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8.

部队一搞演习,顾一野还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快半个月没回家了。阿秀松快了半个月不假,毕竟晚上没人折腾她了,只要把婆婆和儿子安排好,晚上她就可以自己看书学习了。

 

虽然没回家,但是顾一野隔两天往家里打电话,上一次来电话,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大概就是想她了,包括但不限于她这个人和她做出来的饭。

 

顾一野回去一周后,夜校那边就开课了,阿秀平时除了照顾张妈和小飞,晚上都有课,她白天还在饭店找了个工作,算是小时工吧,只在饭点的时候去后厨帮个忙。所以只能趁着周末小飞不上课,家里一老一小可以相互看着点,阿秀才能带上了这两天做的一些吃的喝的,骑着自行车去部队给顾一野送惊喜。

 

说是送惊喜,但其实头天晚上两人通电话的时候阿秀提前告诉过顾一野了,既然去送惊喜,当然得挑人在的时候去,人要不在那不是白跑一趟吗?顾一野确认过第二天在正常情况下都在部队,不需要外出,当然,如果出了意外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

 

部队在镇外的郊区,算是偏僻的地方了,但因为是军区周围,道路修的很好,治安也很不错。毕竟谁敢在军区闹事呢,敢闹都是直接枪毙的,而且还很符合法律法规,根本不需要走公安局那一趟。

 

阿秀提前问过顾一野大概的路程,所以她是算着时间,准备赶上午饭的点。时间充裕,阿秀骑着车还能悠哉悠哉的看看路边的风景,道路两边都是庄稼地,不过这八月镇地处广东,一年到头水稻能熟三茬,这会儿正是第三茬长得茂盛的时候,绿油油的迎着风微微晃动,仿佛是在向她这位路人招手问好。

 

刚到广东的时候,知道这边水稻一年三熟,还惹得阿秀惊奇不已,毕竟他们湖南那边的水稻是一年一熟的,就那一年一熟都够全家人忙的了,她想象不出一年三熟得多熬人。

 

骑着看着,阿秀突然听到后方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她以为自己挡道了,便想往边上挪挪,但是一看啊,发现她本来就在路的边边,还是很遵守交通规则的靠右行。于是便停了车,扭头往后看是什么情况。

 

后头是辆军车,很经典的迷彩吉普车,开车的小战士一边招手一边把车停在她旁边,咧着一口大白牙就搭话,“这位大姐,请问你是军属吗?”

 

阿秀隔着车窗打量一眼这小战士,又警惕的往后座瞄,看后面也是穿军装的,才稍微放下心来,点点头答应道:“我是,你这······是要问路?”

 

别说阿秀根本没想隐藏她的警惕,就算她有心,也瞒不过这车上的任何人,寻常的小老百姓怎么可能瞒得过真正出生入死、刀尖舔血的军人呢?

 

小战士看着憨憨的,但眼力见着实不错,看阿秀有些警惕,便当作不知,很自然的解释,“不是,我是看着这条路直通军区,一般人也不会往这走,想着大姐应该是出门采购的军属,您要是相信我,可以顺路带你一程。”

 

阿秀:“······”

 

这要怎么回答呢?

 

阿秀倒也不是不信他们是军人,但这未免也太热情了吧。众所周知,阿秀是最招架不住热情主动的人,尤其是为她好的那种,因为她脸皮薄,根本不好意思拒绝。

 

“小同志,谢谢你啊,但是你看我这还有自行车呢,我要是一个人走着的,上车就上车了,但是······”

 

“害,多大事,这个好解决,我给你绑车后头,这路平,绝对不会掉的。”热情的小战士说着就下车了开干。

 

一通操作猛如虎,等阿秀回过神来的时候,自行车已经绑在车后头了,她带着的大包小包也都被小战士拎走放在后备箱了。

 

阿秀:“······”傻眼.jpg

 

都这样了,阿秀只能认了,因为后座有人,阿秀便坐到了副驾驶,上车了没忘了道谢,“真的谢谢你啊,小同志,要不我还得骑好久呢。”

 

“不用,只要是军属就是我亲属,顺路的事罢了。”小战士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自来熟的给阿秀做介绍,“大姐您叫我小张就好,后头那位是我们赵团长,别看他木着脸不说话,其实可热心了,是他先看见大姐您的,让我给搭把手。”

 

知名不具赵团长做好事本想着不留名,结果被身边的小兵给戳破,莫名的臊得慌:“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就你话多。”

 

