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7.

    出于仪式感,两人进场前买了袋爆米花,倒是没买汽水,两人都不爱喝。

 

    找到位置坐好,顾一野和阿秀边说着话边等着开场,不想人挤人,所以顾一野买的位置是最后一排中间,反正视力都很好,不存在看不清的情况。

 

    看着一对对小情侣进场,顾一野啧啧称奇,半歪着身子跟阿秀咬耳朵,“你猜有多少是真的冲着看电影来的?”

 

    婚都结了,这还是枕边人,阿秀可比以前放的开,没什么顾忌的戳破众人的小心思,“电影是其次,重要的是能摸摸小姑娘的手。”

 

    “我看不止呢~”顾一野意有所指。

 

    黑暗的环境适合犯罪,情侣之间还能犯什么罪呢?除了拉手,就只剩……

 

    “不要脸。”阿秀低声骂道,“看你们男人成天就想着这些事。”

 

    顾一野可不背这个锅,“哎……结婚之前我可没对你做什么啊,顶多就是拉拉手,亲亲手,嘴都没碰过呢。”

 

    是,你没做,但你脑子里没少想。

 

    说着呢,电影开始了,阿秀不再多说,安静的投入到电影中,难得看电影,可不能漏了剧情,不然多闹心啊。

 

    相比阿秀的专心,顾一野就不了,随着这香港电影中的激情画面放出,整个厅里的气氛都变了,很躁动。

 

    本身那画面就挺羞人的,这眼瞅着前面不少情侣都偷偷亲上了,阿秀的脸突然就火辣辣的,够尴尬的了,边上的顾一野还不老实,抓着她的手摁到了某处……

 

    阿秀:“……”

 

    有些人还真是应了他的名字,够野的,亲已经无法满足他了呗?

 

    野归野,但公众场合也不可能真的做什么,但就是这种想要却又做不了的感觉才刺激啊!

 

    反正出电影院的时候,阿秀的手是酸的,嘴也过于殷红,一看就是刚被亲过的。

 

    鉴于顾一野在电影院的不当行为,阿秀回家后就把小飞抱到房里睡,然后把顾一野赶到小飞房里,意图让他独守空房。

 

    无缘无故抱孩子一起睡,肯定是闹矛盾了,但是张妈看着又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干脆当没看见,真信了阿秀“好久没带小飞一起睡有点想他”的鬼话。

 

    哎呀,小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来的快也去的快,哪有过日子一点矛盾都没有的呢?

 

    顾一野抗争过,但是失败了,只能不情不愿的去小飞房里睡,第一次感觉当初买三房买错了,看看,一吵架还给他赶出房了。

 

    总共就三天婚假,难道今晚真的得素过去?接下来有军事演习,他还不定有多久不能回家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顾一野烙饼一样烙到半夜,还是偷偷摸摸的摸进了房。

 

    阿秀早想到他会半夜偷偷回房,所以特意把门反锁了,还把钥匙给收起来了,本以为万无一失,谁知道……

 

    漏了窗户。

 

    这个天儿开着窗再搭个小毛巾被是最舒适的,谁想方便了贼摸进房。

 

    天知道睡到半夜被人捂住嘴有多吓人,哪怕顾一野及时出声提醒,“是我……”

 

    可阿秀的求生欲太强了,不管不顾的就往下三路踢,顾一野做梦都没想到阿秀还能使这一招,一下子被踢得直接跪地上去了。

 

    他也不想想,一个年轻漂亮的寡妇,在乡下,要是没点招儿,早就被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呃……”

 

    捂着顾二野的顾一野疼的直发抖。

 

    而踢完了的阿秀也发现摸进房的是顾一野不是贼,想起刚才没收劲的一记踢,又是心疼又是担心,连忙下床扶他,可是那手半天也下不去,慌得不知道该怎么扶好了。

 

    “一野,你还好吗……”

 

    “你……说……呢!”

 

    顾一野这话完全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但是他也没立场生气不是?

 

这要是真的摸进贼,他还得夸一句力度准头都很到位,倒是这个贼如果是他自己就坑了。

 

“你说你,好歹吭一声,上来就捂嘴,谁不害怕呀。”阿秀一边抱怨一边扯他裤子,但是顾一野的驴脾气上来了,就是抓着裤子不让阿秀扯开,气的直拍他手,“你松手,松手······让我看看,刚在电影院那么不要脸,现在装什么······”

 

拉拉扯扯半天,顾一野最后还是撒手了,黑乎乎的也看不清,可又怕开大灯弄醒小飞,最后只能打开床头的台灯······

 

·······(检查的过程省略)

 

小飞一觉睡到大天亮,起来后却懵圈了,明明昨晚还是妈妈搂着自己睡的,怎么早上起来自己就单独缩在床边,而妈妈到爸爸怀里去了?

