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30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第1-16章为纯文字观影。

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

第21章开始加入视频观影~】


刚说着看宋三川和梁友安这俩秀恩有些腻,画面一转,来到了蒋家,瞬间气氛就压抑了。


【一大早,蒋杰因为咖啡机故障而烦恼,陈可见状却拽过插头,原来不是故障而是是没通电。


蒋杰有些尴尬,但还是厚着脸皮倒了咖啡,陈可想把离婚协议书交给他,就放到他平时坐的那个位置的桌上,可蒋杰突然接到公司电话,他把咖啡放下后急匆匆赶回去,陈可只好把沾上咖啡污渍的离婚协议书收起来。


到了公司,蒋杰被人举报利用职权为儿子蒋焦焦谋私,他出资让网球俱乐部队员们到海边高档假日酒店集训,还拿出蒋焦焦和苏克对赌的视频为证。


集训最后一天,张岩把网球泡在水里让队员们练发球,他坐在球网对面当靶子,队员们用浸过水的球大失水准,根本不能击中张岩。梁友安查到蒋焦焦进了全国网球运动员第95名,她当众宣布这一好消息,队员们一起为蒋焦焦拍手叫好,张岩也替蒋焦焦高兴,队员们把张岩和蒋焦焦抬起来扔进海里以示庆祝。梁友安定了包间请队员们吃火锅,让他们随便吃,随便喝,大家一起欢呼雀跃。


梁友安鼓励队员们继续加倍努力,只要能打进全国巡回赛前十名,俱乐部就能升为A级,张岩也发表了感言,他从D3俱乐部离开以后就对这种商业俱乐部彻底死心,梁友安和队员们让他重拾信心,张岩承诺会合队员们一起努力,梁友安深深鞠躬向队员们表示感谢,队员们的不懈努力,成就了她的小目标一个一个实现,大家一起举杯痛饮。


梁友安突然接到明宇的信息,得知蒋杰因为俱乐部的事被举报,她想开张岩的车连夜赶回去,宋三川主动陪她,蒋焦焦再次当托儿劝梁友安带上宋三川,把两人凑一块儿去。


陈哲夸蒋焦焦托儿当的不错,其实他也看出宋三川喜欢梁友安,这兄弟俩心照不宣的笑了。梁友安看了一下明宇发给他的资料,不禁替蒋杰捏了一把汗,心里暗暗祈祷网球俱乐部不要被关停。


蒋杰很晚才回家,他心力交瘁,陈可向他提出离婚,蒋杰大为恼火,“不是,陈可,你到底要什么?”


陈可平静的说,“我想要的在里面都写清楚了,你好好看一下,你可以去找个律师,如果有什么分歧,我们律师谈吧。”


蒋杰却以为她如以往一样闹脾气,“就是你能不能不闹呢?”


陈可严肃的看着他道:“我是在郑重的跟你提出离婚,四年前我提过,那时候你跟我说……你要升营销总裁了,不能后院起火,我说服我自己了。但是不意味着这几年就都是好好的。”


“我真的不明白,有什么不满足的,你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大多数女人都是梦寐以求的?这么大的别墅住着!”蒋杰意识到严重性,努力的想挽回这段婚姻,“我蒋杰这个人,我不说我我我……有多了不起,但我最起码,我还是及格的吧?”


“我不尊敬你吗?我是不是对你百依百顺!我不抽烟,不喝酒,我没有夜不归宿吧?我家暴你没有!我有出去找小三吗?有吗?”


一连串的质问让蒋杰越发的自信,不禁指手画脚起来,“结婚不就这么回事儿吗?你还想怎么样?来来来,我们今天讲清楚你的诉求,来来,把你的诉求讲清楚。”


看到蒋杰又故态复萌,陈可不屑的冷笑,提高音量,“蒋总,请你不要高谈阔论的,我是你的妻子,至少现在还是。我不是你的员工。”


相比蒋杰的失态,陈可则是理智的可怕,这样的陈可也让蒋杰感到心惊,压下怒气,试图让自己冷静,缓和两人的关系,“我知道,工作忙,没有时间陪你,不就是这点儿事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之前不也是因为这个吗?没有必要放那么大吧?”


“当然我理解你啊,天天待在家里是很无聊,有的时候容易文艺女青年上身啊,想东想西的,然后这个那个的……我可以理解,但是咱们能不能不动不动把这张纸拿出来?”蒋杰指着还沾有咖啡渍的离婚协议书,郑重声明,“这是原则问题!这个很伤感情,这个是我的底线,好吗?”


