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星汉观影爱情而已31

观影人物:星汉灿烂众人

时间线:涂高山祈福

【纯磕CP,不混饭圈,写文图乐子。看了很多观影体,但是好像基本是主程少商,所以我想写个主凌不疑的,而且我觉得《爱情而已》中的爱情观很好~】

【第1-16章为纯文字观影。

第17章开始加入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观影~

第21章开始加入视频观影~】


当然,除了蒋杰和陈可离婚的事,梁友安也看到了原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蒋杰和高力的那场谈话。


道理很好懂,说到底就是制衡两个字罢了。


高董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赢,哪怕高力是他堂弟,所以他放任两人争斗。


而梁友安的崛起让两人暂时放下恩怨,看清了高董的套路,私下达成协议,利益互换,以后联手演戏给高董看。


说起制衡,谁能比皇帝玩的溜?文帝不仅朝堂上制衡,家事上也在制衡。


不想外戚坐大,所以皇后必须是家族败落的宣后,而非一门三侯的越妃。


太子温吞心软,没有可用之人,所以让智勇双全又果敢的孤臣凌不疑辅佐他,不然如何能挡得住这些老而成精的开国功臣的狂攻猛击。


宣越不合,就让有着宣越两族血脉的公主互相嫁给两族世子,只要诞下嫡子,以后再怎么样也不会赶尽杀绝。


譬如此类,数不胜数。


高力那点手段,根本都不够看。


文帝提醒梁友安,“这个高力和蒋杰都忌惮你呢,与其看你做大,不如各退一步,联手把你摁下去。又给你画饼,你要答应了,以后很难更进一步。”


过去的事了,梁友安早看开了,不过能知道这些原本不知道的事,她原本不明白的点都解开了。


梁友安笑的张扬,“没办法,姐就是这么优秀了~俗话说,不遭人嫉妒是庸才。”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宋三川总结道,也与荣有焉,“整半天嫉妒你优秀,这两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看她状态就知道没事了,众人便也不多说。


【网球小会员家长们听说俱乐部要关停,他们一起来找梁友安问责,梁友安承认集团已经撤资,她一直努力争取,梁友安想找新的场地,筹建新的俱乐部,家长们新人梁友安和张岩,纷纷要求跟着梁友安共进退,梁友安深受感动,保证一个月之内兑现承诺。


明宇因为向梁友安透露消息被开除,梁友安欢迎他来俱乐部上班。张岩答应给梁友安两个月的时间找场地和投资人,梁友安又有队员们的支持,顿时信心倍增。


俱乐部关停,梁友安和宋三川都很可惜,两人坐在路边规划起新俱乐部。一连设计了几套队服,梁友安都不满意,宋三川便给她出谋划策,两个人很快敲定了队服的图案。


接下来的日子,梁友安和宋三川分头行动找场地和投资人,梁友安找艾利克斯帮忙,艾利克斯非常够意思,带着她见一个又一个投资人,可还是处处碰壁。艾利克斯在一边鼓励她,而她也不肯服输,继续东奔西跑。


梁友安为俱乐部的事夜不能寐,偏又遇上大姨妈来访,疼的脸色苍白,只能吃止疼药缓解。


宋三川跟她视频说起场地的事,临结束要挂视频了,梁友安忍不住向宋三川倾诉心中的苦闷。


难得见她这么脆弱的一面,宋三川心中担忧,立马穿好衣服连夜打车过来陪她,还把家里所有的食材都带过来。


宋三川亲自下厨准备了丰盛的夜宵,梁友安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心里热乎乎的。深夜的火锅足以抵消一切烦恼,梁友安和宋三川大快朵颐。


饭后,宋三川和梁友安一起玩游戏,他们互不相让,梁友安最后取得胜利,宋三川趁机拍下她灿烂的笑容,还拿出一条项链送给梁友安,吊坠是他们俩联手设计队服的图案——锚,宋三川鼓励梁友安坚强面对眼前的困难,相信她能让俱乐部起死回生。


