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42.

家里有孩子,这日子过的就特别快,顾一野隔三差五的回家,都能感觉顾小宝一天一个样。


小孩子嘛,吃喝拉撒,学说话,学走路,就这些事。顾小宝也不例外,除了过分乖,其他都和正常孩子一样。


转眼,顾小宝就会走路了,虽然像只小鸭子一行,左摇右晃的,但是摔跤倒是很少。


小孩子有种神奇的能力,看着随时都能摔,但是平衡能力却又很强,常常以不可思议的法子稳下来。


在顾小宝学说话学走路的时候,顾一野和阿秀都挺忙的。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毕竟以后是奔着北京去的,现在不努力怎么搞?


顾一野因为任务完成的好,以及演习表现抢眼,成为了红一营的代营长。


这个“代”字也不知道恶心谁呢,这点子心机手段和上辈子一模一样,毫无进步。


如果继续留在A军,顾一野敢肯定,以后还会有代团长这种恶心等着他,郑源一脉就是看他顾一野不顺眼,一直都打压他,就因为他不知道溜须拍马,每次演习都让郑源嫡系一脉难看。


而陈大山,就是个废物。郑源身边一条会摇尾巴的狗,要不然凭他的能力,到哪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上。


顾一野这辈子有准备,私下里都搜集了好多他们贪污腐败的证据,就算扳不倒郑源,也能逼他弃了陈大山这个废物。


虽然顾一野和秦汉勇他老丈人关系也没多好,但比起陈大山,那位起码还是有点能力的。


傻子才信陈大山收的钱都用来建什么师史馆,郑源最可笑的一点就是,总把所有人当傻子,每次都拿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糊弄人。亏他还是从战争年代走来的军人,为了他自己个的面子,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恶心自己,那顾一野也不是吃素的,偏要把他的人一个个拔掉,让他无人可用,眼睁睁看着对手坐上这些位置。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顾一野无心在这内斗,但他也不想自己天天被恶心。


如果非要恶心,那就互相伤害好了:)


阿秀这边也改变了工作模式,和饭店老板达成了合作,专门做宴席,只做预约的,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客人办席面都指定要阿秀掌勺,老板也问过她人有没有全职的想法。


当然是没有的。


对阿秀来说,重要的还是家庭。尤其现在孩子还小,如果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为了生活她当然会拼一把,可家里现在这样过得就挺滋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老人孩子都健健康康的,没必要为了更多的钱,错过孩子们的成长。


顾一野身为军人,为了保家卫国那是没办法,阿秀作为军嫂当然是很自觉的以家庭为重。


总不能一个都不着家吧,明明是父母双全的家庭,何必让孩子过得像是父母双亡一样呢?


所以两边一合计,阿秀干脆只做席面,要办酒都是提前预约的,这样也方便她照顾家里。


至于酬劳,不按小时算,而是按桌算,办几桌拿几桌的钱,老板省钱,她赚钱,还是双赢。


周末,顾一野早早地忙完了红一营的事,然后就脚步轻快的往家去。


开车很快,顾一野开到巷子口的时候,天都还没黑呢,拿着副驾驶座上的两串糖葫芦下车回家。


“顾营长回来啦~”


“嗯,那个……不是营长,是代营长。”


“早晚的事,都让你代了,还能跑了不成?你这后生就是太谦虚。”


“阿秀还没回家呢,今天老李家孙子十岁,定了酒席。”


“哎,她昨天告诉我了。”


“你家老大,真是皮,中午踢球把人家窗户打碎了,可把阿秀气的……”


“是吗?回头我好好说说他。”


“哎呀,男孩子就是皮,其实都正常。不过你家小宝可真乖,不知道还以为是小姑娘呢,文文静静,一点也不调皮。”


“文静点好,不然阿秀还多的是气生,老生气对身体不好。”


……


一路上收获一串儿的问好声儿,这么帅的军官,男的崇拜女的花痴,老太太见了光乐呵。


回到家,一进门,蹲在鸡圈跟前看小鸡啄米的顾小宝就扭头看过来,然后奶声奶气的喊了声“叭叭!”