面对蒋杰的挽留,陈可无论内心还是神情都毫无波澜,待他说完才冷漠的说,“你的演讲结束了?你应该好好照照镜子,看看你说话的时候指手画脚的样子……把字儿签了。”


低三下四的挽留却没能逃得了好,蒋杰气的眼睛都红了,一拍桌子,大声质问,“外头有男人了是吧?你说出来一个,你把名字今天给我说出来,我马上让你走,说出来!”


无端的指责让陈可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有多可笑,讽刺的反问他,“所以在你们男人眼里,只要对方提出离婚了,就一定是他在外面有人了。”


“还有别的原因吗!”蒋杰越发觉得自己的怀疑没错。


“不可能是我和你之间真的有问题吗?不可能是我跟你过够了吗?”陈可不想解释太多,疲惫的慨叹道:“我们的婚姻只剩下空壳了,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


说完,蒋杰接到了梁友安的电话,本不予理会,但事关事业,他到底还是抛下陈可去见梁友安,谈论俱乐部关停的事。】


中年夫妻的婚姻即将走到尽头,在场的王公侯爵命妇们都不免共情了,尤其是妇人们。


毕竟对男人来说,妻子不合意还可以娶侧室纳妾室,那么多女人,总有合心意的。而女人嫁人就要从一而终,和离就意味着放弃一切,包括孩子,无数个夜晚思来想去,最终也只能忍下,凑活着过。


男人们共情的是蒋杰,蒋杰的想法完全就是他们的想法,不懂女人怎么就那么不知足。


当然,也有女人是站在蒋杰这一边的,比如汝阳老王妃,淳于氏等等完全被洗脑成拜Dior癌的脑残。


而像宣后,越妃,萧元漪等,内心非常理解陈可,虽然说实话确实这把岁数了还拧巴有些矫情,但相比陈可的坦诚,蒋杰就虚伪的多的多。


男人们之前吐槽陈可已经被宋三川怼过,这会儿谁也不想再被喷,但神色间和蒋杰一样不耐烦。


文帝摸摸胡子没说话,心里却吐槽陈可看着贤惠,可实际上矫情得很。


越妃一向谁的面子也不给,白眼冲天的骂道:“这个蒋杰真不要脸,明明外面有小三,还能这么义正言辞的说自己清白。”


“老夫老妻了,结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宣后羡慕陈可的勇气,也为陈可不值。


文帝这时候悄悄冒头了,“陈可知道蒋杰外面有人,却没说,其实给他留面子了。”


而梁友安和宋三川则是明白了他们到底多倒霉。


“难怪那天晚上去找他,发那么大的火,合着刚被离婚,我撞枪口上去了。”梁友安忍不住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


宋三川也意识到他俩时机挑的不对,正赶上事业婚姻双打击的档口,不过一点也不心酸,还笑的幸灾乐祸,“陈可姐早该甩了他,看他那态度,在家里还摆着蒋总的架子,也就陈可姐和二焦能忍他那么多年。”


“蒋杰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不抽烟不喝酒不家暴不出轨,这不是婚姻的最基本的吗?什么时候成加分项了。”梁友安吐槽根本止不住,“这个社会对男人的要求底线真的太低了!女人结了婚要孝顺公婆,操持家务,带好孩子,同时工作也不能落下……这公平吗?”


男德学院优秀毕业生宋三川立马顺毛捋,“不公平不公平,结了婚的女人只要记得回家就行,外面都是逢场作戏,什么家暴不家暴的,太离谱了,老婆打老公肯定是老公做错事了,该打!”


男人们一脸菜色,忍不住瞪他。


宋三川理直气壮的瞪回去,“看什么看!新社会男女平等,自然各方面都要平等。男人引以为傲的力气放在现代,那是最不值钱的,毕竟种地有机器,不靠人力了。”


“别的不说,打女人的肯定不能算是男人!”


凌不疑也觉得蒋杰拿这个标榜自己是好男人很离谱,在他看来,不打女人是基本,更何况这女人是自己妻子。


他冷声又道,“蒋杰口口声声自己为了这个家,但其实都是为了他自己,逢场作戏演恩爱夫妻都是为了往高位爬,是陈可一直牺牲自己成全他。可惜他不记得陈可的付出,把成功都归功于自己能力强。”


万萋萋看得清楚,“还是坏男人太多,所以出了一个不那么坏的,就成了世人眼中的好男人了。”


“那可不,后世还是一夫一妻呢,不找小三是守法,蒋杰也好意思拿来说事,那照这么说,陈可不也是不抽烟不喝酒不家暴不找小三吗?差哪儿了,他那么自信?”