回家以后,宋三川把“舵”型图案的项链挂到床头的灯上……】


一个锚,一个舵。


这心思也太明显,太浪漫了吧~


宣后这种文艺范儿的非常喜欢,激动的不行,“她是他的舵,他是她的锚。”


文帝都不得不服,摸着小胡子吐槽好大儿,“你但凡有宋三川一半会,也不至于至今连新妇都娶不到,真是不解风情。”


凌不疑敛眉低眸战术性喝茶,“……”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锚和舵的含义,许多人不明白,尤其是深居内宅的女娘们。


“什么意思啊?这礼物有什么深意吗?”万萋萋急得慌。


理科生的程少商连忙给她解释,“船锚是停船的器具,宋三川把象征他自己的船锚送给梁友安,就寓意着不管梁友安走多远,他都会稳稳的坠住梁友安,她想停就停,一定有人可依。”


这安全感……绝了呀!


万萋萋心里乐的像尖叫鸡,但想着还有舵,便催促道:“还有呢?舵又是什么意思?”


“船舵是控制船舶方向的器具,宋三川把象征梁友安的船舵留给自己,意思再明显不过,在他们之间的感情中,梁友安就是他前进的方向。”


这一番解析,让女娘们头一次正视程少商,都说她不学无术,可这看起来懂得也不少啊。


凌不疑和袁善见则是有苦说不出,这程少商说别人头头是道,自己怎么就拎不清呢?


“宋三川也太爱了吧!”


“梁友安这还不破防?”


崔侯帮忙总结,“船锚和船舵密不可分,宋三川这个小子是想说他和梁友安就跟这对船锚和船舵一样也是密不可分的,终究会彼此携手,一起朝着幸福的方向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这话一出,女人们都羡慕的看向梁友安,男人们则是暗自打量宋三川。


梁友安的虚荣心此刻不免爆棚,宋三川则是嘚瑟得很。


“都这了,吃完饭玩了游戏还走了……”五公主想不通。


五皇子第一次觉得这个五妹妹这么志趣相投,“就是啊,气氛都到这了,回家干嘛啊!”


“是不是男人呀,这还能回去?”小越侯世子吐槽。


别说这仨了,其实许多男人也都不明白呢,只不过这话不好直说,也就这几个混不吝能问出来。


宋三川义正言辞的表示:“连男朋友都不是,怎么留下来……”


哦,原来是没有名分!


【梁友安带着队员们四处租场地训练,每次都要等别人用完了才能用,就这样时间也有限。队员们都有些丧气,因为俱乐部没了,即使他们训练也没办法参加比赛。


宋三川却突然想起挂靠别的俱乐部的法子,梁友安受到启发,就想让队员们挂靠到前男友杨开奇的华东飞马俱乐部参加巡回赛。


当年杨开奇曾经辜负了她的感情,害她被退学,不得不肄业出国留学。于是她想借此机会让杨开奇做出补偿,便通过罗念约杨开奇谈一谈。


蒋杰找人调查陈可,因为饭店的餐盘用的正是陈可曾经的画,所以就怀疑她和饭店厨子关系暧昧,但却又没有确凿的证据。


回家后,蒋杰便以此向陈可问责,并以婚内出轨一方在财产分配上不占优势为威胁。


陈可明确讲明她没有婚内出轨,她厌倦了现在的生活,更不想在外人面前假装恩爱。


陈可对蒋杰调查自己的行为嗤之以鼻,不仅更加坚定了要和他离婚的想法,针对财产分割的想法也因此改变。


“原本只图个温饱,毕竟都是你辛苦打拼来的,但现在每一笔都要和你细细的算。”


蒋杰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这法子想的,都把新妇送到前任跟前了……”文帝笑着调侃宋三川。


宋三川那个气嘟嘟的,“那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的。”


众人都觉得梁友安太能屈能伸了,那么个垃圾前男友,用得到的时候,该低头也还是低头,果然是成熟稳重的社会打工人,但凡年轻个几岁,可能打死也不会找这层关系。


五公主根本不关心事业,只关心感情线,看到好奇已久的杨开奇后,那叫一个嫌弃,“以前眼光怎么这么差?这长得也太……”


看脸的越妃也是破灭了,“长这么丑,还没担当,他哪来的自信?还不如那个奈特。”


不知女人们,男人们也这么觉得,这和他们想象中的“杨开奇”不一样。看梁友安后面心仪的男人,奈特和宋三川都是长相不错的,怎么这个初恋……这么一言难尽?


