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不要太嚣张

🧣和⚡同名:劝你不要太嚣张

我们是真夫妻37.

    别说闺女了,高粱现在还是处男一枚呢……雀实也没什么好舞的。


    高粱几个也不是空手来的,大包小包的拎着,就在医院门口的母婴店买的,因为不知道买什么,还特意找老板娘推荐的。


    买了些产妇营养奶粉,小孩子的纸尿裤啥的,这不买不知道,这一趟这哥几个都长见识了。


    这小孩子的东西也太讲究了,感觉啥都有用,但是有感觉啥都没用?比如这个纸尿裤,高粱他们觉得尿布不也行吗?犯得着花钱买这一次性的玩意儿?


    想是这么想,但等结婚自己当爸了,媳妇儿把尿布砸他们脸上,再让他们洗尿布的时候才知道,纸尿裤真的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把东西放好,一群人就着急看孩子了,小家伙睡得喷香,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就像透明的果冻一般,攥紧的小拳头搁在胸口,睡姿倒是挺板正的。


    “这小子,怪好看的。”高粱撞了撞顾一野的肩,“像你,偷着乐吧。”


    “好看?”顾一野再次打量他家顾老二,意图看出哪里像他,哪里好看。


    牛满仓嘴一秃噜就夸道:“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多好看啊!”


    “……”


    这种夸人方式,相当有水平了,中文十级没跑。


    姜卫星直接一个白眼丢过去,“新生儿你没见过啊?有几个像老顾家这个这么白净的?我姑生表妹的时候我去看了,天哪,头皮上不知道沾的什么,洗又不好洗,可丑了。”


    你表妹知道了会想打死你,真的。


    本来顾一野真的觉得顾老二长得丑,哪怕阿秀和王姨都说好看,但他觉得那是亲妈滤镜,不过这会儿听高粱他们夸好看,这才放下心来。


    也许他家老二真的没那么丑。


    一群大男人也不好一直待在产妇的病房,又和阿秀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顾一野送他们,顺便让高粱把借来的军队的车开回去。


    “等出了院我再来开回去吧,天气怪冷的,冻着阿秀和孩子就不好了。”


    “原本是想出院那天让你再开过来接回家的。”


    高粱一听,抬脚就踹过去,“滚,哪那么闲?你多留两天碍什么事了,部队里还能缺这辆车。”


    顾一野连忙躲开,笑嘻嘻的,“那行,过两天请你吃红鸡蛋~”


    “要你亲自煮的!”高粱得寸进尺提要求。


    “滚,爱吃不吃。”


    顾一野出去送高粱他们,病房里就阿秀在,哦,还有另外一对母子(或婆媳),一时间安静的吓人。


    “姐,你什么时候生的啊?”隔壁床的孕妇约摸觉得无趣,便搭话。


    都是当妈的人了,说起孩子就来劲,阿秀瞬间不困了,“昨天晚上。”


    “那……生孩子疼不疼啊?”孕妇又期期艾艾的问。


    阿秀估摸着这妹子是第一胎,既期待又害怕,就很实诚的给建议:“这得看人,不过多少都会疼,你跟着医生说的方法用力,不要自己瞎使劲,这样会少受很多罪。”


    “好嘞,谢谢你啊,姐。”


“不谢,都是女人。”


原本住了三天院医生就说可以出院了,但是顾一野不放心,硬是压着阿秀又住两天,直到新的孕妇需要床位才被催着出院。


这一周都是顾一野在医院陪床,白天是王姨来送饭,中途顾一野抽空回家洗了两次澡,晚上他是一定在的。


约莫是顾一野的脸太帅了,那身军装又格外衬的他有禁欲气质,虽然后来换了常服,但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有着不同于寻常男人的正气,这几相结合,整的那些护士可迷他了。经常借着查房跑来看他,虽然问着阿秀,但是眼珠子完全落在顾一野那。


阿秀:“······”


别人的老公,要不要这么馋啊?


阿秀一开始真觉得没什么,甚至要有点自豪骄傲,这么帅的老公是她的!可是再怎么也挡不住这些护士来回的盯,女人的嫉妒心就上来了。


她本来就有点自卑,这怀个孕变胖了变丑了,这还好几天都没洗澡,感觉自己脏兮兮的,所以特别敏感,特别没有安全感。


晚上,顾小宝喝完奶睡觉,阿秀和顾一野一起吃晚饭,她就故意醋醋的问,“军区医院的护士挺多都很好看的?”