萧元漪凉凉的说,“差在挣钱上啊。”


这是大实话,蒋杰就是因为家里只有他挣钱才这么膨胀,或者说,所有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会如此。


二公主夫妻恩爱,自然理解陈可,可陈可又没工作又没钱,真的离了,感觉不会好。忍不住找梁友安剧透,“友安阿姊,陈可真的离婚了吗?后来过得怎么样?”


“过得非常好,离婚后找了新男友,两人感情很好,看起来是越活越年轻了。”

  

说着,天幕放出来一个短视频——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再后悔已经来不及】 


离婚后的陈可明显焕发了光彩一般,和未离婚前的阴郁压抑完全不同,这样的改变别说蒋杰这个前夫了,是个男人都会好奇关注。


崔侯一心只有霍君华,虽然他是男人,倒也理解陈可的精神需求,这个老鳏夫不禁说个公道话:“陈可虽然不算漂亮,但是言语行为上处处都是美,那种洒脱,简洁,大方……非常吸引人。”


“陈可一直以来说话都给人感觉很舒服,不仅仅是温柔……”三公主是个混不吝,但她很喜欢陈可,因为陈可做了她不能也不敢做的事。


三公主不想嫁给宣世子,不嫁也得嫁,偏偏还不能和离,这会儿看到陈可这一出,别提多羡慕了。


“这就叫知性美。”梁友安又抛出个新词。


“知性美?详细说说?”


古人们都很好奇这种新的对美的定义。


“所谓知性美,会在言行举止中表现出来,接触到的人能感受到其深厚的文化背景,从而透出源源不断的魅力……”梁友安尽可能的用大白话解释,“你们别看陈可姐像是在家吃闲饭,其实她和蒋杰是大学同学,文化水准是齐平的,只是婚后专心家庭,她那些画卖也能卖不少钱,要不是结婚生子,指不定现在也是大画家,都是蒋杰耽误了她。”


这么说倒也说得通。


后世男女都能上学,要是没结婚,指不定像梁友安一样也是拥有自己事业的独立女性,这么一琢磨,还真是蒋杰耽误了陈可。


或者说,蒋杰毁了陈可的前途。


凌不疑淡淡道:“蒋杰的成功是建立在陈可的牺牲上,但蒋杰看不到陈可的付出。”


梁友安点点头,然后大声的对女孩们说,“美女们,都清醒点,迟来的深情比草贱,像蒋杰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珍惜,放手了又后悔的,千万不要原谅,也不要回到他身边,否则结果就是再一次被他背叛抛下。这种中年油腻渣男最爱的就是你不属于他的样子!”


男人们:“……”


女娘们还有一些妇人本来觉得蒋杰还惦记着有些感动,被梁友安一说,瞬间清醒。


“可不是嘛,之前是他老婆的时候也不见关心,现在知道关心了。”


越妃轻轻呸了一声,“男人就是贱。”


文帝:“……”


“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程少商说着还瞥了一眼袁善见,“夫子,您说是吧?”


袁善见知道她内涵自个儿老师皇甫夫子总惦记程三夫人的事,但事实如此,他也无法嘴硬辩解什么。


“只有我关注到陈可也找了个弟弟吗?”万萋萋抖着腿兴奋的说。


程少商觉得还好,直白道:“有钱有闲,干嘛不找个可心的?”


可不是这个理吗?不然再找个蒋杰这样糟心的?


除了崔侯和凌不疑,其他男人们都心里不舒服,在他们心里,陈可就算离了也不该过得这么好,甚至还再找一个年轻的,她就要郁郁寡欢,一辈子都在后悔。


而崔侯和凌不疑是想到了霍君华,他们多希望霍君华能跟陈可这样,离婚后获得新生,精神焕发。


凌不疑知道霍君华是因为背负家族血海深仇,但崔侯只以为霍君华是因为凌益而伤怀,他就不明白,这凌益还不如蒋杰呢,有必要这样吗?