 

而且,怎么爸爸背上那么多伤啊?看着跟被猫挠过似的。

 

醒来一会儿,也不见爸爸妈妈醒,于是小飞就自己到卫生间刷牙洗脸了,等他踢踢踏踏搞好了,才发现爸爸起来了,套了件汗衫,背上的伤已经看不见了。

 

“小飞,等等爸爸送你上学,顺便出去吃个早饭。”

 

小孩子喜欢出门吃饭,但喜欢归喜欢,妈妈也得问问,“妈妈不做早饭了吗?”

 

顾一野摸摸小飞的脑袋,作为始作俑者,他稍微有些心虚,“妈妈难得睡懒觉,就让她休息一天,妈妈天天早起做饭很辛苦。”

 

“好~”

 

说起辛苦,小飞又想起一点事儿,在顾一野刷牙的时候,依偎在门框边,犹犹豫豫的问:“爸爸,你和妈妈是不是打架了呀?”

 

???

 

满脑袋问号的顾一野吐掉嘴里的泡沫,惊愕的一批,忙半蹲在小飞跟前,“怎么会?!小飞你怎么会这么问?”

 

“呃······睡觉的时候好像听到妈妈哭了,然后······”小飞边说边搅着手指头,很是不安,“刚刚起来,我看见爸爸背后有伤,我就想是不是你们打架,妈妈挠的?”

 

额······

 

确实是你妈挠的,你妈也确实哭了,这背后的伤也确实是打架留的,但是,那是妖精打架啊,那怎么能算打架呢?

 

即使这被孩子问出来闹的很没脸,但顾一野脸皮厚啊,而且他觉得,等小飞长大了再回想起来,肯定尴尬的是小飞。反正只要他顾一野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小飞啊,爸爸妈妈没打架。”顾一野脑筋转得飞快,酝酿着语言努力圆场,“你看啊,昨晚妈妈生爸爸的气,把爸爸感到你房间睡不是吗?”

 

“嗯嗯。”小飞记着呢,他还记得爸爸被赶出去的时候,那哀怨的眼神儿,简直是一步三回头。

 

“然后爸爸找妈妈求和的,就是爬窗户的时候摔到了,妈妈担心爸爸所以才哭了两声。”

 

“这样吗?”单纯的娃这就信了,立马松了口气,还人小鬼大的拍拍小胸脯,“我还以为爸爸妈妈打架了,以前狗蛋跟我说过,他爸爸妈妈打架就是,每次他妈妈都哭,然后他爸爸脸上还会被挠花了。”

 

“真的没有,大男人是不会打女人的,打女人的就不是男人。”

 

鉴于顾一野一直都形象良好,小飞当然是选择相信他啊。放下心来的小家伙蹦蹦跳跳的回自己房里换衣服,等着一会儿和爸爸出门吃早饭。

 

当然,换好衣服的小飞没忘了去奶奶房里,问奶奶想吃什么,这样回来才好给她带回来。

 

张妈习惯了早上喝粥,就让小飞给带碗粥就成,什么粥都行,她不挑。

 

吃完早饭,顾一野就送小飞去上学了,从来都是妈妈送的小家伙,今天格外的神气,毕竟爸爸送孩子上学还是很少的,无关有没有时间,而是基本都默认为这是妈妈们该做的。

 

小飞在校门口遇到同学,于是两个小萝卜头结伴一起进校门,那小姑娘倒是不怕生,走几步就回头偷瞧顾一野,远远听见她跟小飞叽叽喳喳的说话。

 

“顾小飞,那是你爸爸吗?”

 

“恩。”

 

“你爸爸长得好好看呀~”、

 

好不好看顾小飞觉得没所谓,但是小飞特别自豪的说,“我爸爸是军人哦!”

 

“哇~厉害!”

 

这年代虽然说起来找对象都嫌弃当兵的,但是对于这个职业还是很尊敬的。找对象那是过日子的,当兵的成天不着家,考虑这个也很正常,毕竟婚后家里的事几乎都落在自个儿身上,这日子谁过谁知道辛苦。

 

最后一天婚假,就在家蹲着了,等阿秀起来后,两人一起上街买了菜,然后顾一野顺便就说了接下来要军事演习,可能回家不能那么勤了。

 

阿秀让他把部队的事顾好,家里尽管放心,真的有事她会打电话去部队的。

 

信她的邪,以顾一野对她的了解,阿秀绝对是能扛就自己扛,就算不能扛也会咬牙扛,反正绝不会打扰他军事演习的。

 

所以,不放心的顾一野趁着阿秀做饭的时候,溜到张妈房里跟她交代了一番,就怕阿秀犯轴。

  

【求红心,求蓝手~】

 

 

评论

热度(10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