小张都跟了赵团长好些年了,当然不会以为他真的生气,只是嘿嘿笑着,转而又继续跟阿秀搭话,“大姐,这个点都回来了,那你早上起的可真早啊,这边离镇上不说远,但也不算近了。”

 

阿秀透过后视镜跟赵团长笑着点点头,赵团长虽然没笑但也对她点了下头,两人这就算是打招呼了,然后她才跟小张同志搭话,“小张同志,其实我住镇上,今天是为了给我丈夫送点东西。这不最近有演习吗?他好久没回家了,前两天打电话说想吃家常菜了,这正好有空就给他送点。”

 

“原来是嫂子啊,您可真知道疼人,不是我八卦,好些住在家属院的嫂子都不如您这么贴心呢~”小张虽然不在家属院,但是身边都是男人,谁还没吐槽过家里的老婆了,大抵都是那么些破事,虽然大都他们本身也有问题。

 

别人家的事阿秀可不做评论,只笑道,“小张同志你这就有所不知了,那些贴心事谁好意思拿出来跟别人说,男人嘛,脸皮薄。”

 

“也是啊,换我,我也不好意思跟人说我媳妇儿在家里怎么稀罕我的。”

 

阿秀:“······”顾一野就特别好意思!

 

高粱见她一次就要臊她一次,总说顾一野喜欢秀恩爱,吃饭给夹菜这点子事都能换着花样秀,忒烦人。

 

想起顾一野,阿秀就忍不住的心里甜滋滋的。还记得当初刚认识的时候,还是个隔着几个人一起走都会脸红的小战士,看着可正经了,哪想到当对象处的时候会那么没脸没皮,这到了结婚以后就更不要脸了。

 

但是呢,这种反差却又意外的迷人,反正阿秀是挺吃这一套的。

 

只能说,这两个多少都有些闷骚的性子吧······

 

有小张叭叭叭的说话,这一路上倒也不算尴尬,说起来也就是20分钟的事罢了。

 

阿秀不是家属院的随军家属,不能被带进去,所以被放在军区门口,需要在门岗那边拿身份证做个登记。但是登记了也不能进去,必须得等她要找的人来了,才能带她进去。

 

做完登记,阿秀就站在大门边上等着,虽然无聊,但还是温婉的老实站在那等着,时不时的探头往里面看看人来了没。

 

顾一野是骑着跨斗摩托来的,老远就看一袭红裙的阿秀了,虽然看不清脸,但是那身段他是绝不会认错的,不是他吹,整个家属院,都找不出一个军嫂能把红裙穿的那么清淡雅致。

 

明明是最明艳的色彩,但配上阿秀却惊人的柔和。就跟高粱说的那样,当年阿秀一袭红裙站在摩托车上送别张飞排长的画面,那可是美到很多人至今都忘不了。

 

顾一野当时是骑摩托送她的那个,所以不清楚站在张飞的视觉是如何的光景,但只是平时这么看着,就已经很让人心动了。

 

下了摩托,顾一野先是把阿秀手中拎着的大包小包给接过来丢车上,然后也没管门岗值班的小战士看着,抱着阿秀就乐的转圈圈。

 

绿军装和红裙,配上两人幸福明亮的笑容,在这一刻特别的美好。

 

等阿秀拍着他的肩说晕了,顾一野才不情不愿的放手,然后在小战士们震惊的眼神中微微俯身,在那双半个月没亲到的唇上啄了一下。

 

阿秀不轻不重的捶了顾一野一下,瞥一眼总往他们着瞟的小战士,臊得慌,低眉顺眼的嘀咕:“还有人呢······”

 

“我老婆,我亲一下怎么了?”顾一野不以为然,说着边直接捧着她的脸来了个深吻。

 

说是深吻,其实只能算是浅尝一下,舌头只进去逛了一圈罢了,那要换在家里,指不定得缠着丁香小舌吸吮多久呢~

 

还没结婚的小战士们哪里受得住这种刺激,虽然脸上还是生人勿近的模样,但仔细看,那被晒的黑黝黝的脸上都带着两团诡异的红晕。

 

这······夜老虎的顾一野不是说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吗?据说正经的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

 

就问今天这场面,哪里能算不苟言笑?那嘴角都要咧到耳后根了!还有正经?整个军区最不正经的也没像他这样大庭广众的跟媳妇儿亲成这样啊。

 

呜呜,羡慕嫉妒恨,但请摩多摩多?

  

  【求红心,求蓝手,文文需要热度~】

评论

热度(9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