“真该让君华也来看看陈可这一出。”崔侯感慨道。


帝后妃三人自然知道崔侯怎么想,他们其实没意见,关键还得看凌不疑的意思。


“甚好。”


凌不疑立马派人去接霍君华来,就当散心了。


【宋三川开了四个小时的车,终于把梁友安送到蒋杰家楼下,梁友安打电话给蒋杰,蒋杰强忍怒火来见她,梁友安迫不及待想知道俱乐部会不会被关停,蒋杰不想节外生枝,让她拿出一个方案,然后悄悄把俱乐部关掉,梁友安努力争取,蒋杰根本不买账,给她下了死命令,让她尽快回易速体育,答应让她做销售总监。


梁友安不甘心就此放弃,她要连夜回去整理资料,如果球队在巡回赛取得前十,俱乐部能升到A级,只要下个月俱乐部能扭亏为盈,她就能争取保留俱乐部,宋三川不顾旅途劳顿,主动帮梁友安整理资料。


梁友安把俱乐部的盈亏项一一列举出来,宋三川帮她仔细测算,发现需要两个月俱乐部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他们俩一直忙到深夜,梁友安饿得肚子咕咕叫,宋三川想给她做饭,可冰箱里空空如也,宋三川只好定外卖。


蒋焦焦和陈哲看到宋三川在群里的求助消息,他们连夜来梁友安家帮忙,他们四个人群策群力想办法保住俱乐部。梁友安熬了一整夜,凌晨才在沙发上打盹,然后就打起精神去俱乐部上班。


罗念和张岩得知俱乐部的现状,先后来给梁友安声援,纷纷表示愿意推迟两个月领工资,梁友安心里热乎乎的。


蒋杰想挽回婚姻,一早起来就小心翼翼,卑微的打感情牌,“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着。我就在想……怎么搞到现在这个样子。”


陈可放下勺子,问他,“蒋杰,其实我特别想问问你,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爱吗?”


蒋杰被她问的一顿,没有回答,但其实答案很明显。


“我说的不是夫妻情分那种,是男女之间的爱。”陈可不强求答案,只是想把内心所想说清楚,“咱们两个从大学的时候开始谈恋爱,也算是初恋吧,横向我们不比了,就纵向我们跟自己比,曾经有过特别好的时候吧?但是这些年,老实说,你对我还有感觉吗?”


蒋杰依旧没回答,神情动作都很僵硬。


“我觉得我像是这个家里的空气。好像不能没有我,但是谁都看不见我。”


蒋杰加快了吃粥的速度,陈可不管他自在不自在,继续说自己的,“有些人对爱的需求有可能没那么高。我不行。”


“无性的婚姻,我都可以忍。无爱的婚姻,我忍不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蒋杰也知道她是铁了心要离婚,让陈可给他点时间消化一下,陈可答应了。


可转身,蒋杰就找人查陈可。】


越妃冷笑,“宁愿相信老婆外面有人,也不愿意承认是自己做的不好。”


“老夫老妻了,儿子都要娶新妇了,还说什么爱不爱的……”文帝不理解。


越妃微微一笑,“照陛下这么说,我们之间也不用谈爱不爱的了。”


文帝瞬间闭嘴:“……”


宣后有被秀到,但她习惯了,眼睛看着天幕,为陈可说话,“正因为蒋杰和陈可曾经相爱,所以才无法忍受现在无爱的婚姻。”


其实宣后觉得自己和陈可很相似,像个空气……


“从未得到,远远比不过得到后又失去。”越妃接着宣后的话说道。


这么说,文帝理解了,“言之有理。”


蒋杰的骚操作让本来有些心疼他的女人们瞬间倒戈,竟然派人去查自己老婆。


“太不要脸了!装可怜说要消化,转身就派人查妻子是不是偷人!”万萋萋要气死了,恨不得踹蒋杰两脚。


程少商则是感慨,“原来两情相悦的人也会走到这个地步,看来爱情是会消失的。”


!!!


凌不疑和袁善见心中警铃大作,怎么看着看着心上人对爱情绝望了呢?


可别出家修行去呀!


