱。

 

    “噢噢,对,要转过去……”顾一野臊的满脸通红,转过去之后手忙脚乱的解扣子,但平时很顺畅的动作这会儿却很卡,每一颗都解得很艰难。

 

    阿秀其实就一件儿裙子,好换的很,她觉得与其换睡衣还不如就这样呢,睡衣比这还难脱,等会儿顾一野脱那个能急死吧?

 

    不过人设不能崩,阿秀还是换了和常服无异的睡衣,并且决定找时间就去买更方便的睡衣……

 

    阿秀换好了睡衣,帮着顾一野把军装外套和衬衫挂柜子里,还给他递了背心和睡裤,动作非常的丝滑、自然。

 

评论(3)

热度(9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