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29.

 

浅亲完,顾一野就跟没事人一样,带着阿秀进了军区。

 

慢慢的骑着跨斗摩托,顾一野随口问道,“不是说饭点正好到?怎么早了那么多?”

 

“路上遇到热心的解放军,坐他们车来的,是你们军区的赵团长和他身边的小张同志。”阿秀简单的解释,随后就顺嘴问,“你认识吗?”

 

“赵张组合啊······”顾一野想了一下,然后了然道:“这个我知道,但不太熟,如果是他的话,那确实是个好人。”

 

“怎么说?”

 

“他收养了很多烈士遗孤,三四个呢,然后可能是怕孩子们受委屈,也觉得自己带着几个孩子负担重,不愿意耽误别人,就一直没结婚,部队里给介绍都不理。”

 

“三四个?那真了不起。”

 

“可不是嘛,现在养孩子成本多高啊······”

 

上辈子顾一野老了去干休所的时候还遇到这位了,两人倒是挺合得来,几个孩子都很出息,因为常来探望,跟小飞也处成朋友了。但那都是老了的事,现在都年轻着,而且职位差的挺多,并没什么机会交流。

 

原本阿秀算得时间是正赶上饭点的,这会儿就属于快到饭点,但其实还没到,按理说顾一野是还得回去工作的。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把阿秀安置好了再回去,就正好是饭点的样子······

 

所幸秦汉勇还是蛮体恤他的,知道他大半个月没回家了,所以顾一野去接阿秀的时候,他就让顾一野别来回跑耽误事,好好陪陪阿秀,等下午再专心工作。

 

这事吧,其实多少还是跟阿秀是烈士遗孀关,就是有意照顾。秦汉勇和张飞是同期的新兵,张飞牺牲他也不想看见,所以在他自身不受影响的情况下,能帮一把是一把。

 

只能说,难过有但不多。

 

世人大多如此,讲起来都会可怜两句,可真付诸于行动的很少。也不能说他们不是好人,这世道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战争就是这样,枪炮无眼,他们活下来的是命大,谁也不欠谁的。对烈士遗属愿意帮一把是情分,不帮你也是本分,毕竟自己的日子也得过下去的。

 

除了家常菜,阿秀还给他带了换洗衣物和一些自做的酱菜,就算吃白饭也可下饭。所以顾一野先带着阿秀去了自己住的宿舍放东西,然后再去食堂吃点。

 

顾一野是个挺讲究的,起码在糙汉多如狗、臭男人遍地跑的部队里,他绝对是别人眼中穷讲究的异类。就说说,哪个男人每天都洗袜子洗内裤的!谁不是攒一个礼拜等发臭了才捏着鼻子洗?女人家都没他这么爱干净。

 

不知道的会说嫂子调教的好,但知道的都清楚是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从新兵时期进来都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内裤袜子不提,可军装是绝对不会让皱一点点的。

 

熟人问起来,顾一野都归功于顾衡以身作则带的头好,从小就严格要求他,毕竟母亲早亡,家里虽有保姆,但不能说糟蹋保姆让人给你洗内裤吧,哪怕是小孩子。所以很小的时候,顾一野就自己洗袜子洗内裤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结婚之后,顾一野还是自己洗内裤洗袜子,就算在家里,他也是洗澡的时候就顺手自己搓了,完全不给阿秀沾手的机会,偶尔还会把阿秀泡在盆里想多泡会儿再洗的小内内也捞出来洗了。就配置原因,有时候内裤上会有分泌物啥的,泡会儿才能洗干净不是吗?并不是偷懒。

 

为这事,阿秀还跟他掰扯半天,倒也不是觉得男人不可以洗衣服,而是无法接受他碰她的贴身衣物,就······想想就臊得慌。她从小到大也没见过给媳妇儿洗内裤的男人,就算她那感情和睦的父母也没这样,父亲是绝不进厨房,也绝不碰衣服的。

 

顾一野一点也不认同阿秀的理论,还振振有词,“你喷我脸上,我都没嫌脏,还经常吞下去,这只是拿手搓搓,还有洗衣粉呢,怎么吞下去不脏,用手搓洗就脏了?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的道理!”

 

阿秀:······

 

阿秀再一次为他的厚脸皮而震惊,这是床下能说出来的话?

 

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了,反正顾一野是“嗯你说的对,但我下次还这样干”。

 

阿秀第一次到顾一野宿舍,是单人间,不大,但是该有的都有,被他收拾的干净整洁,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专心打量宿舍里摆设的阿秀没注意到顾一野把门关上并且锁上了,等她看完了,转身打算跟顾一野说点什么的时候,却撞入他怀中,然后被他顺势搂住,随着他压低的身躯,被噙住了双唇。

 

······

 

等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时,阿秀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腿上,而他则是坐在椅子上。明明这把椅子刚刚看还在靠窗的桌子跟前。

 

阿秀:“······”

 

窗帘没拉,窗外日头正好,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把不大的屋子里照的亮堂堂,这么想着,阿秀突然脸就爆红了,赶紧的站起来要离开顾一野,但是都这样了,这饿极的狼能放她走?

 

可刚离开他的腿,又被他用力摁了回来……

 

阿秀看顾一野这样就知道他想干什么,急着直捶他,低声怒道:“松开,万一有人看见怎么办,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我这两天看过了,咱这个位置,是死角,无论从窗外哪个角度都看不到。”

 

合着这是蓄谋已久啊!连点都踩好了!

   

……

  

都到这一步了,顾一野能放弃嘛?阿秀的力气在他这就跟猫挠似的,根本阻止不了他的行动。

 

“这个点都去吃饭了,你配合一点,咱俩还能赶上食堂的最后一波。”


  ……

 

话音一落,顾二野就攻占了高地······

 

——(完整版见afd)——

 

正如顾一野所说,等他俩收拾好到了食堂,正好赶上最后一波新兵用饭。食堂不大,无法供应所有军人同一时间开饭,所以都是按批次来的,至于先后顺序嘛,都是临到了饭点互相之间比试一番,包括但不限于拉歌、比武······

 

顾一野带队严厉,每天都是第一批次吃饭,所以这里面的新兵没有顾一野带的,但耐不住有高粱这个老熟人,他带的连队正是他们老九连,也不是说他带不好,只是在过往的荣光下,这个连队浮躁的很,天天都是最后一批吃饭。

 

原因有很多,拉歌拉歌嗓门不够,比武比武又打不过,偶尔还得被高粱加练惩罚,高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但是高粱这人性格就是再怎么急,他日常生活中也能笑得出来,虽然经常强颜欢笑吧,可比顾一野什么事都写脸上要来的让人放心。

 

远远看见顾一野带着阿秀来吃饭,高粱非常没眼色的端着自己的盘子蹭了过去,顾一野打饭呢,他溜溜达达的坐到了阿秀跟前,这会儿阿秀已经把带来的菜摆了满满一桌子,可把他羡慕的。

 

“我就知道,阿秀你来了,好菜肯定少不了!”高粱的来意很明显了,因为他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阿秀被高粱的毫不做作逗得乐死了,连忙招呼他一起,“做得多,一野也吃不完,小高同志一起吧。”

 

“好啊好啊~”

 

“这种没眼色的事也就你干的出来。”打完饭的顾一野没好气的骂他,“看别人当面恩恩爱爱,你自己不觉得膈应的慌吗?”

 

高粱无所畏惧,疯狂炫菜,“你们当我不存在,我就混口饭吃。”

  

  【完整版7200+,老地方见啊~】

评论

热度(9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