顾一野听到这话完全秒懂,吃惊的看着她,就凭阿秀现在的表情,这个问题妥妥的送命题,答不好就送命。


“你要听实话吗?”顾一野老实的问道。


阿秀觉着顾一野平时也没这么没眼色,难道不该是说点好听的哄她吗?怎么还要说实话?这时候说实话是想把她气死?于是,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


“这是军区医院,没点本事没点后台都进不来,受伤的战士军官都往这送。小部分人是真的好好工作,大部分人主要是为了找个潜力股结婚。这起点都差不多,那凭的什么出挑?不就凭脸吗?”


这根本答非所问,阿秀不做评价,只是固执的又问:“那你觉得哪个最好看?”


顾一野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我没怎么看他们,就看你和孩子了,你最好看。”


这个回答,还真是求生欲满满的。


“骗子,你侦察那么厉害,还能发现不了这些小姑娘盯着你看?”


“人家要盯着我,我不愿意又能怎么样?要不回头我学阿拉伯妇女,弄个头巾给自己脸挡起来,只露个眼睛。”


顾一野一边说,一边捞起一边包裹顾小宝的毛巾被,抖开大大的,往脑袋上裹来裹去,最后还真的给他折腾出阿拉伯妇女那个味儿了。


这么有求生欲的回答,再加上顾一野耍宝的行为,阿秀被他逗笑了。


“那感情好,人家阿拉伯妇女的脸只能丈夫看,你这脸只能我一个人看!”阿秀给他揭开毛巾被,顺势亲了他一下,砸吧砸吧嘴,“也只能我一个人亲!”


顾一野舔了舔嘴唇,连忙把她推远一些,“别勾我,我现在经不起你折腾。”


算上孕晚期,顾一野已经快四个月没开荤了,这起码还得等孩子满月才行,是真的经不起撩。


但是饥渴的不止他一个,阿秀也是这么长时间没吃肉了。这种事就是,吃多了有点腻,不吃又会想,真愁人。


“咳咳——”


听到咳嗽声,两人回头看去,只见隔壁床遛弯儿回来的孕妇和扶着她的母亲都一脸尴尬的站在病房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谁知道回来还能撞到人家夫妻俩亲昵呢?


阿秀捂脸躺下,感觉没脸见人了。


倒是顾一野一如既往的厚脸皮,对着那俩邻床的笑笑,然后起身把两张床之间的帘子拉起来,又回头哄阿秀再吃点。


晚间,顾一野出去打热水,准备回来给阿秀擦身子。


见他不在了,隔壁床的妹子就羡慕的对阿秀说,“姐,你爱人对你真好,不像我家那个,这么多天面都不带露的。”


阿秀心里非常甜蜜,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作没什么,凡尔赛一下,“他也就碰巧现在有空,刚生完孩子部队给他放假了,之前一出门就是两三个月不着家啊。”


妹子突然好受多了,脸上浮现出担忧,“也是,我家那个好像出去做任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住了五天院,阿秀要出院了。


顾一野给她穿了两层袜子,还有一双毛茸茸的棉鞋,穿羽绒服还不够,帽子围巾也一样没少。把阿秀整个人裹成了圆滚滚的一颗球。


顾小宝都没她圆乎乎。


阿秀觉得这也太夸张了,天是冷了点了,可也没到这地步吧?


“这是不是穿太多了?围巾就算了吧?”


顾一野不同意,揪着她衣领子不撒手,“不行,你这坐月子呢,不能见风,外面风大,你听话。”


阿秀往门口瞅一眼,来往的路人也就穿一件外套罢了,里面还是件短袖,再看看自己······


“人家也没穿那么严实,又是羽绒服又是帽子围巾,这是广东啊!”


顾一野给她紧了紧围巾,“人家又没生孩子,再说了,人家也没我这么贴心的老公~”


阿秀:“······”


讲也讲不通,阿秀只能这样了,想着离家没多远,一会儿到家了就可以脱了。


顾一野扶着她,王姨抱着顾小宝,就这样出院了。


把老婆孩子送回了家,顾一野就打电话让高粱过来把车开回去,顺便让他捎个大物件来。


下午,高粱带着姜卫星,两个人往家里抬了张婴儿床。


???


阿秀目瞪口呆,“这······太破费了吧。”


高粱一听就知道阿秀误会了,连忙摆手,“不是我们买的,是顾骡子在部队里抽空自己打的,请教了部队里会木匠活儿的老师傅。”


婴儿床小小的,四面都有围栏,不用担心小宝宝滚下床,一面围栏是可以打开的,锁扣在两侧外面,得用力往上提一下才能打开,能防止小孩子不小心碰开。


精致又安全。


“这可比我们在母婴店看到的好多了。”姜卫星佩服的拍拍顾一野的肩,哥俩好的打起商量,“那个,以后顾小宝要是不用了,转手给我呗?”

  

【求红心,求蓝手,文文需要热度~】

评论

热度(9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