“哎!”顾一野应了一声,然后跑过去把小家伙举高高逗他玩,见张妈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又环顾一圈,才问她,“张妈妈,小飞呢?我买的糖葫芦,得赶紧吃,要不糖该化了。”


“他呀,不知道上哪野去了,先搁冰箱吧,等会儿该回来吃饭了。”


“那行。”


顾一野放了一串糖葫芦到冰箱,然后洗了手,捏了一颗下来拿手里,把顾小宝抱怀里,让他抱着自己的手舔着吃。


小家伙已经有几颗乳牙了,吃着甜滋滋的糖衣,喜欢的恨不得把顾一野手给吞下去,时不时的就咬着他。


牙就那么一点点白,但是咬人是真疼,偏偏顾一野手硬,他那乳牙嫩的很,咬多了就疼了,回头还泪汪汪的瞅着他犯委屈。


“你看你,你咬我,你还委屈了。”顾一野逗着这小哭包儿砸,给他翻了个面儿,把糖厚的一面凑他嘴边,“行了,赶紧吃叭,嗯?”


甜滋滋的糖一到嘴里,委屈巴巴的小哭包又笑了,胖嘟嘟的脸蛋上有两颗浅浅的小酒窝。


“真好哄……”顾一野笑着挠挠小家伙的双下巴,软软的,很舒服。


天快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小飞满头大汗的跑回家了,跟头小牛犊子似的,横冲直撞的,不过一看到弟弟小宝扎巴扎吧的向着他跑来,就紧急刹车停下来,等着弟弟过来。


顾小宝依偎着哥哥的腿,伸出小胖手去捞他的手,谁想小飞飞快的抬起手不让他碰。


“鸽鸽?”


顾小宝有点点难过,小嘴吧嘟嘟的,那委屈劲儿,和他爹顾一野一样一样的。


“哥哥手脏脏,你等一下,哥哥去洗个手。”小飞把黑乎乎的爪子给他看,“你看,脏死了。”


“咦~粑粑!”顾小宝嫌弃的小脸整个皱了起来。


小飞:“……”


带也不是粑粑这么脏来着。


小飞去洗手,顾小宝也跟着一起,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屁股后头转。


“哎哟,臭宝宝只要哥哥不要爸爸了。”顾一野笑眯眯的逗小宝玩。


求仁得仁,顾小宝来着小胖手乐呵呵的大声嚷:“要鸽鸽!要鸽鸽!”


“小孩子都喜欢和大孩子玩,小宝最喜欢小飞了。”王姨宠溺的望着俩孩子说。


顾一野点点头,然后扬声说,“小飞,冰箱里有糖葫芦,赶紧吃了,别整化了浪费了。”


“好~”


顾小飞打开冰箱,看到有两串糖葫芦,有一个袋子上沾着点糖渍,而小宝嘴里有糖味儿,他想这个应该这串儿是吃剩下的。


拿过来打开一看,果然上面少了一颗。


顾一野瞅见了,就说他拿错了,“这个留给你妈的,那有一串完整的,你吃那个。”


“没事儿,多一颗少一颗罢了,我妈那么辛苦,给她吃一整串怎么了?”


顾一野揉揉他的寸头,笑着臭他,“你呀……就你会说话。”


阿秀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别家好些人都吃完饭出来串门子了,瞧她大包小包的回来,又是一路的闲聊。


“怎么下班还带饭回来了?”顾一野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好奇的问。


“什么呀,这是特意在那做的菜,我自己带的食材,这不是你回来了,我又没时间提前回家,所以做好了带回来,节省时间。”


顾一野连忙给递水捏肩,“我老婆辛苦了,还是我老婆心疼我~”


“噫~~”顾小飞嫌弃的路过,“你们俩差不多得了,家里还有其他人呢,又不是只有你们两个。”


“怎么,你羡慕我有老婆是不是?”顾一野瞥他一眼,继续捏肩捶背的伺候,“学着点,要不你以后可娶不上老婆,贤惠,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顾小飞:……???


没听错吧?

评论(8)

热度(13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