“我一直想问你,你当初到底看上他哪儿了?”宋三川趁机发问。


都是踹开的前任了,梁友安淡定的很,“年纪小没见过世面,错把鱼目当珍珠。”


“这恰恰可以说明梁友安并不是个特别喜好颜色的。”宣后为梁友安说话,虽然她也觉得杨开奇挺那啥。


前男友的话题暂且不提,众人一直关心的蒋陈离婚的进展又来了,结局很是大快人心。


“活该,他要不多这一手,还能多留些家产。”萧元漪也是和离过得人,却什么也没能分到,看到这倒是很喜欢后世的律法,对女人也太友好了。


高门贵妇们纷纷问梁友安,“后世律法果真如此?和离可分男方家产?”


“准确说可以分的是婚后财产,婚前财产经过公证是与对方无关的。婚后无论是男方赚的钱,还是女方赚的钱,离婚的时候都可以分。但其实还有很多方法转移财产,以及也有法子将婚前财产转为婚后财产……也不是每个离婚分财产的都这么顺利。”


这不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可以理解。


但不管怎么说,总比现在的律法好,别说分财产了,嫁人了,连人都是男方家的,更别提财产了。


【时隔多年再次面对梁友安,杨开奇还是忍不住的心虚,眼神躲躲闪闪,但当梁友安说明来意,杨开奇知道她有求于他,又嘚瑟起来。


帮忙的事他满口答应,还滔滔不绝和梁友安聊起了以前的事,想借此机会占点便宜。


宋三川及时赶来,自称梁友安的男朋友,杨开奇顿时脸色大变,帮忙的事立刻改口,还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找各种借口推诿。


梁友安一再讲明此事是双赢,她的队员取得了参赛的资格,杨开奇的俱乐部还可以挣积分,杨开奇借口队员们不会同意。


梁友安只好搬出他当年亏欠自己的事,又提醒他这个经管院的院长还处在公示期,杨开奇这才勉强答应明天下午五点两个球队比试一下再说。


宋三川强行把梁友安拉走,指责梁友安见前男友还化了那么好看的妆,不许她再求杨开奇,梁友安给他讲明利害关系。


吃醋的宋三川不甘心梁友安对这么个前男友耿耿于怀,远赴他乡。


“我当年要认识你,我打死也要拦住你。”


不想梁友安扎心回怼,笑得停不下来,“哎哟,你当年认识我?你小学文凭还没拿到吧?我这我都看不见你,我低头满地找,哎……谁找我?这谁家孩子啊?刚到我的膝盖~“


宋三川被她怼的胡言乱语,放话他生下来就到她膝盖了。


两人闹了一阵子,最后有说有笑的一起离开。】


杨开奇这个前男友的表现真是令人越发的大跌眼镜,不仅没担当,还油腻至极,前一秒还愧疚,后一秒知道梁友安有求于他,又想趁机占便宜。


越妃吐槽,“梁友安,你说你这么漂亮的眼睛,怎么这么不会看人呢?同样大十岁,你看我找的这个,就算年老色衰了,也还是能看的。”


年老色衰?


文帝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被夸了还是被贬了,但总结来说,还是夸他帅的,不由得摸摸小胡子嘚瑟起来。


这话梁友安也无话可回,她那会儿眼光确实很有问题。


以第三视角再看一遍,梁友安还是想笑,尤其看到宋三川学杨开奇把衣领子竖起来,“我求求你了,真的别竖领子,好油腻的!”