梁友安瞧女孩们这么丧气,便对她们说,“爱情就像绽放的花朵,它美丽动人,但想要维持这份美,还需要精心的呵护。”


“蒋杰和陈可没有好好呵护这朵花,最终导致它的枯萎。”


女娘们明白了,相信爱情没有错,错的是人。


【梁友安一早来找蒋杰求助,拜托他再给两个月的时间,保证能让俱乐部起死回生,蒋杰就是不松口,他和高力私下谈判,只要关停网球俱乐部,两个人就各退一步。


梁友安看出蒋杰是把俱乐部当棋子,想丢车保帅,她只好负气而去。


蒋焦焦发信息让蒋杰到俱乐部,蒋杰带着陈可一起,蒋焦焦本想让蒋杰和陈可观看巡回赛,可俱乐部就要关停了,蒋焦焦就想让他们看一下自己这几年努力的结果,蒋焦焦打出了一个又一个接球的拿手绝技,他累得满头大汗,陈可为他骄傲,为他鼓掌加油。


蒋焦焦劝蒋杰勇敢面对眼前的困难,不要在乎别人诬陷,他有信心把俱乐部做好,希望蒋杰给俱乐部一次机会。


可蒋杰心中只有利益,坚持要把俱乐部关停,而且不容置疑,蒋焦焦彻底心灰意冷。


蒋杰走后,陈可把离婚的消息告诉他,蒋焦焦直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转身硬撑着在场上打球发泄心中的悲痛。


陈可看着儿子强撑着打球,汗水和泪水不住地流,很是心疼,看着看着自己眼中也闪起泪花,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说改口不离婚。】

  

【蒋焦焦高虐泪点】 

【到底要多懂事才能获得父亲的认可】 


猝不及防的看到蒋焦焦如此高虐的一面,梁友安和宋三川都很心疼。


“焦焦在父母窒息的婚姻中能成长的这么阳光,真的不容易。”梁友安如此评价自己的妹夫。


宋三川点点头,“陈可姐也不容易,焦焦是她带大的,她很厉害。”


带孩子方面,宣后和越妃都得服气陈可,要他们说,比起性情,皇家的皇子公主们,没一个比得上蒋焦焦,有个那样自私自利的父亲,还能如此单纯直白,只能是母亲陈可的功劳了。


文帝也没想到蒋焦焦这么活宝的孩子还能这么虐,气的直拍腿,“这父母怎么当的,就不能换个时候说嘛?坏事都凑在一起,看把孩子哭的……”


“俱乐部没了,家也没了。”凌不疑面无表情的总结。


文帝一个饼子扔到凌不疑身上,指着他大骂,“竖子!你怎么能说出这么冰冷的话!”


凌不疑:……?


这就冰冷了?还能比蒋杰冷?


“为了蒋焦焦也得过下去啊,真是狠心!”


“孩子是无辜的啊……”


“这俩难怪能过一块儿去,都是狠心的主啊。”

  

小越侯看着蒋焦焦,再看看自己的儿子,恨恨道,“蒋焦焦这样的儿子够懂事了,多好呀,能力虽不出色,但守成有余,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还不满足!”

  

虞侯二十几个儿子,个个糟心,非常理解小越侯,“是啊,蒋焦焦这样的儿子真的不错了,就是傲气点儿,其他也没什么,蒋杰还嫌弃,要不拿我二十几个不孝子跟他换换?”

  

“蒋焦焦这样的孩子真的不错了,虽然不经事,但也不惹事,安安分分一辈子也挺好。”萧元漪喜欢乖孩子,蒋焦焦很合她心意。

  

程始点头赞同,“此子心性纯良,还孝顺。即使难受,也没劝阿母,因为他知道和离对于他阿母来说才是最好的出路。”


万萋萋心疼坏了,“蒋焦焦太可怜了,他什么都没错啊。”


“陈可没错,要说错,只能错在有蒋杰那样的阿父了。”程少商偏心道。


“没错!都是蒋杰没做好!”


万松柏弱弱道,“其实蒋杰也没那么差吧?”


“这还不差?阿父,蒋焦焦要是你儿子,看到他这样,这俱乐部你关是不关?”


万松柏毫不犹豫,“当然不关!只要我儿高兴,再开一个都成。”


万萋萋更加理直气壮,“你看,同为阿父,这就是你和蒋杰的区别,虎毒还不食子,他连自己的儿子都能舍弃。”


程少商适时的瞥了一眼萧元漪和程始,这俩没舍弃儿子,舍弃女儿呢。她都懒得阴阳怪气了,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心软,一旦陈可心软,她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萧元漪冷静的分析。


是这个理,一旦妥协,蒋杰就知道怎么拿捏她了。

  

【求赞❤️求推荐啊~不要那么吝啬嘛,这都20集了哎!21集的短视频我都找好了😁】

评论(14)

热度(5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