“岩导也竖领子,你怎么不说油腻?”


“那能一样吗?岩导是为了防晒,杨开奇是纯粹觉得这样帅……”


宋三川:“……好吧。”


比起男人们的困惑,女人们非常理解梁友安为何要打扮的这么好看。


万萋萋喜好艳丽,尤不满意,“阿姊还是太素了,应该再装扮装扮,让这个杨开奇后悔死。”


“是啊,离开他之后活成了更好的模样,气死他。”程少商看过陈可离婚后,又看到梁友安这一出,可不就醒悟了。


萧元漪见状便淡淡的说,“你既知道,就别再想着那谁了,我早想说了,当时他阿母提出并娶之事,他也未第一时间拒绝,哪里值得你伤怀?”


难得阿母嘴里能吐出这么温情的话,程少商低声应了,没有如以往那样抬杠。


“姐弟恋真的好快乐,只要保养得好,男朋友就才刚开蒙?”虞侯家的嫡女细细思索后总结道,然后越想越快乐~


这说法多少有点丧心病狂,但不得不说真的有亿点快乐呢(¬_¬)


【宋三川连夜把陈哲,蒋焦焦和代奕找来商量对策,结果因为他没有对方球员的名单,使他们商量半天才敲定的对战方案成了一纸空文。


到了时间,宋三川,蒋焦焦,代奕,陈哲准时来见杨开奇,杨开奇竟然让双方队员用排球踢足球,如果他们取得胜利,就可以挂靠在他的俱乐部。宋三川,蒋焦焦,陈哲和代奕都没有踢过足球,他们不肯轻易认输,硬着头皮上场比赛。


对方队员一开局就对他们展开猛攻,宋三川他们勉强应对,被打得节节败退,陈哲的鼻子被打伤,宋三川按照每个人的优势做了分工,他们配合默契,很快就挽回败局,最先取得十一分。


见他们赢了,卑鄙的杨开奇又提出一个过分的要求,让宋三川他们四个把一大瓶红酒喝下去,就同意他们加入俱乐部打球,宋三川,陈哲,代奕和蒋焦焦每人端起满满一大杯酒。梁友安及时赶来解围,杨开奇坚持要他们喝完那一大瓶酒,梁友安也倒了一大杯酒,她和队员们一饮而尽,杨开奇顿时惊呆了。】


梁友安之前没看到他们比赛,现在有幸看到,忍不住感慨,“宋三川,你们打网球真的可惜了,应该去踢足球,男足就差你们四个了!”


说起男足,那是中国人怎么谈都觉得丢脸的事,宋三川总觉得这夸的不对劲。


文帝啧啧摇头,“你们赢得很艰难啊,完全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赢了就好,有时候结果比过程重要。”凌不疑觉得没什么。


等看到喝红酒那边,宋三川和梁友安都有不好的预感,他们自己是知道就这天晚上他俩直接奔本垒去了,看这架势,保不齐会被放出来。


可这真的是能被放出来的吗?


而且梁友安更担心第二天早上自己的渣女行为被放出来,她自己都觉得很过分来着。


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天幕却还在继续。


【比赛结束后,其他人都去上卫生间,就剩宋三川和梁友安两个人。


梁友安埋怨宋三川不该冲动行事,宋三川却说他就想让梁友安堂堂正正从这里走出去,他用口红在学院宣传栏的“优秀毕业生那处写下了“梁友安”这么名字。


被迫肄业离开母校,没能顺利毕业是梁友安前半生最大的遗憾,她被感动的双目含泪,两人对视间,她情不自禁亲了宋三川一下,宋三川立马紧紧抱着梁友安回吻上去,两个人情之所至发生了亲密接触。】

  
【爱情而已吻戏三分钟Cut】 

【姐姐拿下弟弟初吻】 

 【这真的是我们能看的吗?】 

【午夜场来了~】 

  

【求赞求推荐哇~红心蓝手都来呀!PS:观影反应看彩蛋,粮票可解锁~】

  

评论(18)

热度(5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